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图看世界 > 明星八卦 > 《征服》里刘华强原型,当年有多狂?

《征服》里刘华强原型,当年有多狂?


如果说给中国电视剧做个影响力排行榜,那么《征服》绝对能够榜上有名,时隔多年,孙红雷扮演的黑道大哥用枪指着对手说:「给你机会,你不中用啊」的画面,依然深入人心。

这部纪实风格的警匪片,被观众封为大陆版《古惑仔》,在本世纪初创下了超高收视率与巨大的影响力。播出后风靡大江南北,捧红了孙红雷,也征服了无数女性观众。这部剧最大的意义是解析黑道大哥刘华强一步一步堕落的过程,也真实地刻画出那个年代的治安状况。

电视剧本来的目的是弘扬正义战胜邪恶这一主旋律的,但是好多人看后感觉孙红雷饰演的黑社会分子虽然心狠手辣,但是有情有义,倒是起到了反效果。

剧中故事发生的地点,虽然是个虚构的地名「衡州」,但是明眼人一看便知,是石家庄。而孙红雷饰演的男主角,大哥刘华强的原型,就是于 2000 年在石家庄市被武警围捕抓获,并于 2001 年被执行死刑的黑道人物——张宝林。

张宝林的故事之所以会被改编成电视剧,是因为他一手制造了新中国成立以来,河北省最大的一起团伙涉黑枪击案。如果要想把他的犯罪经历彻底讲明白,就要牵扯出很多当年在石家庄黑道混迹过的人物。借用一部去年未能在我国上映的好莱坞大片的名字,那就是——石家庄往事。

时间1999 年 5 月

地点石家庄某老旧小区门口

这天傍晚,早早吃过晚饭的人们正三三两两地遛着弯。在小区门口一侧,两个老人正在便道上下棋,旁边站着七八个叼着烟卷围观的人。

天色渐暗,昏黄的路灯亮起,谁也没有注意到有一辆银灰色的松花江牌面包车贴着路边慢慢地靠近了这群观棋的人。

五月的石家庄,天气已经很热了,但是这辆车的车窗紧闭,玻璃上还贴着黑色的膜,外面的人看不清里面的状况,不过这种车在当时很常见,根本引不起别人的注意。

「松花江」离看棋的人群越来越近,直到还有十来米远时,副驾驶位置上的车窗慢慢摇了下来,里面一双冷酷的眼睛仔细观察着那群人,直到「松花江」从人群旁边经过,那双眼睛终于在人群中发现了目标。

车子在距离人群大约五米远的地方突然停下,紧接着侧面的推拉门哗啦一声被拉开,从后排座里跳下两个年轻人,手里各攥着一个长长的黑色物品。他们脚刚一沾地,就马上向看棋的人群跑去。

路边有人发出了尖叫,因为他们手中的黑色物品不是别的,正是两把猎枪!

两个年轻人跑到一个看棋人的身后,举起枪,扣动了扳机……

棋盘周围有人早就听到了尖叫,正在往四处踅摸,忽然见有人端着枪朝自己跑来,吓得来不及多想,赶紧抱着脑袋缩成了一团,与此同时,枪响了。

忙着躲避的人们不敢抬头,生怕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殃及自己,只能拼命扩张自己的触感,「这枪是不是冲我打的?我感觉到疼了吗?」

枪声一共响了四下。

一切来得猝不及防又转瞬即逝,直到「松花江」开走后,人们才反应过来,惊魂未定地来回观望,这才发现一名三十多岁的男子中弹倒在了地上。

救护车很快赶来,把伤者送到了医院。

这个男子伤势很重,其中有一颗子弹已经穿过了肩胛骨,距离心脏不过一公分的距离,如果那猎枪的力度再大些,估计等不到救护车来,他就会一命呜呼了。

众目睽睽之下竟然当街开枪杀人,此事迅速在石家庄传了开来,有知情的老百姓纷纷议论,有黑社会要弄死张宝义!

张宝义就是那个被枪击倒地的男子,他之所以被人认出,是因为他哥是石家庄的黑社会老大——张宝林。

目睹枪杀现场的人无不心惊,大家都在猜测,开枪的那俩人一定也是黑社会的,普通人哪有胆量与武器?谁胆子这么大,敢当街枪杀张宝林的亲弟弟?难道他们就不怕张宝林回来给他弟弟报仇?

