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图看世界 > 明星八卦 > 粉圈、水军、锁分,多重夹击下的豆瓣评分还有公信力吗?

粉圈、水军、锁分,多重夹击下的豆瓣评分还有公信力吗?

搜狐娱乐专稿(山今/文)豆瓣逐渐演变成三个版本。

在粉圈人眼中,它是垃圾场,偶尔也是一个没有公信力的评分网站,前提是她们偶像作品的豆瓣评分不理想。

在水军眼中,豆瓣是财富密码,是10—30元一条短评。

在影迷眼中,豆瓣是兴趣社区、“我们的精神角落”,也是国内目前相对公正的评分网站。

这三个版本相互矛盾,矛头都指向了豆瓣的评分系统。

01 争议

朱一龙主演的《叛逆者》豆瓣开分8.4,对于国产剧来说是一个很不错的成绩。

但粉丝不满意。她们在微博上控诉豆瓣评分不公正——“豆瓣公信力还剩多少?《叛逆者》如此精良的一部剧,不到9分真的无比离谱。”

在一些粉丝心中,《叛逆者》直到7万多人评论后才开分是不正常的,如果早一点开,会上9分。

围绕豆瓣的争议永远离不开评分,最近还有愈演愈烈的趋势。《你微笑时很美》播出过半才开分,在满屏的一星中(豆瓣计2分)开了3.1分,很多网友觉得这个分数太高了。

关注度更大的《千古玦尘》也是播了两周才开分,随着后续剧情展开,不少网友开始质疑豆瓣最初的4.8分不公正。

有网友晒了一张截图,一条与剧集不相关的一星差评出现在了《千古玦尘》的页面,“你们的评分系统到底有没有审核机制,为什么这种评价会出现在仙侠剧里?”

五一档第二天下午,只有《悬崖之上》开了分,有人暗示豆瓣延迟开分可以获利,评论中也大都是对于豆瓣的声讨。

在观众、粉丝鸣不平之外,豆瓣还面临着创作者的质问,最魔幻的应该是《逐梦演艺圈》导演毕志飞状告豆瓣那次。

《逐梦演艺圈》豆瓣评分一度2.0分,被称为“史上最低分烂片”。毕志飞觉得不公平,认为豆瓣存在锁分、操控评分的行为。

“十二年拍的电影被豆瓣一天给毁了”、“我经历了电影业极其荒诞和令人细思极恐的事情。”

历经三年,故事终于告一段落。今年2月14日,毕志飞的诉讼被驳回,豆瓣胜诉。

无论是粉丝的不甘,还是创作者的控诉,背后似乎都暗含同一套逻辑:作品评分不理想、口碑达不到预期,是因为豆瓣不公正。

02 粉圈养号、水军刷分

被指控没有公信力的豆瓣评分却有着极高的关注度,《叛逆者》、《千古玦尘》、《你微笑时很美》开分后,都登上了热搜。

因为这份高关注度,粉丝和水军不得不聚集在豆瓣,养号、买号、打分、控评。某种程度上,豆瓣评分被质疑恰好是因为他们的到来。

几乎每一个流量明星的粉丝都会有专门负责豆瓣的部门。

她们有一套关于豆瓣打分的规则。比如新账号不能打一星或者五星;要多打分、丰富主页动态。这叫做“养号”。

去年年底,王一博有新剧要播,为了让偶像的作品有个好成绩,粉丝提前在豆瓣养号,集中给一本小众书评分,留下毫无参考意义的水评。

这种水军行为后来被豆瓣官方处理,粉丝账号被系统标记。豆瓣官方和王一博工作室都声明反对养号和刷分的行为,“让作品回归作品本身,这既是对作品的尊重,亦是对自己和他人的尊重。”

但每到偶像新作播出或者上映,粉丝依旧会赶去豆瓣,“熟号五星、新号闭麦”。

在粉丝眼中,豆瓣是一个不公正的平台,那儿聚集了太多的黑子,会给偶像的作品恶意差评。她们鄙视、讨厌豆瓣,但为了偶像,又不得不号召更多的粉丝去豆瓣养号,用一种破坏公平的方式去抵抗她们眼中的不公平。

粉丝为爱发电,而真正的水军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短评10-30块/条。”

很多豆瓣老用户都会收到类似的豆油邀请。一位豆瓣网友告诉搜狐娱乐,他就做过这种水军任务。“一有合适的片子,他会要求我打4星或者5星,一般都是在电影上映或者剧播出当天发布,文案内容需要自己去看一些物料,写得尽量真实可信,对方还会审核调整。这类短评的费用是20-25元/条。

他们还会给看上去真实中肯的评论点赞,把该条评论往短评区前排顶。之前给安排了某个电影咖大花主演的古装剧的评论,当时我写得挺真情实感,就有不少点赞,我觉得应该是水军公司安排的。”

另一位从事影视宣发的业内人士王震告诉搜狐娱乐,水军都叫自己数据维护,他们在豆瓣上可做的项目很多,想看、短评、长评、开分、评分维护、小组发帖、回帖等等,每个供应商的报价都不同,但不会差很多。

和粉丝一样,水军也有一套刷分的规则。他们会建议上映前不要打分,评分可能被折叠或者无效化处理;刷分时不能操作过快,可能会被豆瓣的系统识别;他们手中的账号也分等级,有普通的、高权重的等等。

王震说,他之前参与的一个项目开分还不错,“我觉得和我们铺的好评有关系。”

