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图看世界 > 明星八卦 > 《怒火·重案》票房破5亿,动作电影还能更高光!

《怒火·重案》票房破5亿,动作电影还能更高光!


1905电影网专稿 《怒火·重案》的上映,给7月的影市做了最好的收尾,同时也为8月做了不错的开端。截至目前,票房突破5亿大关。与此同时,电影自上映以来,连续蝉联单日票房日冠,相关平台更是预测影片最终票房有望超过10亿。

市场对《怒火·重案》前期一直赋予众望,毕竟近年中国香港制作的警匪动作电影多是票房的保障,尤其是经过去年《除暴》和《拆弹专家2》之后,似乎让大家也越发明白,这些票房成绩并非只是因为“古天乐”,更多是香港电影独有的魅力。


动作打戏和人物之间的侠义情感,是香港动作电影迷人的元素之一。而这些内容正是《怒火·重案》中令人亮眼的一面。早在两年前,作为影片的武术指导,甄子丹就曾放话,《怒火》非常厉害,“基本是时装动作片生涯最佳的那种。”

“最佳”,是甄子丹的自定义,也是一部分观众的评价。


即便如此,有心的观众还是能看得出,虽然《怒火·重案》中,甄子丹领衔的甄家班交出了一场场亮眼的打戏,但他确实已经不再像鼎盛时期那般能打了。

每每此时,总有人会出来唱衰华语动作电影。虽然目前以中国香港领头的武术班底依旧引领动作电影行业,但我们不得不承认,大银幕上的那张名片,如今有断代的可能。而动作电影的下一场破局该在哪里呢?

《怒火·重案》的“甄”功夫

《怒火·重案》中,我们看到陈木胜导演保持了动作场面构建上的优点,同时完美结合甄子丹的动作设计风格,尤其是最后一场在教堂打斗的戏,拳拳到肉,让观众频频喊出“高能”。

电影中不少动作戏,几乎可以看做是陈木胜自我的革新——既有《宝贝计划》的升级,也有对《新警察故事》的延续。


电影中经典的香港街头追车戏码,一个开车,一个骑摩托,两人相互撞击,猫捉老鼠的简单粗暴。但最后重点落在了甄子丹的营救上。

在车辆失控后一个镜头,直接对准了短时间内要营救过马路的小孩。即便观众知道不会出意外,依旧会提起神经,看到车辆撞击的最后一刻,甄子丹从夹缝中救起小孩。整个过程一气呵成,在挑战身体极限的同时,又呈现出技巧性动作,极具感官冲击力。


整场戏颇有陈木胜对《宝贝计划》几场“护娃”打戏的升级。成龙在电影首映礼上所说,他和陈木胜此前一直在准备继续开发《宝贝计划2》、新《新警察故事》等动作电影。

谈及这部电影的“打”,不得不提以甄子丹领衔的甄家班的动作指导团队。熟悉甄子丹的影迷可以在电影中看到,他几乎是用这部作品,在和自己过往的经典进行挑战。


尤其是电影最后教堂的高潮戏,在他心中,就是对标了《杀破狼》中,他和吴京的长镜头打戏。有了这种期许之后,甄子丹便告诉谢霆锋,“你用刀,我用棍子”,甚至复刻了当初他和吴京在电影里的武器。

为了这场戏,谢霆锋特意去强化了用右手使蝴蝶刀,“蝴蝶刀很细腻,它在你挥刀的同时,手指还得转动,整个难度比以前使用的刀更上一层。”不仅如此,面对甄子丹的高要求,他对自己也有了更强的考验,“我希望每一拳、每一刀打出来的时候,它都是跟我人物的人性,甚至是这个戏是有关联的。”


不只是有动作,还要有戏。

这个要求不止在谢霆锋身上,甄子丹和另一位动作指导谷恒健治亦是如此认为。因此,在《怒火·重案》的教堂戏中,我们能看见最终在剪辑的帮助下,用镜头切换去增强了人物即时力量。既保持传统香港动作片的生猛,也向观众呈现了超高的动作技巧。


不仅如此,我们依稀能在《怒火·重案》中看到甄子丹在《导火线》中的生猛。

甄子丹坦言,“《杀破狼》《导火线》我在电影里体现MMA混合格斗,当时没有人做过,而且整部片的节奏和关注力都是分布在动作上的,好像在拍一部格斗教材、动作教材。”但《怒火·重案》则不止于此,是一个更完整的东西。


一直以来,甄子丹的动作风格追求“快、狠、准”,在不卖弄血腥暴力的同时,突出力量的美感。整场戏下来,干净利落,能在镜头中看到动作本身的速度,从观感上更接近实战。

动作电影下一局在哪里?

