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图看世界 > 明星八卦 > 班顿 流行于东南亚的“诗经”

班顿 流行于东南亚的“诗经”

班顿 流行于东南亚的“诗经”

在马来西亚一个聚会上,主人朗诵班顿欢迎客人。

美国总统拜登日前称俄罗斯总统普京是“杀手”,普京则对此回应说“祝拜登身体健康”,并称“我们小时候在操场上吵架的时候就知道,你说别人是什么,往往自己就是什么”。普京的机智回应引来许多赞扬。笔者由此想起马来西亚国会此前的一场论战,被骂的下议院副议长并未“以彼之道还施彼身”,而是用有着数百年历史(也有说2000年历史)的四行诗“班顿”予以回应。两相对比,骂人者和被骂者的姿态高下立判。

“梁柱直屋子便立;梁柱倒屋子便垮。民族的梁柱是谦恭有礼,没了谦恭有礼民族将被摧毁。”在马来西亚国会这场论战中,被骂的副议长“送了”爆粗口议员一首班顿,并附上一句“请您注意言行”。一首班顿让对手哑口无言,并为副议长赢来了满堂喝彩。

班顿是广泛流传于马来西亚等东南亚国家的一种民间诗歌形式,多为四句,有“马来四行诗”之称。这里马来指的是马来语,而不是马来西亚这个国家。去年年底,马来西亚和印尼共同申报的班顿入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之所以这两国联合申报,是因为其官方语言马来语和印尼语都是以古马来语中的方言为基础形成的。班顿不管从语言来源,还是从文化传承角度来说,都是两国共有的。

说起班顿,其实这项“非遗”并非那种需要“抢救”的阳春白雪,它目前仍活跃在东南亚民众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不仅谈情说爱、宴会庆典的时候少不了它,甚至在政客辩论乃至民众游行示威的时候都能看到班顿的身影。

比如在马来西亚传统婚礼上,新郎要到新娘家迎亲,娘家人照例是要堵在门口不让接亲队伍进去的。对迎亲队伍来说,比较现代的解决方法是给娘家人红包,而比较文雅的方式就是玩班顿接龙。具体就是娘家人出上句,以新郎为主力的接亲队伍对下句,形式上有点像电影《刘三姐》中的对山歌。如果新郎能够对得上而且对得妙,最好还能顺势在班顿中夸赞一下新娘和娘家人,立即就能赢得娘家人的喝彩和尊重,恭迎进门。在聚会或宴席即将结束的时候,人们还喜欢诵读一首伤别离的班顿,表达依依不舍之情以及对再次相聚的期盼。

作为东南亚国家传统文化中的瑰宝,班顿还出现在学生的课本上。一些身处欧美的东南亚移民也希望让在海外出生成长的下一代参加班顿诗歌培训班,使文化之根得以继续传承。其实,也有很多外国人了解并喜爱班顿。这种诗歌形式很早就随着殖民者的脚步传到了西方,19世纪法国著名作家雨果在自己的作品中就曾引用过班顿。后来的一些诗人也曾以班顿作为格律进行过诗歌创作,比如法国现代派诗人波德莱尔就曾写过一首《黄昏的和谐》。

在东南亚近年的一些热点事件中,也频现班顿的身影。比如去年上半年因新冠肺炎疫情,政府号召民众居家隔离。在这期间,一对马来西亚夫妇就每天拍一段配上班顿的搞笑视频发到网络上。丈夫是一位摄像师,妻子曾在10年前获得地区的班顿比赛冠军。丈夫在接受采访时称,他们这么做的初衷是为了打发时间,顺便宣传防疫,没想到居然大受欢迎成了网红,而且在创作过程中夫妻两人各展所长配合默契,更是大大增进了夫妻感情。

去年,前文提到的那位副议长也创作了一首班顿在国会朗读,祝福议员身体健康。马来西亚另一位政党领袖在号召党内团结的时候也说:“让我们坚定如山,切勿理会狗吠”。这句也是班顿,他化用了一句马来谚语——狗吠吓不倒高山。

就连民众集会抗议也是班顿显身手的时候。近年来,马来西亚出现了一位网红“班顿伯”,他喜欢在集会现场朗诵自己创作的班顿,讽刺政客,很受人们喜爱。

班顿对咱们中国人来说也并不陌生。“河里青蛙从哪里来,是从那水田向河里游来;甜蜜的爱情从哪里来,是从那眼睛里到心怀……”,曾在中国广泛传唱的《哎哟妈妈》是一首印尼民歌,它的歌词就是一首班顿。电视剧《小娘惹》中也有这样的班顿,在嘲讽商战对手人品低劣的时候唱道:“镀金脱掉现原色,方知你无好品德。”

不少读过班顿的人都感觉这种诗歌很有《诗经》的味道,其实班顿的押韵和比兴手法很像《诗经》,其创作源泉也是日常生活,主题也以爱情居多,这一点也与《诗经》相仿。好比这首班顿:“麻雀振翅飞山上,人种豆蔻在其间;梨涡浅笑俏眉扬,让我如何不疯癫。”和《诗经》中的“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有类似之处。

来源地址:https://travel.163.com/21/0407/00/G6UJ3V6V00068AIR.html

标签: 班顿  东南亚  诗经  马来西亚  印尼  
免责声明:本文源于互联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者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转载稿涉及版权问题,请立即联系管理员,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保证您的权利,对于使用本站信息和服务所引起的后果,本网站不作任何承诺。

    精彩文章

    热门推荐

    相似图片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