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图看世界 > 明星八卦 > 夏天的呼伦贝尔 才是中国最美的地方

夏天的呼伦贝尔 才是中国最美的地方

天是长生天,地是大草原

天似穹庐,笼盖地野

站在苍苍茫茫的大草原上

你方知天离你有多近

——徒步中国 • 呼伦贝尔


你对内蒙古的大草原有过多少了解?

在我的想象中内蒙古应该都是草原,但是内蒙古地域太广阔了,草原分布在乌兰察布、呼伦贝尔、科尔沁、锡林郭勒。

后来了解到呼伦贝尔的草原在内蒙所有草原中声名最为显赫,位于内蒙东北部大兴安岭以西疏林草原、草甸草原和典型草原在此均有分布,这里也是内蒙古草原中,降水最为丰沛的地区。

相信很多人也都有一个草原梦,没有那个人会排斥一望无际的大草原。



关于夏天的呼伦贝尔

关于夏天呼伦贝尔的印象,应该绿油油的大草原,这也是呼伦贝尔一年旅游的热门时刻。每个人对一种色彩都会有审美疲劳的时刻,就像我去柴达木盆地,戈壁的黄色让我有点视觉饱和了。呼伦贝尔的大草原也会如此,一天天下来你会对绿色开始怀疑了。

不过大草原可并不会就是一种单一的场景,还有牛羊马,大兴安岭的驯鹿也会让你觉得新奇,弯弯曲曲的河流,还有璀璨的星河,让我们对呼伦贝尔大草原有了新的一种理解。


天苍苍 野茫茫

风吹草低见牛羊

6 月的呼伦贝尔草原,海拉尔莫日格勒河草原的外围还是有一些黄绿色,广阔显得有一些寂寥无声,路过的小羊给草原增添了些许色彩。


对南方人和不生活在草原的孩子,大家可能都不常见到羊群,就算我一年会去很多次各个地方的草原,也会不由自主地举起相机。


莫日格勒河,周边的草原还是不够绿,总会给你一种美中不足的感觉,它此刻就像一幅画卷,好想用绿色的颜料把它们全部填满。


深入草原,美丽的画卷开始渐渐完美起来,“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的感受由然升起。见过国内很多草原,但是呼伦贝尔这种无边无际的草原还真是让我感受到了它的魅力。羊群就那么悠闲的在草原上散步,穿越途中经过一处又一处不同牧民家的羊群。


当然,作为呼伦贝尔四大神兽之一的牛,可不会缺席。“马、羊、牛、驯鹿”被我并称为四大神兽(个人杜撰)。乌云压顶,但是依旧淡定的牛群。发现不管是奶牛,还是高原遇到的牦牛都是如此的镇定自若,都是高冷的动物啊。


乌云压顶,但是依旧淡定的牛群。发现不管是奶牛,还是高原遇到的牦牛都是如此的镇定自若,都是高冷的动物啊。


▲ 在草原上 ,马永远都是主角。看到马儿我们就比较开心,赶紧跑过去拍摄。



这一片山坡马、牛、羊都聚集在一起,一路上看到过骑马的牧民,这家的牧民则骑着摩托车在控制它们的移动方向,是不是已经升级为现代化的管理。


我们刚刚穿越完草原就迎来了一场冰雹,这是当地一年来第一次遇到的,我们算是也见证了一下 6 月草原上的冰雹雨,冰雹融化的雨水,在草原上随处可见,还好我们已经穿越出来了,不然雨后的草原很容易陷车。对于当地人来说,下雨多了,代表这一年雨水充沛,草原得到了滋养,我们刚刚经过的还显得黄绿色的草原,马上就会变成绿油油的一片。


▲ 额尔古纳亚洲湿地公园的日落,莫日格勒河也延伸到了这里。


草原的璀璨银河,利哥是和我一直交流星空摄影,才相识的。一直以来我都想去草原上拍星,这次基本就没有做攻略,都是他自驾带我们躺玩了。


第一天到达额尔古纳,其实当天的云层还是很厚,为了满足利哥拍星的想法,我们驱车往城外的草原跑,结果越往外跑云层反而越来越少。


草原上的田园牧歌

为了拍摄银河我们尽量避开城市,找了两个山谷里面的庄园。发现在草原上居然能找到这种世外桃源一样的地方。这个地方叫“爱情谷”,除了晓娴和晓辉情侣组合,其余单身狗居多,感觉来错了地方,我们默默地走远一些,狗粮还是少吃点为妙。


