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图看世界 > 明星八卦 > 欧洲最能远离内卷的国家,不只有玫瑰

欧洲最能远离内卷的国家,不只有玫瑰


  提到保加利亚,我们能想到什么?

  保加利亚玫瑰?宜家九块九的良心玻璃杯下面的“made in Bulgaria”?

  可能大多数人都找不出保加利亚的具体位置,说不清它的文化特色,但这个国家多的是你不知道的事。

  它是欧盟成员国中生活成本最低的国家,因为电费低而受到许多投资企业的青睐。

  它被称为欧洲最让人放松的国家,被评为巴尔干地区“在国外生活和工作”最佳国家。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保加利亚。/unsplash

  耳熟能详的莫斯利安其实是保加利亚的一个小村子,被称为“长寿之村”

  这里云集着层次丰富的旅游资源,囊括了欧洲的发展历史。


  地铁挖了三十年?

  随处可见历史遗迹

  保加利亚的存在感很弱,这一点,除了希腊,欧洲东南部的一众国家应该都能感同身受。

  但同在巴尔干半岛,隔壁的塞尔维亚已经因为欧洲首个对华免签,以及疫情初期武契奇的态度而赢得了国人的好评,很长时间被广大网友列为“疫情结束后马上要去的国家”,相比起来,保加利亚从没有迎来过这样的浪潮。


  △保加利亚的自然风光。/unsplash

  提到索非亚,一大半的人想到的是哈尔滨大雪纷飞的圣·索菲亚教堂,剩下一部分想起的应该就是土耳其被作为清真寺的索菲亚大教堂。

  很少有人会想到,这是欧洲一个国家的首都名。集东欧和西欧文化于一体的索非亚,和保加利亚一起默默无闻地躺在巴尔干地区的角落。


  △静谧的索非亚。/unsplash

  它居于南欧一隅,为无数花朵提供肥沃的土壤。作为世界花园城市,索非 亚全城有六百多个街心花园,还有许多天然温泉、四季常绿的树木,整座城市就像一座大型植物园。

  索非亚还有许多风格迥异的建筑,斯拉夫人的第一个图书馆——圣·索菲亚教堂,斯大林建筑式的市政厅,奥斯曼帝国时期的基督教堂,欧洲稀有的犹太教教堂和清真寺,教堂的维托沙山山脚下还有圆顶的国家历史博物馆,藏着保加利亚各个时期的历史文物。


  △圣·索菲亚教堂。/unsplash

  这座城市到底有多神奇?索非亚的第一条地铁线的建造用了整整三十年时间,原因是在地铁挖掘的过程中,发现了大量历史古迹,让地铁的工期一再推后——几乎整条线上都遍布着色雷斯、古罗马的遗址

  在索非亚的大学地铁站里,当地人直接建了一个古罗马展览馆,原地保留了地铁建造的过程中挖出的大面积古罗马遗迹。

  坐地铁的时候顺便把博物馆逛了,这种体验,全世界也难找出第二个地方。

  在保加利亚整个国家,类似的被低估的风景,值得被人好好探索。


  △可以在地铁站内逛博物馆,这种体验,全世界也难找出第二个地方了。/Wikipedia

  大特尔诺沃作为保加利亚的三大古都之一和历史上的首都,全城都是中欧风格的红顶小房子,地势的险要程度堪比伊斯坦布尔,保加利亚的古代皇宫就坐落于此。

  里拉修道院位于巴尔干半岛上的海拔最高的山峰,藏在深山里的新拜占庭建筑,在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统治时期成为了保加利亚民族文化的象征,几经大火的修道院在重建之后,精湛的壁画、建筑设计让它成为保加利亚文艺复兴时期的代表作。