各种流言在一夜之间传遍了石家庄,谁也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而这桩凶案的谜底在两年后才被揭开。

事发第二天,一个中年男人赶到了医院,他的弟弟昨天被人用枪打伤了,正在重症监护室躺着。他向医生了解到弟弟暂时没有生命危险后,便气急败坏地离开了医院,向刑警大队赶去。

这个中年男人就是我们今天要讲的悍匪,电视剧《征服》中刘华强的原型:九十年代以枪不离身阴险冷酷而闻名的「石家庄大哥」张宝林。

说起张宝林,在石家庄那是尽人皆知,早年间做生意,后来因为好勇斗狠,在道儿上混出了一些名气,身边聚拢了一些小弟。在九十年代初期,他经人介绍在游戏厅看起了场子。别小瞧看场子,当时在三线城市,一个事业单位工作人员的月薪只有两三百块钱,而看一个月的场子少说也能拿到一千块钱。

人们常说,江湖黑道是一条不归路。张宝林性格阴郁,从不讨好别人,因此难免跟人结仇,其中最出名的一次就是带着两个小弟举着枪跟四、五十号拿着砍刀棍棒的混混对峙,虽然最后经人说和没动起手来,但他的名气更大了。这才有了他一人单挑百十来个打手的坊间传闻。

弟弟张宝义受伤的消息第一时间就传到了张宝林那里。当时他正在广州做生意,已经很长时间没回石家庄,得到消息后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一定是自己的仇家在拿弟弟出气!

他先打电话联系了弟弟身边的几个朋友,得知他经过抢救,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便稍稍松了一口气,但是他的大脑并没有放松。

张宝林的脑海里闪过一个个人影,都是跟他结过梁子的人。

「到底会是谁?马老五,孙大洪,赵惠民,还是丁旭?」张宝林决定马上回石家庄。弟弟差点被人弄死,他要复仇。

石家庄虽然是一座省会城市,距离北京还不到 300 公里,但是在 20 多年前,它的经济与城镇化水平还很低,整体上看跟现在的县城接近,人们的生活水平也普遍不高,大部分人住在低矮老旧的楼房或者是平房里。

自古以来,燕赵之地多出勇者,当地人性格豪放、崇尚武力又重义气。就这样,江湖气息浓重的人文环境、落后的经济环境,再加上处在变革中的各种社会矛盾,多重因素叠加在一起,造就了多年不安定的社会环境。

石家庄一度被人们称为「全国最恐怖的十大城市之一」,虽然有些夸张,但也能反映出一些真实情况,而张宝林就是这个「恐怖城市」里的一个代表人物。

就在张宝义受伤的第二天,张宝林乘坐最早一班飞机从广州回到了石家庄。一落地他就赶往医院。在与医生短暂交谈后,张宝林得知张宝义暂时保住了性命,这下他就能专心干他想干的事了。

前一天晚上,经过长时间的回忆,他列出了一个名单,上面一共 8 个人,全跟他结过仇。有因财结仇的,有互殴过的,还有抢过张宝义女朋友的。从医院出来之后,张宝林拿着这个名单就赶到了刑警大队,他要把这个名单交到警察手里,给弟弟报仇。

在刑警队里,张宝林碰了一鼻子灰。警方办案都是受统一指挥,团队协作,怎么会听他的?张宝林见名单不起作用,只得离开。走到门口时,他回头看了一眼,嘟囔了一句:「你们不管,我自己管!」

他要自己给弟弟报仇。

在说张宝林的复仇行动之前,我们先来了解下这个人,以及他跟石家庄几个「黑道大佬」之间的恩怨纠葛。

张宝林之所以会如此猖狂,想要指挥警察办案,就是因为他狂惯了,自恃在黑道上名头响亮,有枪支护体,从不把人命放眼里,也不把法律当回事儿。

他第一次在道上「名声鹊起」,靠的就是不怕死、狠。前面提到过他在九十年代初期开始帮人看场子,就是在游戏厅第一场黑道对峙中,他出了名。

那时赌博游戏厅在石家庄刚刚兴起,表面上看是玩游戏的地方,但实际上赌博机才是这里真正赚大钱的。因为当时各种规章制度不到位,导致游戏厅的经营者们钻了空子,让赌博机堂而皇之地存在了很长时间。

最早的一家游戏厅就开在了石家庄市第一工人文化宫的旁边,也就是当地人经常提起的「一宫」,老板名叫丁旭。他的游戏厅规模在那些年里始终是别人无法超越的,光是赌博机就有十几台,所以盈利之高可以用「日进斗金」来形容,每天的纯利可以达到好几千块钱。但是常来光顾游戏厅的人里鱼龙混杂,经常有打架斗殴的,还有输了钱不给的,所以没有厉害的人物来看场子根本经营不下去,于是丁旭经人介绍,找来了一个名叫孙道全,外号「孙大洪」的人来看场子。

加载中...


