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图看世界 > 明星八卦 > 他用一支笔 教周润发白百何王大陆演戏

他用一支笔 教周润发白百何王大陆演戏

  1905电影网专稿 曾有一组张艺谋、徐克、姜文等知名导演的分镜头手稿图在网上流传,因为画风迥异,引发热议。

  张艺谋画《英雄》,条理清晰,体现扎实的美术功底。徐克画《狄仁杰之通天帝国》,笔墨洋洋洒洒,像极了漫画。姜文画《阳光灿烂的日子》,肆意潦草,很难理解。

  
张艺谋、徐克、姜文分镜头手稿(从左至右)

  导演希区柯克曾说:“我的电影在拍摄前就已经完成了,拍摄只不过是把它们抄成画面而已。”马丁·斯科塞斯说:“在拍摄之前,画分镜图是我将整部电影视觉化的一种方式。在某种意义上,我想怎么画就怎么画。”

  对于很多没有绘画能力的导演来说,他们往往不会像姜文这样亲自上手,而是依靠分镜师,用他们的笔和纸,提前绘制出对电影的想象。

  

  最新上映的院线电影《超级的我》充满奇幻冒险元素,和大部分商业片一样,在开拍前也制作了分镜头脚本。那么,这种看起来像四格漫画一样的分镜头脚本是如何设计出来的?本期《幕后》,让我们跟随电影分镜师张建柏,一起探寻分镜头脚本的创作秘密。

  01

  什么是“分镜头脚本”?在张建柏看来,“它就像建筑师的图纸一样,比如我们盖高楼大厦就要有一个图纸,它其实就起到这样的作用。”

  

  分镜头脚本包含镜号、景别、摄法、画面内容、音响、音乐、动效、特技等影片元素,以文字和图画形式呈现。在使用这一术语时,大家往往也会用“分镜头”或“故事板”来泛指代称。

  在理清这些概念后,电影分镜师的职责内容也就更加清晰明了,这个身处幕后的特殊职业就是在影片还处于剧本或想法阶段的时候,根据导演和主创要求完成分镜头脚本的绘制,为电影进行初步的影像化设计。

  如张建柏所说,“导演的想法是没有视觉化的,他告诉我,跟我沟通完以后我会变成视觉化,导演会带着这些画面跟其他部门进行沟通,所以分镜故事板是各个部门之间最便捷、最有效的一个沟通工具。”

  
张建柏绘制分镜

  1910年代,电影制作日渐规范化,分镜这一概念随之问世,随着科技不断发展,电脑绘制也逐渐取代人工手绘,许多大制作的商业影片都需要通过制作分镜头,让复杂的电影拍摄更加形象、准确和简单。

  “它对演员的作用很大,因为演员拿到故事板以后,他会清楚知道自己在一个什么样的情境和什么样的机位下去完成表演。”张建柏介绍,分镜还可以为造型、美术、灯光等各部门提供视觉参考,为特效部门提供预览指导。

  它的作用还在于对影片规模和预算的控制,比如在拍摄一些存在风险的镜头或调度复杂的场景时,分镜师在前期先进行创作,提供最佳拍摄方案,有利于整体把控风险和成本。

  在《开拍之前:故事板的艺术》一书中写道:“随意拍摄完全是鲁莽的赌博,这样一来电影的成本就没有了限制,任何大公司都不可能承担这种风险。”因此,做好分镜头脚本在商业片制作中是非常重要的环节。

  

  导演金依萌也在《带着蓝图拍电影》一文中总结分镜头和故事板对于电影制作的效用:“对我来说故事板是准确及有效的制作电影的保证。而准确对电影制作而言是头等重要的,它代表着各部门可以在良好运转的同时与其他部门完美合作,它代表着提供给演员最准确的表演参考,它代表着所有工期可以准时结束。准时完工代表着节省资金。这都是作为商业片导演应该具备的本领与美德。”

  02

  “这实际上是劳动强度挺大的一个工作”,张建柏说,一般一部电影的镜头数量在1000至2000个之间,绘制工期需要三、四个月。《超级的我》的镜头数量大概在1500、1600个左右,是他目前参与作品里分镜头数量较多、制作时间最长的电影。