  △藏在深山之中的里拉修道院。/unsplash

  古城内塞巴尔坐落于黑海沿岸的半岛,三千年前曾是色雷斯人的殖民地,后来又被希腊殖民,成为拜占庭帝国的要塞,城中有大量的古希腊建筑,包括围城和阿波罗神庙。

  鲍亚纳教堂是保存最完好的东欧中世纪建筑之一,它融合三种建筑风格,教堂内部的壁画覆盖了墙壁和圆顶的每一寸,教堂外还有百年前种植的红松。

  伊凡诺沃岩洞教堂位于国家东北部,伊凡·亚历山大时期的建筑群代表,由岩洞教堂、修道院和洞穴组成,壁画绘制于14世纪。


  △融合三种建筑风格的鲍亚纳教堂。/Wikipedia

  虽然国土面积狭小,但是保加利亚的风景层次非常丰富,多瑙河是它与罗马尼亚的界河,巴尔干山脉横穿了国家,在黑海西岸,保加利亚拥有山脉、河流、海洋等自然风光,又作为色雷斯人的发源地、斯巴达克居住过的地方,混合了古罗马、奥斯曼帝国等时期的文化。

  保加利亚的城市和建筑,成为了浓缩欧洲各个时期文化的史书


  不是苏联,也不是南斯拉夫

  数次“押错宝”的保加利亚

  作为欧洲曾经的社会主义国家,保加利亚被许多人认为是苏联或南斯拉夫的一部分,虽然它的文化被南斯拉夫同化,被苏联影响,但其实它一直是独立的,没有加盟任何大国,而且从7世纪以来就一直没有改过名字——它是欧洲唯一没有更改过国名的国家

  无论地理还是历史层面,保加利亚身上的冷知识都特别多。


  △如今的塞尔维亚是欧盟成员国之一。/Wikipedia

  第一次世界大战中,保加利亚把宝押在了德国身上,战败后大量割地赔款,国土面积急剧缩减。

  二战时期,它又加入了轴心国阵营,可哪怕在各国的保卫战纪念日,声讨法西斯最激烈的时候,也很少有人会想起保加利亚,因为即便在纳粹席卷欧洲的时候,它也只能算个非常勉强的盟友。

  但也因为勉强和不起眼,它成了轴心国最薄弱的攻破点。丘吉尔曾说:“要让保加利亚为站错队付出代价。”

  也许是后来被苏联红军在东欧越来越大的势力吓坏了,保加利亚认怂得也很快,1944年9月,在与苏军短期交战之后,它迅速认清形势,与苏联签订停战协议,断绝了与德国的一切联系。

  对此,斯大林很高兴地在电台宣布:“保加利亚已经不再是德国势力在巴尔干半岛的中心了。”


  △1944年,苏联红军进入保加利亚。/Wikipedia

  在两次世界大战中选错了阵营的保加利亚,终于老老实实跟着苏联老大哥,成为华约的成员国。

  这一时期对保加利亚历史文化和建筑的重塑,让许多人误认为它是苏联或南斯拉夫的一部分。

  也正因为这样,它又一次得罪了丘吉尔。


  △一枚1969年的苏联邮票上写着“苏维埃和保加利亚人民之间的友谊永恒不变”。/Wikipedia

  《铁幕演说》中丘吉尔说:“从波罗的海边的什切青到亚得里亚海边的的里雅斯特,已经拉下了横贯欧洲大陆的铁幕。这张铁幕后面坐落着所有中欧、东欧古老国家的首都——华沙、柏林、布拉格、维也纳、贝尔格莱德、布加勒斯特和索非亚……”

  排在铁幕覆盖的国家最末一位的保加利亚,似乎注定要在欧洲的冲突史上以一个尴尬身份自处。

  苏联时代的记忆,于保加利亚而言是无法删除的过去,在荒芜的Buzludzha山上,有一个赛博朋克圣地——废弃的冰峰纪念碑,被废墟探险者称为“大飞碟”。


  △被废弃的冰峰纪念碑,是具有苏联风格的建筑。/unsplash

  20世纪90年代初苏联解体,保加利亚政权变革,纪念馆被彻底遗弃,如今只剩下斑驳的墙面和破碎的玻璃,圆顶内部中央苏联的镰刀斧头标志,还有字母掉落,不完整的《国际歌》歌词。