曾经的「一宫」

这个孙大洪当时比张宝林的名气大很多,据说他身上背着人命,公安局也是几进几出,一般人都不敢招惹他。但是孙大洪没过多久就发现赌博机真的太赚钱了,丁旭一天的收入比他带着手下看场子一个月挣得还多,便自己开了一家游戏厅,做起老板了。

孙大洪一走,丁旭只能继续找人,但是当时已经开始了严打,很多黑道上知名的狠角色都去坐牢了,他觉得摆几个人装个门面也不赖,便托一个名叫张建设,在黑道上认识人比较多的大哥帮忙物色人选。张建设后来改名张家豪,给赵本山做了私人保镖,同时也是本山传媒的副总裁,还出演了不少影视作品。不过这些都是几年之后的事情,我们在这里就不细说了。

张建设找到了张宝林,请他出面带着弟兄们来帮着照看丁旭的游戏厅。张宝林一听每天在游戏厅里待着就有钱拿,很爽快地答应了,带着亲信郝毅和老蔫儿开始了看场子的生涯。

我们前面已经提到,张宝林话不多,郝毅和老蔫儿也是一样。平时他们在游戏厅里就是打游戏、抽烟,谁也不搭理,也不主动惹事,一副高冷的做派。可即使是这样,也招来了事端。

当时石家庄有一个名叫高立的大混混,手底下也有不少小弟,有一天他带着几个人到了丁旭的游戏厅。

高立是慕名而来,他早就听说张宝林人狠话不多,不与道上的人掺和,于是就来探一探张宝林到底有多大能耐。

高立领着一帮小弟晃着膀子走到张宝林跟前,斜着眼睛,撇了撇嘴问道:「嘿!你就是张宝林?知道我是谁吗?」

张宝林正坐在一个长沙发上和郝毅、老蔫儿抽烟,看了高立一眼,没搭理,往地上弹了弹烟灰,使劲嘬了一口,把头转向了一边儿。高立一看这人一脸轻蔑的不接话,顿时觉得丢了面子。道儿上混的最在意的就是面子,这下被激怒了,高立张嘴骂起了街。

他只顾着骂街,却没注意旁边的郝毅慢慢直起了身,右手伸向了腰后。等他发现不对劲时,已经晚了。只见郝毅突然从沙发上蹿了起来,右手亮在身前,手中一把猎枪直接顶在了高立的脑门上!

高立算是石家庄街面儿上的老混混了,扫一眼就知道那是一把五连发霰弹猎枪。这种枪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我国山区比较常见,很容易搞到,是当时石家庄黑道上常见的武器。为了不被发现便于携带,枪托通常会被锯掉,枪筒也会锯短。但是由于枪筒短了一截,子弹在里面滑行距离变短,准确度就差了些,有必要开枪时都是在近处,或者面对面时。所以在黑道上有仇家的人根本不用担心被人狙击,这枪最大的作用还是吓唬人。

加载中...


五连发

一把黑漆漆冷冰冰的猎枪顶在脑门上,放在谁身上也得想想清楚。

高立也不例外。

他来游戏厅之前就喝了点酒,正在兴头上,此时黑洞洞的枪口突然戳着他,激灵一下,立马清醒了。

只听见郝毅压低声音说:「再骂一声就崩了你!」

正当高立被逼着不敢动弹之时,几个道上混的熟人围了过来,劝着郝毅放下了枪,给高立解了围。但是高立在小弟面前折了面子,不能就这么算了。他立马离开游戏厅,到外面召集弟兄去了。

一个小时后,高立带着四十多号人,提着棍棒砍刀,浩浩荡荡回到了游戏厅,却发现张宝林他们早已做好准备。三人各手持一把「五连发」背靠背站着,面无惧色,时刻准备着迎接冲上来的「敌人」,张宝林喊道:「谁过来就打死谁!」

这种情况下,第一个冲锋陷阵的准是死路一条,一帮平时拿打架不当回事的小痞子愣在了原地,谁也不敢上前。

僵持了几分钟之后,一个人称「老三」的帮派大哥走过来,开始给大家说和:「今天就是个误会,大家低头不见抬头见的,都给我个面子,散了吧散了吧!宝林,赶紧把家伙收起来,要是把警察招来就麻烦了!」

张宝林听罢收起了枪,高立一伙人也都顺坡下驴把刀棍揣回了怀里,这场风波就算是平息了。

从那以后,张宝林知道即使自己不找事儿,也会有人来找他麻烦,更加枪不离身。而石家庄的黑社会也都知道了有个叫张宝林的狠人,一言不合就拔枪。

提到黑社会分子,很多人就会想起港片里满脸横肉、一脸凶险、高大魁梧的恶人,实际上张宝林本人正好相反。

他身高 170 出头,长相普通,不善言辞,看第一眼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跟黑社会不沾边,只是接触时间长了,就会感到他身上的阴森。

加载中...