豆瓣大号也曾引发过争议。2019年初,豆瓣站内发生了一起关注度颇高的豆瓣红人刷分翻车事件。

有一位网友爆出了部分豆红的群聊图片,里面有关于豆红派活、接活的记录。六天后,豆瓣官方以“破坏豆瓣评分公正性”为由,或封禁、或禁言这一批被曝光的豆瓣大号。

03 反水军机制

早在2015年,豆瓣的创始人阿北就曾经写过《豆瓣电影评分八问》。文中他给出了结论:“水军是有的,但豆瓣评分很难刷得动。”

六年过去,粉丝和水军的规模越来越大,他们长期观察豆瓣,会根据算法去调整刷分策略,逐个攻破。

这种对症下药的做法可以撼动豆瓣评分吗?在影迷连城易脆看来,豆瓣的反水军机制依旧是有效的。

他在用爬虫抓取数据时,就遇上了豆瓣的系统。连城易脆会在自己的豆瓣上更新一些评分和榜单的变化,通常是用自己做的爬虫小程序去扒数据。

“我做过不止一个爬虫豆瓣的小程序,每个都是用了一阵子就闪退。很明显,豆瓣知道有人在爬它的数据。很多平台都有评分,我都试着去爬,以我的经验,豆瓣的系统是最严格、最有效的。现在我都是手动统计,工作量很大,不过这也是我敬佩豆瓣的原因。”

无论是粉丝还是水军,当他们形成一个集体之后,行动都是有据可循的。连城易脆说,“当系统识别出水军的组织性,它就能相对精准地找到这些账号,加以防范、屏蔽。做不到百分百,但肯定是有用的。”

业内人士易菲也表示,“存在不太正常的分数趋势时,后台会有监测。程序员和运营都会盯着,互通有无。豆瓣的系统也会更新,这属于魔高一尺、道高一丈的问题。”

至于如何判断异常打分行为,没人说得清。在《豆瓣电影评分八问》中,阿北只说靠程序——“豆瓣一代接一代的算法工程师、程序员、编辑和产品经理在这件事上贡献过才智,最后都落实在二十四小时跑的大小程序上面。

粉丝总结了一个判断账号是否有效的方法:先给某部电影打分,再退出账号,点进最新短评页面去看,如果评论有显示,账号就是有效的。

易菲觉得这种说法不太准确。“没有显示也有别的原因,可能是因为短评随机展示的规则,也可能是出现了缓存的情况。而且就算你的评论显示了,也不能确定打分就有效。”

短评随机展示的规则,也是豆瓣反水军的一部分。连城易脆告诉搜狐娱乐,“豆瓣可爬的内容有限,很多东西都是随机展示的。如果所有的短评都能抓取到,用户画像会做得很清晰,这对于平台来说非常不利。”

在系统之外,豆瓣还有人工审核。易菲说,“人工审核负责系统判定之外的东西,更多是文本方面的,需要通过语义去解读的。不会干预评分,只会处理一些情绪化、人身攻击的评价。”

易菲明确地告诉搜狐娱乐,豆瓣评分是控制不了的,一般电影也没有锁分这个功能。某些影视剧迟迟不开分,并不是豆瓣在保护烂片,而是为了让开出的分数更加客观。

“越有争议的片子,开分门槛会相应更高。因为这种片子背后可能会存在两个较量——打低分和刷高分。这种情况就需要更多的用户来打分,正常评分积累到一定程度之后才会开分。最近几个开分慢的作品,是因为不正常的评分太多。”

在研究了多个平台的评分差异后,连城易脆觉得在某些方面,豆瓣比IMDb还要好,“豆瓣的开分就更科学,IMDb有时候几十个人就开分了,但第一批看的人很有可能是被操纵的。”

04 相对公正

系统中有一种对抗关系,粉丝、水军、反水军机制与正常打分观众之间的角力。

在连城易脆看来,刷分行为会对评分造成影响,“没有完美的算法。但由于豆瓣的规则比较复杂,刷的成本更高,影响也不会太大。”

豆瓣刷分的成本更高吗?另一位影视宣发告诉搜狐娱乐,高质量豆瓣短评的价格高于其他评分平台。他也没有合作过那些说多少钱就保开分的供应商,“因为这种说法很不专业。刷分这种事就是玄学,没有证据可以证明你做得是否有效,很多人都是浑水摸鱼。虽然豆瓣有规律可循,但没人敢保证这些经验就是百分百正确的。我觉得豆瓣评分还算比较公正。”

“就算刷得动也保持不了。哪怕前期刷动了,最终也会慢慢往下掉。一个作品,你该怎样就怎样。”王震之前负责的那个开分不错的项目,分数很快就降了下来。

无论是恶意差评还是五星好评,水军和粉丝在正常用户中都是杯水车薪。只要样本量够大,个人评分就会被不断稀释,最终分数反映的还是大众观感。

“尽力还原普通观影大众对一部电影的平均看法”,是豆瓣电影评分的主旨。

现在再回过头去看,《豆瓣电影评分八问》是解答,也是预言。

文章中阿北写到,当刷不动分时,相关方会利用舆论打击豆瓣评分的公信力。

六年后,依旧有大量的水军和粉丝来到这儿,一边破坏评分公正性,一边控诉评分公正性;豆瓣评分依旧被频繁地被推到风口浪尖。

但答案好像没有变。

可以做点什么让片子在豆瓣评分高一点?阿北在文中的回答是:“我确实不知道除了拍好电影,能做什么。”

(文中易菲、王震均为化名。)

来源地址://www.sohu.com/a/477475260_114941

免责声明:本文源于互联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者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转载稿涉及版权问题,请立即联系管理员,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保证您的权利,对于使用本站信息和服务所引起的后果,本网站不作任何承诺。

    精彩文章

    热门推荐

    相似图片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