当前位置:首页 > 图看世界 > 社会百态 > 重返军营的前前后后

重返军营的前前后后

训练间隙,王晓峰(右二)为战炮班纠正协同考核中暴露的问题。刘星楠摄

实弹射击,王晓峰(右二)和官兵检验目标分火系统实战效果。

刘星楠摄

退役命令下来的那一天,文书在训练场找到了王晓峰

一天下午,文书找到北部战区陆军某旅信息保障科科长王晓峰时,他正躺在某型远火装备下面干得正欢。

“命令下来了?”

“下来了。”

接过退役命令,王晓峰沉默了一会,从装备下面钻了出来。

“就这么离开了?”尽管心里早有准备,可当退役命令真正来临时,王晓峰的心里还是有些落寞。

落寞之后的下一秒,他在心头快速闪过自己还没有完成的工作:和侦察无人机的战术协同还没进行实案演练,弹药保障方案还没有到实地进行论证……

40岁,已经达到营职军官的最高服役年龄;半月板损伤,不能承受剧烈运动……年初,王晓峰被旅里列入转业干部名单。

档案审核、工资结算、关系转隶……递交转业申请的军官,一个个都开始着手退役后的安排,为将来做打算。唯一没有进入状态的,似乎就剩下了王晓峰。

“前楼的老钱,还有我们单位王姐她爱人都是今年转业,他们一个星期前就回家了,咋就你特殊?”平日里怕影响王晓峰工作,妻子刘晓华总不敢打扰他。可看着别的军嫂,不少都迎回了待转业的丈夫,她还是忍不住拨通了电话。

“今年接到的是全新任务课题,你就再让我待几天吧,爸妈那边先替我瞒一下。”电话打了一上午才接通,原本想抱怨的刘晓华,听了丈夫这番话,心一下子软了下来。

“算了,能多待几天就让他多待几天吧。”挂断电话,刘晓华转身又开始忙活起家里的事来。

此刻,千里之外的王晓峰正在争分夺秒与时间赛跑。离别之际,他牵挂着“手里正忙着的那些活”:和其他新质作战力量一样,远程火箭炮的训练领域不少是空白,一旦有突破,就可能会是“首次”。

标签: 图说社会  

精彩文章

热门推荐

相似图片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