张宝林

张宝林出生于 1962 年,家里一共有五个孩子,上面有一个大他 15 岁的哥哥张宝贵以及两个姐姐,都是老实本分的人,下面有个小他 4 岁的弟弟,就是开头提到的遭枪击的张宝义。

张宝林家的祖籍是在山东泰安肥城,他的父亲生于二十年代,年轻时为了讨生活到了吉林通化,在当地的煤矿机械厂当了工人,并且结了婚。50 年代后期工厂搬迁到了石家庄,就是现在的石家庄煤矿机械有限责任公司。他的父母带着哥哥姐姐们也一起来到了石家庄,等到他和弟弟在石家庄出生时,他们的父母岁数也比较大了。

那时的家庭孩子都多,张宝林的父母根本顾不上教育这两个小儿子,所以张宝林和张宝义从小就是问题少年,没少因为小偷小摸、打架斗殴进公安局,还被劳教过几年。直到张宝林年满十八岁,接父亲的班进了煤矿机械厂,成了一名工人。

刚进入工厂的最初几年里,张宝林还能好好上班,生活比较稳定。但是几年之后,打架斗殴的恶习又回来了。张宝林家里没钱没势,他自己又没什么文化,遇到问题时只会靠武力解决,因为敢于斗狠,一些比他更年轻的社会闲散人员聚拢到了他身边,都把他当作了自己的大哥。

时间进入八十年代,张宝林的父母相继去世。这时他看到有不少人都开始做生意赚了钱,便萌生出自己也做生意的念头。在身边小弟的鼓动之下,张宝林辞去了工厂的工作,开始摆摊经商。

在八十年代,只要肯付出辛劳,都是能挣到钱的,张宝林也不例外。有了点钱之后,他身边的小弟越来越多,同时也有了一些名气,认识了后来成为赵本山身边红人的「豪哥」张建设,进而去丁旭的游戏厅看起了场子。

不过自从那次跟高立对峙之后,丁旭游戏厅的生意一落千丈,这完全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事。人们来这种地方就是找乐子,即使输了钱也不是大事,可是一想到这地方有人拿着枪,赢了钱也乐不出来。万一有不开眼的来闹事,张宝林再把枪拔出来,没准儿溅自己一身血,搞不好枪走火打着自己就更不划算了。

丁旭也很不满意,让你们来看场子,结果把客人都吓跑了,这不是耽误我挣钱吗?没过几天,丁旭便「解雇」了张宝林和他的手下。但是丁旭有一个致命的弱点:抠门,属于用人朝前不用人朝后那种。此时他只想赶紧把这几位「瘟神」送走,还不停地埋怨他们不应该随身带着枪,现在都没人敢来玩儿了。但是想让人走,必须得拿出点儿补偿,想来想去,丁旭只拿出了三千块钱给张宝林。

张宝林当然不愿意,要是没有他和手下的弟兄们,丁旭的游戏厅早就被人砸几遍了,于是以借的名义从丁旭手里又强行拿走了两万块钱才走人。说是借,他压根儿没打算还。

没多久,一个外号何老六的人在「一宫」附近也开了一家游戏厅,但是规模较小,他把张宝林请了过去看场子。过了一阵子,便出了事。

丁旭有一个远房亲戚经常来游戏厅蹭赌博机玩儿,这个人也是个无赖,经常占着一个机器一玩就是一天,丁旭见他影响生意,还骂骂咧咧的实在影响别人,就跟何老六打了声招呼,让那亲戚到何老六这里玩儿,输了钱都算他丁旭头上,何老六没有理由拒绝,便应承下来。

几天下来,亲戚输了五千块钱,何老六便找丁旭去要,丁旭虽然不乐意,但是有言在先,不能说话不算数,便把钱给了何老六。谁知何老六刚回自己店里亲戚就跟了过来,让何老六把钱交出来。

何老六说:「我凭什么把钱给你?」

亲戚说:「你要是不给我,我就把我拜把子大哥叫来,到时候你可别后悔。」

何老六看着他脖子上的渍泥,轻蔑地说:「你在你们村里拜的大哥我可不认得,劝你还是哪儿来的回哪儿去,别在这儿丢人现眼。」

亲戚一下子急了,在游戏厅里嚷嚷起来:「我大哥可是丁棍!我劝你赶紧把钱给我,等我大哥来了,有你小子后悔的时候,到时候可不是钱的事儿了!」

何老六一听丁棍两个字,心里犯怵了。

又一个石家庄道儿上的大混混出来了。

丁棍原名李建旗,是个亡命徒,随身不仅带着枪,还有手榴弹。因为在 1993 年和另一伙流氓在石家庄郊区的一个加油站火并,误杀一个路人之后,跑路到了南方,他的外号「丁棍」也成了恐怖的代名词。因为打架不要命,人人都惧怕他三分。据说那时石家庄人吓唬不听话的孩子都这么说:「你再不听话,丁棍就来了啊!」

二十多年前的身份管理远没有现在这么严格,更别说什么联网、大数据了,所以想抓他无异于大海捞针。丁棍在外漂泊,一缺钱就回石家庄敲诈勒索一番,他手里有枪,人们不敢不给。他每次一拿到钱就立马走人。就这样反反复复,直到 1996 年 5 月被警方击毙。

何老六被那位亲戚威胁时正是 1994 年,也就是丁棍被「神化」的时期。他一想,万一亲戚说的是真的呢?犯不上为了几千块钱冒这个险,反正自己的游戏厅生意不太好,自己也准备转让了,便把那五千块钱给了亲戚。