  《超级的我》由王大陆、宋佳主演,讲述王大陆饰演的落魄编剧桑榆在一夜之间拥有梦中取物的能力,他通过将梦中的宝物变现,反转失意人生,但也将他的生活推向失控边缘。这部具有超现实色彩的电影因为有梦境设定,为分镜头设计带来了天马行空的想象力。

  

  张建柏表示,他的创作灵感先是源于剧本,其次在细节方面加入自己通过经验积累的元素,丰富导演的想法。在创作《超级的我》之前,他强调自己看了五、六遍剧本,“因为里面人物关系太复杂了,我就会把这些人物关系都列出来,然后画箭头,他们之间关系的穿插,里面有很多矛盾。”

  影片的分镜头创作经历了两个阶段,第一阶段跟导演把前期的初稿先画完,第二阶段是在电影开拍前一个月,摄影师加入讨论,他又进行了二次创作,对很多镜头进行修改。他也向我们独家展示了他为《超级的我》绘制的200多页的分镜头脚本。

  其中,修改最多的镜头是电影开场不久桑榆在地铁里的一场动作戏,张建柏说,“文戏相对简单,就是调动演员的一个情绪,一个机位,一个情景。最难的就是动作。”从分镜头脚本的这场戏里可以看到,他还特别在备注一栏写出动作设计的参考影片,如《勇敢的人》《功夫》和《碟中谍》。

  
《超级的我》地铁段落分镜头脚本

  “所有的梦里面大部分都是特效镜头,这也是我画故事板的时候,就着重去画的一个环节。”张建柏表示,特效部门参考故事板的一个重要依据就是机位,他需要在故事板中表现出摄影机的位置、景别等,帮助后期特效合成。

  同样是这场地铁梦境的动作戏,张建柏在故事板上不仅彩绘出一个梦境镜头的画面效果,也在CG特效一栏标注出具体的特效动作。虽然后期不一定会原样复制故事板内容,最终呈现出来的画面也会有所出入,但分镜这一环节的确给特效部门提供了初步的视觉框架和想象。

  
图片《超级的我》地铁段落故事板

  

  03

  张建柏在成为电影分镜师之前是一名广告插画师。在他看来,广告插画和电影分镜有很多相似之处,但电影相比广告的发挥空间更大,也让他更有创作激情。

  《超级的我》是他全程参与绘制的影片,在这之前他还画过《滚蛋吧!肿瘤君》特效场景和《铜雀台》动作场景的故事板。

  在《滚蛋吧!肿瘤君》的创作中,张建柏根据导演韩延的想法和他对影片故事的感觉,画出了开场地震、医院僵尸等特效段落的分镜头,后期特效部门也基本按照他的分镜样式去做,因此成片画面和原稿相似度很高。

  
《滚蛋吧!肿瘤君》地震段落分镜和电影实拍对照图

  
《滚蛋吧!肿瘤君》医院僵尸段落分镜和电影实拍对照图

  电影《铜雀台》的分镜头则需要武术指导提前设计好动作,比如在穆顺刺杀曹操的段落中,“武术指导会告诉我机位,剑的走向,包括这种剑的特写,刺穿墙头和障碍物”,张建柏说,短短10个镜头,就要把这场戏的故事流程、构图、调度都绘制清楚。

  他在现场听取武术指导的意见后,用半小时时间快速画出10个镜头的故事板草图,草图确定后再细化成分镜头脚本,之后给导演、摄影指导和武术指导看,“故事板对速度的要求是最重要的,一天可能要画50到100个镜头。”

  
《铜雀台》穆顺刺杀曹操故事板

  饰演曹操的周润发和也要在表演这场戏前看分镜,“当时是武术指导在我面前表演一翻,我在现场画速写,画了以后拿给发哥看,所以他很清楚自己在什么机位,在表演节奏上会有一个很好的参考。”张建柏透露。

  

  而分镜师画分镜头时需要注重视觉风格吗?张建柏不这样认为:“不需要很高档的风格,最重要的是快速、有效、准确的把这些东西都表现出来,这才是最重要的。”

来源地址://www.163.com/dy/article/G77EKV3T051791LB.html

标签: 周润发  幕后  姜文  徐克  
免责声明:本文源于互联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者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转载稿涉及版权问题,请立即联系管理员,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保证您的权利,对于使用本站信息和服务所引起的后果,本网站不作任何承诺。

    精彩文章

    热门推荐

    相似图片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