不过这里确实很漂亮,比较适合观赏日出日落,晚上房间窗帘拉开,落地玻璃外面就是星空。当然,我们运气不佳,晚上天空就开始起云了。窗帘拉开了多次,看了个寂寞。


本来以为傍晚会有晚霞,云层越来越厚,火烧云更加没有戏,云层都没有烧起来。爱情谷里面有一辆巴士,色彩很鲜艳,孤零零的停在草原边的一侧,呆呆说有电影《荒野生存》里面的感觉,被他这么一说还真产生了点共鸣。


《荒野生存》是由西恩·潘执导,影片改编自乔恩·克拉考尔于 1998 年出版的同名畅销小说,取材于发生在 1992 年的真实事件,讲述了一个理想主义和超验主义者克里斯多夫·强森·麦坎得勒斯因厌恶社会而在茫茫的荒野中流浪,后获得智慧的故事。


为了弥补错失爱情谷的银河,我们去到下一个庄园,位于卡鲁奔山的一家牧场。一条非铺装的土路,一直延伸到山谷里面,四周也都是一片草原。


这家牧场其实我到现在也不知道叫什么名字,但是大家都很喜欢这里的环境,周边安安静静地,牧场草原上的牛群在散步,牧场外面是一条小河,我们居住的屋子后面就是一片白桦林,偶尔能看到牧场主人骑着马儿在追赶牛群。



牧场只在 7-8 月开放, 6 月份的时候牧场的主人还没有对外开放,利哥找到了牧场的主人沟通了,让我们在这里住宿一晚,属于今年的第一批入住的客人。



卡鲁奔山的这家田园式的牧场太漂亮了,主人养了一批奶牛,就在我们居住的院子附近,傍晚橙色的晚霞下,牧场显得很宁静。

卡鲁奔山附近很多这样的山岗,这个季节漫山遍野都是野山杏。我们跑上去采摘了一些,利哥告诉说小时候他会去采这种野山杏用冰糖熬软了当零食吃。这里野外不同的季节,比如山里、草原还有森林可以采摘到野生蓝莓、红豆、臭李子、山丁子、野生蘑菇等。


我们采摘了一些,利哥说给我们体验一下味道,野山杏本身其实是很酸的,熬软以后加冰糖就是可以吃着开胃一些,大家不要轻易尝试,可能口感不佳哦。

选择卡鲁奔山的牧场,也是因为这里环境比较不错。晚上没有什么光污染,比较适合拍摄星空。



真的让我们第一次体验到了 6 月的草原还是这么寒冷。拍到凌晨,已经很多人顶不住回去休息了,最后就剩下我和呆呆、利哥。感觉冲锋衣都有点顶不住,大家鼻涕都跟冻出来了,最后居然冻感冒了。


最后的驯鹿部落

驯鹿是极为耐寒的一种动物,而且忍耐能力特别强,它们的长角分枝繁复有的可以达到 30 叉,蹄子宽大,悬蹄发达,尾巴极短,驯鹿的身体上覆盖着轻盈但极为抗寒冷的毛皮,它们主要分布于北半球的环北极地区。


在我国驯鹿只见于大兴安岭东北部林区, 中国鄂温克族使用驯鹿作为交通工具,驯鹿的耐力非常惊人,就是每年一次长达数百公里的大迁移,春天一到,它们便离开自己越冬的亚北极地区的森林和草原,沿着几百年不变的路线往北进发。


我们发现驯鹿的食物居然是苔藓,和大家心里想象的可不一样。苔藓植物由于含有较高浓度的不饱和脂肪酸尤其是花生四烯酸可以提高动物的御寒能力,因此驯鹿和其他许多生活在寒冷地区的食草动物以及鸟类将苔藓作为主要的食物来源。


虽然说驯鹿是很温和的动物,但是有女生比较害怕。一开始驯鹿看到小姐姐拿着食物,会比较热情的跑过来,美琪一看几只驯鹿把她围了起来,立即就慌了,前面还很镇定的模样,一下子表情就崩盘了。


就历史而言,鹿类与人类的关系是非常密切的,大约在 200 多万年以前,地质上称之为更新世后期,分布在欧亚大陆上的驯鹿曾是人类主要的食物之一。那时的人类主要依靠捕食驯鹿吸取营养,维持了大约有几千年。所以,人类的祖先总是把鹿视为圣洁,赋予了许多美丽的神话和传说。西方也是如此,他们让鹿给圣诞老人拉车,给孩子们送礼物。


真正意义上的驯鹿为北欧拉普兰人和中国北方鄂温克人驯养的驯鹿,但在中国已经不会有野生的驯鹿了,在北方广阔的森林中,再也不会响起鄂温克人召唤驯鹿时敲响桦皮桶的声音了。我们现在见到的也都是变成景点的驯鹿园,在这里只能看到少部分驯鹿,大部分驯鹿都被鄂温克人放养到森林里面了。