张宝林听说此事之后,怒不可遏,连声质问何老六怎么不叫他过来。何老六一副无所谓的模样,说:「反正我也不打算干了,犯不上为这点钱得罪人,万一他真是丁棍的人呢?」

张宝林啐了一口,说道:「你 TM 真不是个爷们儿!这场子是我罩着的!」然后就召集了一帮小弟,气势汹汹地往丁旭的游戏厅走去,他要新仇旧账一起算。

一进游戏厅,张宝林和郝毅等人,就把正在玩游戏的人给轰走了,然后把脚往游戏机上一撂,等着开战。

一个保安模样的人过来,让他们把机器让出来,郝毅没好气地嚷道:「怎么了?在这儿歇会儿不行啊?」

保安还想再跟他们理论,张宝林和小弟二话不说就掏出了刀棍,冲着那保安一通乱砍,没几分钟就把那保安给砍成了重伤,接着又砸了十几台游戏机。

丁旭听闻后,慌了。他知道张宝林来闹事儿的原因是一直堵着一口气,这次就是借题发挥,于是主动讲和。张宝林开口要 20 万的赔偿金,丁旭舍不得,便找到了自己的同村近邻「辛哥」出来讲和。辛哥比他们年长十来岁,并不是道儿上的人,但他是个武术教练,带出来的很多学生都出来混了黑道,所以张宝林也得给他几分面子。通过「辛哥」的说和,张宝林最后只收了丁旭 7 万块钱。

这件事之后,丁旭知道他这里少不了看场子的人,便出高价把孙大洪又请了回来,孙大洪本来就比张宝林名气大得多,有他坐镇,丁旭的游戏厅平静了一段时间。

1996 年,张宝林为了有一个合法的营生安置身边的小弟,和一位辈分更高的黑社会老大马老五合开了一家托运站。

要说这马老五可是个传奇人物,他和他哥哥马老墩是早年间从大西北迁来的回族人,在石家庄黑道上名头最响,辈分最高。他们哥俩年轻时当过红卫兵,打砸抢烧的事情没少干,在 1983 年的严打中,马家哥俩逃到大西北躲了几年,再回来时,原先跟他们一起混的同辈人都已经被惩办干净了,要么坐牢要么枪毙,要么退隐江湖本分过日子。他们哥俩一下子成了石家庄黑道上资历最老的人物,谁见到都要尊敬几分。

托运站相当于我们现在的物流公司。当时空运还没有发展起来,火车运输又在国家的统一调配之下,国内的货物只能走公路运输,利润相当可观。而且开托运站对人的素质要求不高,正好便于安置黑社会的小弟们,给他们找一个正经的营生,所以当时托运业务的从业者很多都与黑道有关系。

马老五在托运站投的钱多,收入分成也占的多。而张宝林与马老五合作的目的是背靠大树好乘凉,有了马老五的名号,旁人就不敢抢他们的生意找他们的麻烦,但是马老五当了个甩手掌柜的,托运站的事情压根儿不管,只管每个月分走七成的盈利,这让每天忙里忙外却只能拿到三成利润的张宝林很是恼火。他心里越来越不平衡,于是找了一天,带着一个小弟去找马老五谈判,想劝说他给自己让一成。临出发前,张宝林特意嘱咐小弟,不要轻举妄动,到时候看他脸色行事。

马老五果然够横,根本没给张宝林这个面子,说当初怎么约定的以后还怎么办,又把他大骂一顿。张宝林不敢做声,只能低着头挨骂,眼睛盯着马老五的双腿。这时小弟注意到了他的目光,以为张宝林想让他发动袭击,便毫不犹豫地从怀里掏出一把「五连发」,朝着马老五的大腿扣动了扳机。

马老五应声倒地,张宝林惊呆了,他根本没这个意思啊。事不宜迟,马上打电话叫了救护车,然后独自连夜离开了石家庄。以他的实力,根本无法与马家兄弟抗衡。幸亏当时马老五的哥哥马老墩还在监狱里,否则他性命难保。

不过从这件事开始,张宝林在石家庄道儿上的名声大了,因为他居然敢对马老五开枪。

几个月后,马老墩出狱。他们那一辈人跟张宝林这些「一切向钱看」的晚辈可不一样,他们最需要存在感。怎么刷存在感呢?就是要人怕他,需要他。现在他自己的亲弟被人打伤,他更不可能善罢甘休,于是找来了孙大洪,带着人把张宝林的几个手下砍伤了,这其中就包括张宝林的左膀右臂——老蔫儿。

半个月后,张宝林回到了石家庄报仇。他不敢直接对马老墩动手,便把目标定在了实力略逊一筹的孙大洪身上。在一个月黑风高之夜,张宝林带着郝毅和老蔫儿把刚从歌舞厅出来的孙大洪截住,郝毅连开四枪,把子弹射入了孙大洪的大腿和脚后跟,把孙大洪打成了残废。

