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图看世界 > 明星八卦 > 《指环王》:谁是下一个半兽人?

《指环王》:谁是下一个半兽人?

  

  《指环王》系列在中国复映后,观众评价两极分化,有人高呼经典回归,又有人批评其拖沓时间长。

  本来观众的评价都是当下最真实的观影感受,喜欢与否全凭己心,但是有些人就是认为经典不容亵渎,对批评《指环王》的观众横加指责,说他们不懂电影,这就很让人反感了。

  我看《第二次握手》时学到了一个词“学阀”——学术军阀,在学术领域不许别人提出批评意见。那么电影界也存在着影视军阀,对电影的评价也是有一套标准,不允许出现不同意见了?

  既然这样,我还倒偏要从反面说说《指环王》了。从反面说,就来说反派半兽人吧!

  

  《指环王》所塑造的半兽人,丑陋、邪恶、残暴、无脑......仿佛一切糟糕的形容词都可以用在半兽人身上,而其中最重要的一个设定就是:半兽人不是人。既然非人,那么就像对猪狗一样,人们对他们的道德责任感和同情心就减弱或者消失了。

  比如圣盔谷之战结束后,精灵莱戈拉斯和矮人金雳比谁杀的半兽人多,莱戈拉斯说我杀了42个,金雳说我杀了43个,莱戈拉斯立马发出一箭,射死了金雳身下抽搐的半兽人,成功打平成43个,矮人反驳说这不算,因为他的斧头还扎在半兽人的神经上。

  

  这一幕让我想起初中历史课本上记录的一个故事:日本军队进入南京后,烧杀掳掠,屠杀了我同胞30万人以上。其中有两个日本军人,一个叫向井敏明,另一个叫野田毅,在南京比赛杀人,谁先杀到100个中国人,谁就获胜。

  在这场“百人斩”杀人比赛中,他们分别杀害了105个和106个中国无辜百姓,由于不知道究竟是谁先杀到了100个人,所以,这两人还商量着要重新比赛,而重赛的目标就定在了看谁先杀150个人。当时这件事甚至被当成“英雄事迹”被日本媒体《东京日日新闻》刊登。

  

  如果历史课本记录了日军的残暴,那么《指环王》塑造这个故事是为了什么?展示矮人和精灵的“英雄事迹”?实际上,无论是日军的“百人斩”,还是精灵与矮人的比赛,都带有一种毁灭性,让人看的恐怖!何以如此?

  根据恐怖管理学的理论,我们人类有最基本的生物自卫本能,同时也有复杂的认知能力。这二者的结合使人类可以认识到我们不可改变的脆弱性和不可避免的死亡,这就有可能导致人类产生可怕的死亡恐惧。

  但是,我们的文化世界观和自信心却可以帮助我们处理这些死亡恐惧,因为它们会让我们相信:我们是有灵魂和个体身份的特殊生物,并且我们将真实地或象征性地超越生理死亡而继续存在下去。

  可是,“一种文化总是另外一种文化的潜在威胁”,当我们遇到持有不同信仰的人时,我们有时就难以保持对自己文化世界观的坚定信念和自己的信心了——因为别人的文化价值观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能够证明人类可以在另外一种完全不同的文化价值观和信仰体系之内活的很好。那么,我们的信仰还正确吗?

  当信仰出现裂缝,死亡恐惧就乘虚而入,我们就会把自己的恐慌投射到与我们具有文化差异的他人身上,并且把他人当做所有邪恶的集合体,就像《指环王》中的半兽人一样。

  要知道,半兽人能组织大军进攻人类,说明他们是有组织、有文化价值观的群体,并不是一些无脑的存在,但是人类为了证明自己的优越性,就开始了一系列毁灭性的操作!

  第一步是贬低与非人化。我们不把其他文化中的他的“他者”当作人类看待,贬低或污蔑他们,以减少他们的信仰体系对我们的信仰体系的威胁。这就能说明《指环王》为什么把半兽人拍得像动物,总之不是个人。

  第二步是文化的同化和吸收。同化就是将其他文化吸收进我们的价值观体系。比如基督教的各种传福音,中国儒家对游牧民族民族的同化等等;另一种就是吸收,比如洋务运动期间的“中学为体,西学为用”,或者日本的“和魂洋才”。再就是可以将那些跟我们文化不同的人纳入一个个人为的分类中,也就是刻板印象或标签化,比如《指环王》中精灵人高大优美,矮人粗鄙贪婪,半兽人残暴不仁等。

  第三步就是妖魔化和毁灭。当贬低、同化和吸收别人的文化,都不足以让我们获得心理上的宁静和安全时,我们心理上的不安就会变成生理上的行动,这样一来“强力”就变成了“正义”,我们就会依靠自己的暴力消除威胁到自己心理安全的其他文化体系。我们自己永远正确,而“他们”是一切问题的根源,“如果我们能除掉那些(恐怖分子或者其他什么人群,然后我们的所有问题就都解决了!”

  

  所以大家看到,《指环王》最终就是阿拉贡带人攻打索伦的老巢,当魔戒随着咕噜一起掉入火海后,光明出现,半兽人烟消云散,世界得到了净化,人类得到了久违的和平!

  但是,和平会持久吗?回顾历史,“半兽人”总是存在的,战争也一直存在!

  李老师在“《指环王》与《霍比特人》中半兽人军团的原型是蒙古军团吗?”一文中提出半兽人的原型是蒙古人,而强兽人的原型来自纳粹,西方对蒙古人和纳粹的妖魔化可见一斑!

  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协约国的人会把同盟国的人当成半兽人,而同盟国的人也会把协约国的人当成半兽人!

  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同盟国的人会把轴心国的人当成半兽人,而轴心国的人也会把同盟国的人看成半兽人!

  冷战中,美国人把苏联人当成半兽人,而苏联人也把美国人当成半兽人!

  为了证明自己的优越性,我们总是需要半兽人,甚至主动寻找半兽人,然后贬低、辱骂、妖魔化、最终毁灭他们。

  所以,《指环王》这类英雄史诗,就好像犹太人的《旧约》、阿拉伯人的《古兰经》一样,其中有爱、勇气、责任、担当,但这都是对“我们”的,而对“他们”,则是一致地残忍,人们的道德责任感和同情心在面对“他们”时消失了。比如,当看到精灵和矮人比赛杀半兽人的时候,你心中的情绪是激动还是不忍?

  观看这类英雄史诗电影,我们必须时刻保持对暴力合理化的警醒。否则,我们就很可能行走在互相毁灭的悬崖,将不喜欢的人看成半兽人,或者被不喜欢的人当成下一个半兽人。

  不信?经历一次网络暴力你就相信此言不虚了!

  

来源地址://www.163.com/dy/article/GB76F2E105450NE0.html

标签: 指环王  精灵  半兽人  矮人  魔戒  
免责声明:本文源于互联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者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转载稿涉及版权问题,请立即联系管理员,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保证您的权利,对于使用本站信息和服务所引起的后果,本网站不作任何承诺。

    精彩文章

    热门推荐

    相似图片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