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图看世界 > 明星八卦 > 吴亦凡事件:那些“死忠粉”的脑子,为何会被“娱乐崇拜”搞坏?

吴亦凡事件:那些“死忠粉”的脑子,为何会被“娱乐崇拜”搞坏?

曾经的顶流偶像吴亦凡

伴随着全平台(社交媒体平台)就“查吴此人”的落实,以及“三家协会”(影协、音协、视协)的发声,“吴亦凡事件”正式进入“后抄检”时期。要知道现在竟然还有“死忠粉”直言“相信吴亦凡是清白的”,并且类似的言论势头还很生猛。

对此有必要强调的是,“吴亦凡被刑拘”前,粉丝不愿意相信自己的偶像犯案,这确实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在“吴亦凡被刑拘”的通报发出后,粉丝依然不愿意相信自己的偶像犯案,只能说“死忠粉”的脑子已被“娱乐崇拜”搞坏。

我们都很清楚,偶像是当今娱乐文化的一部分,社会需要娱乐来分散个体的无意义等痛苦事实的注意力,说到底就是偶像在填补空虚,进而造就娱乐崇拜的幻象,同时也导致浅薄、浮华的商品文化的盛行。从根本上讲,娱乐崇拜是在掩饰文化的浮躁。

当然偶像文化也是一种人造的令人痴迷的文化,因为它所产生的激情源于舞台式的真实,而不是真正的认同感和归属感。因为偶像和粉丝“面对面”互动的场合实在太少,就以舞台、屏幕、音频节目和印刷文化来讲,每一种都以偶像与受众之间的距离为先决条件。

在这个意义上,偶像文化本就是一种“势不可当”的表面关系文化。普遍来讲,偶像通常会发展如戈夫曼所说的“介入盾牌”,把真实的自我隐藏在公众面孔后面,当他(她)们参加以偶像名义举办的公众活动时,这些盾牌就会被举起,这使得偶像和粉丝只能发生零散的“间距性互动”。

就此而言,粉丝也只能看到偶像完美的那面,至于偶像卸下公众面孔后的样子,他(她)们很可能永远不会知道(只要偶像的人设不崩塌)。只是回到真实的生活中,怎可能存在没有缺点的人呢?而这也正是畸形粉丝文化中最需要被戳破的关键问题。

然而“到底是谁造就偶像”这一问题,迄今没有明确的答案,笼统的讲偶像是社会文化的产物,他(她)们对公众的影响是深刻而迅速的。事实上偶像无不受到所谓“吸引链”的微妙调节作用,没有一个偶像不是在文化中介的帮助下成名的。

在这个问题上,当下的舆论共识是很明确的。过去的娱乐偶像,就算也存在文化中介的帮助和塑造,但是总还是要拿作品说话的,而现在的娱乐偶像,在很多时候,哪怕没有很好的作品,只要“长得好看”,有话题推动,好像就可以赢得流量。

总体上来讲,偶像的塑造很快,当然这也导致偶像的更迭更快,因为对于“长得好看”的消费,受众总是很快就会失去兴趣。当然最为根本性的原因在于,文化中介要持续变现,所以人设产品就会不停的更迭,在这个意义上,“吴亦凡”所承载的公众面孔是绝对价值,而对于承载“吴亦凡”人设的具体肉身,就会陷入真空状态。

另外年轻人热衷追随娱乐,并将娱乐偶像较为积极的一面奉为生活圭臬,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可以理解的。但要是将“积极追随”异化为“娱乐崇拜”,也就是那种不分是非的“死忠”,这就该值得警惕。

因为在不良粉丝文化图景中,有很多人被蛊惑成废人,也就是以荒废学业、事业为代价去追逐自己的偶像,直到自己的生活彻底陷入困境,才猛然发现偶像只是幻象,毕竟真要是自己活不下去,偶像才不会伤心。

当然这还不算最惨烈的事,那些因崇拜偶像而被侵犯的粉丝,可能更为让人感到可怜。因为在粉丝和偶像之间,如果没有基本的公序良俗进行约束,那么偶像光环很容易成为偶像侵扰粉丝的核心推动力。

与此同时,在看待“死忠粉”的问题上,即便要给予严厉的批评,也还是不要陷入“人身攻击”,认为“死忠粉”就彻底没救。毕竟就“死忠粉”而言,他(她)们中大多人都是未经世事的年轻人,这种时候无论是社会舆论,还是周遭亲友,都要在矫正认知的同时,给予足够的宽容。

只有如此,被误导的“死忠粉”才能有机会重新走向健康的精神生活轨道,让自己所追随的,所热爱的,所相信的使自己变得更好。当然更为重要的是,也让“死忠粉”清楚地知道,在表面关系文化下,粉丝和偶像最根本的关系还是由经济利益决定的,并且这种关系使偶像和粉丝双方都深陷其中。

偶像方面,巨大的声望和关注会带来显著的“广告效应”,从而实现“名利变现”;粉丝方面,高频的消费和关注会带来自我的“空虚膨胀”,从而走向“死忠心态”。可实际上,无论是偶像,还是粉丝,都只不过是文化中介预设的角色而已,真要是太过当回事,就意味着“自我的失控”,而“吴亦凡事件”恰好诠释到这方面的问题。

来源地址://www.sohu.com/a/481042276_569394

    免责声明:本文源于互联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者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转载稿涉及版权问题,请立即联系管理员,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保证您的权利,对于使用本站信息和服务所引起的后果,本网站不作任何承诺。

    精彩文章

    热门推荐

    相似图片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