至此,张宝林在石家庄搞出了两拨强大的敌人:马家兄弟和孙大洪。

他不敢多待,去了广州避风头。

广州是我国最早对外开放的城市之一,离香港很近,商业发达,外来人口多,当时很多在北方犯了事儿的人都往南方逃,广州是首选的落脚地。张宝林逃到广州后,做起了服装生意。

在这期间,他结识了王天鹏和陆金良,也是两名亡命徒。三人后来一起杀人、被捕。

当时,张宝林所在的服装市场上有个小偷儿正准备行窃,被张宝林一眼看穿,便上前攀谈起来,一听之下,那小偷还是石家庄口音。一顿酒之后,那人对张宝林说:「哥,小弟名叫王天鹏,谢哥看得上,请吃肉喝酒,实不相瞒,我在石家庄把人给打了,不得已跑到了广州混口饭吃,也没什么本事,只能做偷儿。」张宝林见他挺实在的,还是同道中人,便把他收留在店里帮忙。

当时王天鹏只有 20 岁出头,他觉得自己遇到了贵人,就把比自己大几岁的朋友陆金良也叫了过来,一起帮着张宝林做起了生意。

陆金良是齐齐哈尔人,他犯的事可比王天鹏大,曾经在东北打死过人,跑到广州也是为了躲风头。

话说这些出逃的人,一般到了外地都会尽量低调,不惹是生非。一来是为了避开警方的视线,二来是因为强龙压不过地头蛇。在别人的地盘上,张狂也没人买你的账。当年丁棍外逃到南方时,有几个当地的小混混调戏他女朋友,丁棍只能赔笑脸跟人求情,还挨了几巴掌,所以他一缺钱只能回石家庄,离开石家庄他的名号就不好使了。

就这样,张宝林带着新认识的两个小弟,在广州把服装生意做得风生水起,但是没想到,接到了弟弟被人枪击的电话。

而他并不知道,枪击事件的背后主谋是孙大洪!

原来,孙大洪受枪伤之后在床上躺了将近两年,花了十几万的医药费。事发时他的一个小弟认出了枪手之一就是张宝林手下的郝毅,于是在这两年里他无时无刻不在想着要找到张宝林报仇。

但是孙大洪找不到张宝林,于是想到了拿张宝林的弟弟张宝义出气。

接下来,便发生了我们在开篇时讲到的那桩枪击案。

张宝林看见躺在病床上,只剩下半条命的弟弟,自然是心如刀绞、怒不可遏。他深知这是仇家找不到他,只能拿他弟弟出气。但是自己前些年得罪了不少人,谁都有可能对他弟弟下手。张宝林为了把行凶者激出来,便放出话去:谁干的谁出来承认,没人承认就让石家庄跟他结过仇的混混一个月死一个!

没人出来承认。因为主谋孙大洪早就躲起来了。他已经残了,要是再挨几枪估计就直接把性命交代出去了。

而张宝林这边,眼瞅着没人认账,怒火与日俱增,有仇必报是他的特性,只能是他主动出击了!

只是接下来的报复行动,他并没有让原来的「左膀右臂」-郝毅和老蔫儿参与,也没有告诉他们自己回到石家庄了,想的是弟弟受伤了,不能继续经营托运站,昔日的两名手下需要挑起经营的担子。

决定了自己亲自复仇之后,他从广州叫回了王天鹏和陆金良,王陆二人都觉得张宝林对他们有恩、讲义气,为了报答,决定无论上刀山还是下油锅都要跟这位老大。

一拍即合,重头戏开始了。

时间1999 年 7 月 19 日

地点石家庄某老旧平房区

被害人曾经的游戏厅老板丁旭

张宝林决定把石家庄黑道上与他结过梁子的人物挨个儿排队,一一了结,第一个要下手的就是丁旭。

前几年,由于石家庄开始禁止游戏机赌博,游戏机业沉寂下来。丁旭关张大吉,转身开办了一家贸易公司,当起了「正经商人」。

张宝林对丁旭心怀怨恨就是因为当初他冒着生命危险给丁旭看场子,丁非但没领情,反而埋怨他耽误了自己生意,把他轰走了,虽然他后来找借口砸了丁旭十几台机器,还拿到 7 万块钱的赔偿,但是张宝林还是耿耿于怀,要借机报复。

就这样,丁旭成了张宝林枪口下的第一个猎物。

张宝林先是跟踪丁旭,这很好办,因为丁旭有一台十分拉风的红色三菱跑车,当时我国的家用轿车还没有普及,有自己的汽车是一件奢侈的事情,丁旭作为第一批富起来的人,有条件买了跑车,那车在石家庄很是拉风,开在哪里都特别显眼,这也为跟踪他的人提供了便利。