祖国边陲 边防卡线


边境的蒙兀室韦 ,隔着额尔古纳河的对面就是俄罗斯。这是一座极有特色而历史久远的的小村落,因为这里现保存有大小城遗址 10 余座,是蒙古民族的发源地,有较深的蒙古族寻根、祭拜、观光、考察等历史文化内涵和底蕴。


俄罗斯的奥洛契村庄,站在观景台就能直接看到。同时蒙兀室韦 ,也是我国重要的俄罗斯族、华俄后裔聚居区,有汉族、 蒙古 族、达斡尔族、土家族、鄂温克族、赫哲族等十多个民族构成,具有独特的中、俄、蒙等多民族交融文化。所以,漫步于此,便会觉着身处异国,又能感受多国、多民族的文化魅力。


额尔古纳 、河边就是一个草场,还有很多马儿,应该是供游客乘坐的,沿着草场修建了很长的栈道和观景台。



我国北部边陲的额尔古纳河边有一个屯子,因当地人称河为江,故得名 、临江屯。村子只有 80 多户人家,多数是俄罗斯族,整排的木刻楞房屋,保留着浓郁的俄罗斯风土民情。山下古村,古朴美丽、安静祥和,在这能避开庸俗尘世的干扰,独享宁静祥和的自然之光。


傍晚在小山上拍日落,或欣赏河边的牧归景象,还是十分的惬意。此地在大兴安岭地区地处祖国最北边陲的我国最重要的原始林区之一的森林深处,我们从室韦经过太平村后到达这里休整一晚。


由于临江屯不大,这里居住的人不多,光污染自然而来比较少,晚上在旁边的草坡上就可以拍摄到绚丽的银河。因为靠近河边,晚上的湿气比较大,草地上都是露水。


从临江开始到达黑山头,我们自驾的这条公路叫做“边防卡线”,是一条风光绝美的公路。沿着边境线走,公路两边都是草原,还有额尔古纳河相伴,河的另外一面就是俄罗斯。


为什么叫边防“卡线”,因为沿途的的村镇都是叫七卡、八卡之类。



额尔古纳河的对面就是俄罗斯,这个季节的山坡上都开满了各种各样的小花,伴着青青的绿草随风飘扬。



一条笔直的公路,今年 6 月卡线属于淡季,加上疫情原因,卡线的车特别之少,看到很久都不过一辆车,公路的两头视野都很开阔,小伙伴在远处的路边预警有没有车辆通过,大家就开始拍起公路照片了,相机都变成大家的道具了。(不过公路上拍摄一定要注意安全哦,往常 7-8 月份的卡线是旅游热门线路,不太建议在公路上拍摄)


路上还遇到很多养殖蜜蜂的地方,草原上开满了鲜花,正好是养蜜蜂的好时节,应该这里的蜂蜜很美味。


伦贝尔草原上的满洲里,距苏联赤塔州贝加尔城只有 9 公里。19 世纪中叶,它便是呼伦贝尔草原和今蒙古人民共和国部分地区的物资集散地。

清光绪二十四年( 1898 年),帝俄在中国领土上霸修东清铁路(今滨洲线是其中一部分),建立满洲里站,并大肆移民,使满洲里成为帝俄掠夺中国资源和移民入侵的咽喉。清宣统元年( 1909 年)设胪滨府和满洲里关。日本侵略军占领后, 1942 年设满洲里市和扎赉诺尔市。1949 年,满洲里与扎赉诺尔两市合并为满洲里市,另设扎赉诺尔矿区。


陈巴尔虎旗 粉色的天际


来大草原必须得和“四大神兽”亲密互动一下。虽然,我们每次的互动都以很尴尬的形式在进行,但是好歹我们也算体验过了。


牧场的老板把奶牛牵了过来,但是这头奶牛不是很配合,自顾着啃着青草。本来大家想体验一下和牧场老板一起挤奶,看到这种场景还是放弃了。



▲ 美琪不太能驾驭她的马儿,一会儿左一会儿右,方向感没有搞懂。

我们的骑马体验四个字总结“茶话会”,边遛马边聊天,都没有骑马的经验,聊着聊着,谁的马又走偏了,后面大家都熟悉了,敢于奔跑了,常常跑一小段就要停止下来,事实证明,玩什么都得练啊!