  在狭小的国土上,与这段历史相关的记忆都已经远去,但建筑却保留了下来,成为一个时期的凭吊。

  2004年,曾是华约成员国的保加利亚加入北约,三年后,正式加入欧盟。


  幽默和讽刺之都背后

  懒得竞争的保加利亚人

  经历了苏联解体的冲击、联合国对南斯拉夫经济制裁的冲击、90年代中期国内的经济危机的冲击,保加利亚曾出现严重的通货膨胀,国民生活水平直线下降。

  在几个世纪纷乱的欧洲史中,几次站错队的保加利亚,如今的经济实力在欧洲几乎垫底。


  △保加利亚的街头。/unsplash

  但还好,这个国家的浪漫气质,让它从未以落魄潦倒的形象示人。

  作为传统的农业国,玫瑰、酸奶、葡萄科、纺织产品都在世界负有盛名。保加利亚在世界上最具代表性的形象就是玫瑰产地,黑海之滨土壤肥沃日照充足,让玫瑰有了适宜的生长环境,成为了这个国家重要的出口商品。


  △玫瑰谷的玫瑰节。/pixabay

  在巴尔干山脉的南部,有一个名为“玫瑰谷”的地方,玫瑰油产量占据全世界的四分之一,用于制作香水和护肤品。

  这里还是葡萄酒的生产大国,据说丘吉尔很喜欢保加利亚葡萄酒,每一年都要运很多葡萄酒回英国。


  △保加利亚的梅尔尼克村以其葡萄园闻名。/图虫创意

  在这个国家诸多的人文历史冷知识中,藏着许多奇特的文化,比如点头表示“不是”,摇头表示“是的”,但游客也不必为此忧虑,考虑到外国游客的认知习惯,他们会做出与自己的习惯相反的肢体语言。

  提及旧工业城市,很多人会想到西伯利亚那些喘着粗气的破旧街道、废弃的工厂,但这样的城市在保加利亚,却有截然不同的命运。

  在国家中部,有一座名为加布罗沃的工业城市,被称为世界的“幽默之都”。没有大型商圈,没有名胜,却非常舒适宜居,市民们似乎有与生俱来的幽默感,笑话与自嘲随口就来,他们将幽默视作艺术,还专门为此建了博物馆——“幽默和讽刺之馆”,收藏各种各样让人开怀大笑的作品。


  △ 幽默和讽刺之馆中的雕塑 。/Wikipedia

  没有节假日蜂拥而至的游客打扰,玫瑰、葡萄酒、与众不同的文化,交织出节奏缓慢、宜居的保加利亚,当地人生活在南欧舒适的角落里,并不太在意经济发展的速度。

  每到周末,在每座城市的公园里,市民们都会携家带口,铺着桌布野餐晒太阳。


  △人们聚在一起,等着剧院开场。/pixabay

  这里几乎可以称作欧洲最令人放松的地方,保加利亚人自己对此也有专门的阐释。

  在第二大城市普罗夫迪夫,有一个很难翻译的词aylyak”,大意为拒绝陷入激烈的竞争,拒绝过度工作劳累的价值观,推崇放松的生活方式

  这个词在普罗夫迪夫之外很少使用,它被戏称为“罪恶之乐”,在悠闲放松的保加利亚,可以从中看到一种慵懒悠闲的生活态度


  △普罗夫迪夫的小镇生活。/pixabay

  当我们听到奇异的文化,喝到香醇的红酒,看到精致的小瓶子上其他文字的“玫瑰油”,也许就会想起在遥远的南欧大地上,开满花朵、垂下葡萄藤的平原。

  在多瑙河漫长的流域中,比起德国、奥地利、匈牙利,保加利亚就像一个不起眼的经过,但这个古老的小国,带着它独一无二的aylyak,至今仍在为欧洲文化默默贡献着新的符号。

  参考资料:

  1.“飞碟”和忘不掉的过去 保加利亚冰峰纪念碑 杨潇@inhiu

  2.曾经荣耀和辉煌的老城 | 大特尔诺沃 三峡影像

  本文系网易新闻•网易号新人文浪潮计划签约账号【九行】原创内容,未经账号授权,禁止随意转载

  编辑 | 二叔公

  排版 | 悬青鱼

来源地址://www.163.com/dy/article/G8I5HT9K05249STU.html

标签: 保加利亚  欧洲  南斯拉夫  德国  巴尔干  希腊  
免责声明:本文源于互联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者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转载稿涉及版权问题,请立即联系管理员,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保证您的权利,对于使用本站信息和服务所引起的后果,本网站不作任何承诺。

    精彩文章

    热门推荐

    相似图片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