对于华语动作电影的兴起,它们背后的武术指导自然是功不可没的。

放眼整个世界影史上,武术指导或者动作设计这个概念,本身就是中国影人提出的,甚至也因此诞生了不少的武术班底。最有名的就是成龙的成家班、洪金宝的洪家班、袁和平的袁家班等。正是因为有他们的努力,才维持了如今华语动作电影的制作水准。


同时期的好莱坞动作电影,他们的打斗更多追求一种纯粹的暴力,而相比之下,以功夫片为代表的中国动作电影中,兼具了美感。其实我们能看到,以成龙、洪金宝为代表的一批动作明星,自幼除了学习中国武术之外,还接受过京剧科班的表演训练,这种学习为他们奠定了表演基础。


电影大师胡金铨曾在表述自己的动作电影风格时,也坦言,“我电影的动作场面并非来自功夫或者格斗,也不是来自柔道,全是来自京剧的武打,其实就是舞蹈。”

唐季礼在接受采访的时候也坦言,他在《急先锋》中选择杨洋,更大一方面就是看重了他曾有的舞蹈基础,甚至将其对比杨紫琼,“我能教出同样是舞蹈出身的杨紫琼,只要杨洋愿意给时间训练,一切都会变成可能。”


杨洋确实在《急先锋》中贡献了亮眼的动作场面,但在此之后,“动作演员”显而易见暂时不会成为他关键的标签。而唐季礼言外之意,更多还是在苦恼,下一个动作明星在哪里?

动作明星直接影响着动作电影的可能性。钱家班的负责人钱嘉乐也曾说,“一名出色的动作演员可以具备个人风格,一部好的动作电影一定要有一个动作演员在里面。”

谢霆锋也在我们的采访中坦言,自己可能是当下最年轻的动作演员之一。“如果香港影坛要重新辉煌一次,就要埋头苦干去训练一群有演技,有作品,有实力,可能有点动作的新演员。”而香港电影的辉煌,很多一面来自动作电影。


动作电影在中国市场一直都是香饽饽,时至今日,中国票房榜单上,排名第一的仍是动作电影《战狼2》。

成龙也曾坦言,在他的心目中,吴京早就是华语动作明星的接班人。但不可忽略的是,吴京如今同样已经接近不惑之年,放眼更广阔的电影市场,似乎需要更年轻的血液加入。


随着电影技术的升级进步,各种特效辅助电影。即便如此,不管是《怒火·重案》,或是成龙电影,最迷人的地方,仍是演员真实的动作。成龙在《英伦对决》的采访时也坦言,未来的动作片搭配CG会更好看,但也是应该以真实的功夫打底。


钱嘉乐点出了当下的问题,“我们的视线转移到了很多技术上的问题、拍摄上的技巧,忽略了动作演员的重要性。”可见,对于动作电影而言,不管技术如何提高,还是故事能否有所创新,动作本身的魅力依旧处于前置状态,而展示动作的“演员”更是重中之重。

在期待现有的演员能成为“下一个成龙”、“下一个甄子丹”的同时,我们不如把更多机会让位给那些一直在幕后的动作指导,乃至武行人员。成龙的出现,亦是从武行一步步走来。

脱离市场的热闹,远离流量的浮躁,那些动作演员更需要有“练习生”的心态,持之以恒,制作新的可能。


当然,有了演员之后,对于作品本身的要求同样不可忽略。

电影人所保持旺盛的创作力,正是在为“动作人”提供高光的舞台。谢霆锋在我们的采访中也坦言,陈木胜导演生前有过不少的项目计划,可惜他无法再继续。而好友冯德伦在拍戏间隙,去影院支持了《怒火·重案》,末了给他发来信息,希望有机会能把陈导的想法执行下去。

或许,对于未来的动作电影,我们也有了更多的期待,也能看到有了更好的传承,故事也会一直未完待续……

来源地址://www.163.com/dy/article/GH1GKHB7051791LB.html

    标签: 怒火·重案  动作片  甄子丹  成龙  洪金宝  陈木胜  
    免责声明:本文源于互联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者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转载稿涉及版权问题,请立即联系管理员,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保证您的权利,对于使用本站信息和服务所引起的后果,本网站不作任何承诺。

    精彩文章

    热门推荐

    相似图片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