对于我们这类草原初级玩家和“四大神兽”亲密接触,只能说体验了个寂寞。驯鹿把美琪吓得跑得比兔子还快;给小羊羔喂奶还算没有把她们吓到;想体验一把给奶牛挤奶,发现奶牛好像只对眼前的绿草比较感兴趣;骑马变成了我们的马上聊天大会。


傍晚,正好大家都在吃烤全羊。突然我和呆呆发现外面的天空开始变色,一直很期待遇到一场火烧云。我们立即烤全羊都不吃了,跑回去拿无人机和相机以及脚架。


傍晚的晚霞,特别的漂亮,粉色的晚霞给这片草原增添了一抹奇异的色彩。


草原上的婚礼

前往阿尔山,在陈巴尔虎旗的草原上我们遇到了一场草原上的婚礼。远处我就看到很热闹,赶紧要东东停下车,发现是婚礼,太开心了,超爱拍摄人文的我必须去凑个热闹。


▲ 婚礼上的七大姑八大姨,婚礼的中坚的组成,永远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传统的草原婚礼是要经过敬奶茶、抢哈达、祝颂词、四嫂拦门、搭弓射箭、赠荷包、跪拜篝火等一系列风俗情节,最终,婚礼礼成。



这个婚礼过程还保持着很多传统的仪式,虽然我们不知道现在仪式会不会随着年代而改变,但还是能看到草原上的很多风俗文化。


婚礼的家人们还喊我们一起参加他们的活动,太热情了。但是我们要赶路,只能短暂的体验一下婚礼的乐趣。


阿尔山的林海 乌苏浪子湖的晨

到了呼伦贝尔,还有一个地方想去的就是兴安盟的阿尔山,阿尔山的美景是特别早就耳闻的。我们决定顺道去看看。




这里地处大兴安岭林区腹地,是呼伦贝尔草原、锡林郭勒草原、科尔沁草原和蒙古草原四大草原交汇处。森林覆盖率超过 64 %,绿色植被率达 95 %。这里地处寒温带,年均气温 -3.2 ℃,年降雨量 460 毫米。空气中负氧离子含量非常高,外国游客赞誉“空气都可以罐装出口”,是非常理想的避暑、休闲、度假、疗养的地方。


可能 6 月份不是阿尔山最佳旅行的时候,每年的秋天和冬天是这里最美丽的季节。夏天的这里反而呈现出来一片绿色的海洋,森林、公路、草原放眼都是一种色彩,也会给人眼前一亮。



▲ 马儿在草原上自由自在的玩耍,草原上面长满了蒲公英和绿色的小花。


惊奇的发现这片草原上还有一只骆驼,应该是附近村庄放养在这片草原上的,只不过草原和骆驼的奇异搭配,让旁边的一群马儿如临大敌,不停地围着它转、骆驼好像成了这里的王者,抬头望向马群,马儿就飞奔的被惊走了。


阿尔山的乌苏浪子湖,我被这个名字所吸引,呆呆说这里的日出和晨雾很漂亮,我们就决定了早上来这里拍摄。



6 月份内蒙古的日出在凌晨 4 点左右,简直是让人爆肝的时间,我们需要凌晨 3 点多起来,在开车到湖边找好机位拍摄。发现美琪居然爬起来和我们一起去拍摄日出(这是以前都没有过的,她说日出永远和她无缘,在梦乡里面遇见吧)
连续的几天我们都跑过来蹲点日出,虽然没有遇到晨雾,但是见识了很漂亮的朝霞,那一刻觉得辛苦是值得的。


早晨的阿尔山在金色的阳光中显得格外灿烂,远处的牧场和河流,有点世外桃源的感觉。


阿尔山地质构造、地质历史演变复杂,特别是第三纪至第四纪期间,随着地层断裂活动的加剧,地区出现过强烈的火山活动,从而造就了该地区独特的地质遗迹景观。


号称“ 中国 第三大天池”的 阿尔山 天池,就在森林公园里面的天池岭上。海拔 1332.3 米,有 484 级台阶。如果从天空俯视天池,天池像一滴水滴。


像阿尔山天池这样的高位火山口湖,在阿尔山地区有十几处。据查,这些火山口湖是迄今在一个地方发现的世界上密集程度最高、数量最多的高位火山口湖。火山口湖是火山口中积水形成的湖。


呼伦贝尔还会再见

有人说过,

一生至少要去 3 次呼伦贝尔,

看过盛夏一望无际的草原,

深秋色彩斑斓的秋色,

还有冬日一片银装素裹的梦幻,

才算圆满。

我只见识了夏日和冬日的呼伦贝尔

是否还不够圆满?

这两个季节就已经让我爱不释手了

何况还少了一个秋天

同时还欠我一场草原的火烧云

所以

呼伦贝尔我将会在不久的将来继续踏足

来源地址://www.163.com/dy/article/GFTCA4E60544U5YK.html

标签: 呼伦贝尔  大草原  呼伦贝尔草原  阿尔山  额尔古纳  
免责声明:本文源于互联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者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转载稿涉及版权问题,请立即联系管理员,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保证您的权利,对于使用本站信息和服务所引起的后果,本网站不作任何承诺。

    精彩文章

    热门推荐

    相似图片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