那天晚上 9 点多,丁旭开车回父母家,刚拐进一条胡同就被一辆面包车别在了一边,他正准备拉开车门下车骂几句,就见面包车的右后侧推拉门哗啦一声打开,从上面跳出两个人影,转眼之间,两个人就到了自己跟前,每人手里端着一把改装过的「五连发」。丁旭刚要张嘴说话,枪声响起,丁旭头部胸部各中两枪,倒在了自己的车里。

住在附近的人听到了枪声,马上打电话报警,但是等警察赶到时,两个枪手连同面包车早已没了踪影,丁旭也失去了生命迹象。

随即,石家庄市公安局迅速成立了「719 枪击案专案组」,开始全力调查这起案件。

张宝林根本顾不得这些,顶风而上,下一个复仇目标:马老墩。

时间1999 年 8 月 7 日

地点石家庄市某歌厅门前

被害人马老墩

自从几年前张宝林的小弟把马老五打伤后,马老墩就不停地找他,还带着人砍伤过他的手下人,幸亏张宝林及时离开石家庄才免于一难。但是现在他回来的消息一定会传到马老墩耳朵里,一场恶斗在所难免,张宝林决定先发制人,干掉马老墩。

这天晚上十点多,一家歌舞厅的门口,有三男一女正抽烟闲聊,旁边偶尔有散步的路人经过。从远处快步走来两个背着旅行包的年轻人,这两个人长相普通,面无表情,谁也没注意到他们。距离那三男一女还有十来米远时,两个人放慢了脚步,同时从身上的旅行包里各自掏出一把「五连发」,同样是锯短的枪筒,没有枪托。

两个人几个纵跃来到了一名中老年男人跟前,扣动了扳机。目标身中五枪,当场毙命,此人正是马老墩。

公安局接到报案后,马上派人赶到现场调取人证物证。第二天通过弹痕检验,警方得出结论,打死马老墩的五颗子弹与射入丁旭体内的四颗子弹是从同两把枪里射出的。石家庄公安局决定,将这起案子同 719 枪击案并案侦查。

两起案子的死者社会背景复杂,都与黑道有扯不清的关系。时任石家庄公安局副局长的许振霞认为,两起枪击案都是枪手直接射中要害部位,分明就是要置人于死地,不留活口,可见凶手一定是跟死者有深仇大恨的,而且结仇的时间应该不太长,否则早就报仇了。于是警方就从与丁旭和马老墩二人都结过仇的人查起。

这时的孙大洪见已经死了两个人,更不敢出来了,赶紧带着老婆和几个小弟逃到了广州,一来是躲张宝林,二来是躲警察。

警方查来查去,渐渐地把目标锁定在了张宝林身上,于是挨个儿调查讯问张宝林曾经的小弟。由于他两年多以前去了广州,很多昔日的小弟都不知道他回来了,被警方找到时还一头雾水。不过也有人虽然没见到张宝林,也能猜出他回来了,比如郝毅。

此时的郝毅早就听说了丁旭和马老墩的死讯,自然而然地把他们的死和张宝义受伤的事情联系起来了。自从张宝林逃到广州,他们就没见过面,只是偶尔打个电话,郝毅从张宝林的只言片语中得知他的身边多了两个帮手,还有个情妇,但是他对这三个人的身份一无所知。即使后来警察找到了他,也没能获得有用的线索。

张宝林这时已经知道了警察在找他,他们的行踪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所以没告诉过去的手下们他回来了,更没说他身边还带着其他人。不过刚回来时,他就让情妇和陆王两人分头出去租了五处房子,分别位于石家庄市的不同方位,多数还在城乡结合部,这样每次被警察追踪,他能随时换到不同的住处躲起来。

他也不是不想跑,确实是跑不了。自从几年前丁棍在郊区跟人发生枪战之后,石家庄警方对涉枪的案件高度重视,无论如何也要侦破。如今连发两起大案,警方更是不敢掉以轻心,把机场、火车站,以及各个交通要道封锁了起来,来往车辆人员挨个儿仔细排查。

张宝林从广州回来时带着四部手机,他为了制造自己不在石家庄的假象,经常主动给别人打电话,当对方问起他在哪里时,他会随便说个南方的城市。

要说张宝林的反侦查能力算是很强的,但是他最终败给了高科技。

2000 年,警方通过对张宝林小弟们的调查,获得了他的几个手机号,然后调取了这些手机号的活动区域,最终把张宝林的藏身地点确定在了石家庄西面的瓮村一带。侦查员化装成普通百姓以租房的名义经过调查,确定了张宝林就藏在瓮村的一座居民楼里。

看到这里,不知大家有没有想起十几年前的一部电影《手机》。自从使用上手机,人们的行踪就不再隐秘,尤其是在案件的侦破过程中,高科技起到了很大的辅助作用。

警方一面快速调集警力,把瓮村由外向内包围起来,另一面悄悄地把那座楼里的居民疏散出来,以防误伤。

那天,张宝林等人正在看电视打发时间,忽然听见窗外传来了高音喇叭喊话声:「我们是石家庄公安局!张宝林,你们已经被包围了!限你和你的同伙在 15 分钟内交出武器,争取宽大处理!」

张宝林马上奔到窗户前,把窗帘撩起一道小缝向外看去。

他所在的居民楼前有几排凉房,所谓凉房,就是早些年北方城市里特有的与楼房配套的储物小平房,通常盖在楼前,做储藏食物或其他杂物用。张宝林从三楼的窗户往下一看,正好能看见在凉房顶上那些头戴钢盔,身穿迷彩服,外罩防弹衣,端着 81 式自动步枪的武警们。

张宝林沉默了。

窗外的高音喇叭再次响起,重复着刚才的内容。张宝林默默点燃一支烟,王天鹏与陆金良也各自点燃一支烟,猛嘬一口之后看着张宝林,他们虽然视张宝林如恩人,对他下达的命令无条件执行,取人性命时连眼都不眨,但是轮到自己面临生死考验时,也含糊了。有谁愿意死在乱枪之下?

有那么一刹那,张宝林真想拿起枪跟警察拼了,可一想起床底下那几把五连发的霰弹猎枪他就一下心虚了,拿着它们跟武警手中的自动步枪叫板,简直就是在送死。

王天鹏与陆金良此时也看清了形势,眼里闪现出求生的欲望。隔壁传来女人的哭声,那是张宝林的情妇-丽君。丽君心想:这三个男人要是死在警察枪下不算亏,但是自己要是死在这儿就不值当了,这些事情她可一点儿都没参与。

时间在一秒一分地过去,张宝林又点燃了一支烟。

15 分钟快到了,外面的武警屏气凝神,准备听从现场指挥的命令,发起攻击。突然,三楼的目标窗户打开,一支猎枪从窗户里面被人扔了出来,啪的一声落在了地上,紧接着,又是两支一样的枪落到了地面上。

张宝林等人缴械投降了。

困扰石家庄市民多日的持枪杀人案犯终于落网。专案组的民警进入张宝林租住的民房时,共搜出了一百多发子弹,2 万多元现金和 10 万元的存折。

同年,张宝林、陆金良、王天鹏被判处死刑,并于 2001 年执行,张宝林到死也不知道袭击他弟弟的到底是谁。

那一段石家庄的往事并没有结束。

时间2002 年

地点石家庄某饭店

被害人郝毅

远在广州的孙大洪得知张宝林被枪毙后,高兴得庆祝了一番,随即回到了石家庄开始报仇。

一天晚上,孙大洪拄着拐杖带领一群人冲进一家饭店,拿一把「五连发」朝着将他打成瘸子的郝毅连开九枪,郝毅当场死亡。

猖狂之人终究没有好下场。两个月后,孙大洪在广西桂林被抓获,在审讯中,警方才得知原来把张宝义打成重伤,引发张宝林制造那两起枪击案的幕后黑手就是他。

在本案中,受重伤的张宝义像是个受害者,但实际上违法的事情他没少干。青少年时期,他就因为偷窃被劳教过两次,后来也参与打架斗殴,只不过他哥哥打打杀杀更能出风头,所以相对而言他比哥哥「内敛」多了。

加载中...


张宝义

张宝林死后,我国的第三次严打也接近了尾声,以前在黑道上有头有脸的人基本都伏法了,这就给张宝义留下了发展空间。他利用哥哥的名声网罗了一批社会闲散人员,以暴力强占托运线路,私建停车场,并收取高额费用。在几年间,张宝义的团伙先后致十人死亡。

张宝义把手下人分成了不同等级,进行公司化管理,按照不同等级发放「工资」,给那些做出特殊贡献的,也就是被警方逮捕或在斗殴中受伤的成员给予奖励或补偿。

所以说,张宝义在组织犯罪的手段上可比张宝林高多了。

但邪不压正,犯罪终究逃脱不了法律的制裁。张宝义团伙因为对社会造成了极大的危害,2006 年,石家庄警方出动了 400 多警力,将张宝义团伙的成员全部缉拿归案。

此案被称为新中国成立以来河北省最大的一起涉黑案件。2009 年,该团伙中包括张宝义在内的 10 人被判处死刑,4 人被判处死缓。

兄弟俩相隔几年先后被枪决,实属少见。就像我们在前面讲述马老墩时提到的,当年的那些混混要么横死街头,要么进了大狱,除非金盆洗手,否则不管你是多牛的老大,最后都会落得一个凄惨的下场。

【本文节选自《悍匪暴行录:细数罪恶的动机和末路》,孙达雱,有删减;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来源地址://www.163.com/dy/article/GF1FIJFR05524IDE.html

标签: 刘华强  张宝林  征服  石家庄  孙红雷  赵本山  
免责声明:本文源于互联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者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转载稿涉及版权问题,请立即联系管理员,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保证您的权利,对于使用本站信息和服务所引起的后果,本网站不作任何承诺。

    精彩文章

    热门推荐

    相似图片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