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图看世界 > 明星八卦 > 《扬名立万》,黑白之间皆是留白

《扬名立万》,黑白之间皆是留白


明明所有的线索都铺在了观众眼前,却又“明目张胆”地不断颠覆认知,像极了用障眼法大变活人的魔术师。

作者:梁湘

编辑:蓝二

版式:王威


《扬名立万》的叙事外壳像极了时下火热的本格派剧本杀。

本格派推理,通常尽可能地让读者和侦探站在一个平面上,拥有相同数量线索,挑战读者是否能与侦探一样解开谜题,是注重公平与理性逻辑、强调参与感的推理派系。推理中的“推”字,是一个脑力拉锯的动词,文字作品(侦探小说/剧本杀)可以让读者通过文字信息构建自我想象,形成通往真相的方向标。在留白中挖掘新出的信息,这是文字独有的魅力。

但文字可以完成留白,影视作品如何留下蛛丝马迹?电影的画面都是公开袒露的,更直白,更具象,很难藏匿信息。影视场景中,观众无法做到如同阅读时那般自我畅想,既定的画面在本格悬疑层面中,成了桎梏。

从这个角度说,《扬名立万》很是精妙地完成了信息的留白——明明所有的线索都铺在了观众眼前,却又“明目张胆”地不断颠覆认知,像极了用障眼法大变活人的魔术师。正是这一剧作上的妙笔,让《扬名立万》在初期平淡的上映后,口碑猛涨,连续五日夺下票房单日冠军,实时票房已经近1.5亿元。

这场留白,不简单。

人设留白:多重包裹下的人性描写

《扬名立万》整个观影,是片中角色们的人设不断被补全的过程。

“这个电影要是成了,咱们就扬名立万了。”导演、制片人、名伶、男星、武生、编剧,一帮彼时一度风光的电影人们,被邀请到一栋别墅拍摄一桩命案。制片人财大气粗、编剧耿直较真、导演见钱话事、女演员不过花瓶……大家性格不一,彼此争锋相对,目的都是要扬名立万,这是角色们的第一层身份外衣。

而当剧本顾问即是凶手本人、会议地即凶宅的信息暴露,气氛陡然紧张,危机之下,第二层身份又被揭开:制片人其实倾家荡产、高票房导演全拍烂片、默片皇帝如今无人问津、武打替身胆小如鼠……身份的转变,成了电影的反转点之一。至此,一切信息都成了直给——制片人陆子野直接用台词“点爆”了所有人。

《扬名立万》的高明之处在于,其后的第三层,甚至第四层第五层人设,用留白的方式,交给了观众去探索。

不同于文字作品,影视作品在塑造人设时,是占优的:哪怕不说话,角色的姿态、手势、神情、目光,统统可以传递出更多的信息。这里的砝码,压在了演员们的演技。于是,仅仅几个眼神,观众察觉到凶手齐乐山(张本煜 饰)所言有虚;几个下意识的动作,感受到了郑导(喻恩泰 饰)笑脸中的私欲、苏梦蝶(邓家佳 饰)花瓶背后的坚毅……

群像电影想均衡地完成所有角色的立面拔高,不太容易。《扬名立万》分配给每个角色的镜头并不一致,但是在有限的空间里,完成了不同角色的人设挖掘。台词层面,苏梦蝶关于女性演员的几句点评,犀利而直戳人心,狂拉好感;看似隔岸观火的关静年(杨皓宇 饰)一句让众人要守住女孩秘密的提醒,在世故的原始层面上追加了温情……《扬名立万》的主创在剧作核心里,举旗反对非黑即白,在人性中放置了层层关口,黑白之间皆是留白,形成了一个独特的逻辑闭环。看到凶手齐乐山最后回忆起自己与一位受害者夜莺的往事时,如果再能联想到开篇他连皮带肉吃橘子看似玩世不恭的场景,便能心生一片叹息。


《扬名立万》虽没有一线大咖和流量明星,有的是如尹正、喻恩泰、陈明昊、余皑磊、邓家佳、杨皓宇、柯达、张本煜这样真正多元的实力派。一定程度说,正是他们的存在,让多重身份包裹的角色成立,成就了小成本、单场景的《扬名立万》。

诚然,电影开篇漫长的圆桌剧本会议,极具实验性——为了凸显人物的第一层外衣,演员们的表现有些用力过猛,表情、举止、腔调如同话剧,节奏略显拖沓,对观众的观感有一定的劝退。虽然在影片后续证明,这近半小时的闹剧少有闲笔,但是在埋线与节奏的把握之间,是否找到一个平衡点,对刘循子墨这位新晋导演来说,仍然是个挑战。


案件留白:真相也许不止一个

当下的剧本杀面临的挑战之一,便是如何处理剧本文字量的取舍:信息精简化,太过直给,读感干瘪,进而少了挖掘信息的乐趣;信息丰富化,无用信息造成了干扰,也拉长了阅读时间导致玩家疲惫。如何在保证读感与留白空间的前提下,给出必要的信息,是对剧本杀创作者的考验。

类比影视层面,时间更是寸秒寸金:主创需要控制节奏,减少尿点,而超时长的镜头更是直接影响到了经费预算。要在本格系剧情上做出留白,比起文字作品,影视作品面临着更大的挑战。

而这恰恰成了《扬名立万》最大的亮点——它通过信息的层层留白,引导观众走向了一个反转的“官方结局”,同时,还藏下了一个隐藏结局。或许,正是这个隐藏结局的存在,引发了本片的二刷热,也进一步提高了观众心中的口碑排名。

在探究这个隐藏结局之前,《扬名立万》结尾的“官方结局”,已经足以引发观众的嗨点:圆桌会议猜测剧本时,一句看似无心的“法国医生碎尸案”,竟是成了整场计谋的重要拼图;舞台旁投票箱子外凌乱的投票券,成了双方逻辑推理的重要线索……回想起电影开篇的种种台词与镜头,原来乏味的对话字字珠玑,看似多余的画面另有玄机。处处留白,草灰蛇线,皆有迹可循。


隐藏结局的基点,仍然是主剧情的核心基点:凶手齐乐山为什么要犯下“三老案”?

核心在“第三个案子”——除去“三老案”与“碎尸案”,还有被一笔带过的“军政部贪污案”。这场案子的始末,仅仅存在于众人的对话中:开篇聊起“三老案”时,众人提过把持财政与运输的三老,贪污了远征军军费;中途编剧李家辉(尹正 饰)与郑导对峙时,被告知正是因为自己揭露了这项贪污案,才导致自己被雪藏;后续凶手回忆时,给出了自己的长官、夜莺之父因为远征军经费不足,战死沙场的信息……这个案子贯穿了全片,却不被重提。它隐去了自身,用一整部电影做了留白,真相令人细思极恐:三老之死到底是被撞破偷情后的冲动,还是蓄意谋杀?凶手最后的故事,是否仍然是个谎言?

案件留白之外,众人的命运,也在留白中难以揣摩。结尾中的一句“两船相撞”的意外,昭示着众人的必死结局,也暗揭着“当局”清理记忆的无情手段,但“我们要赶不上船了”这句台词又给人留下了希望。最后那张无人认领的照片到底意味着什么,一切都不为而知了。

留白的存在,就是让想象力这颗子弹,飞得更远一点。在这个层面,《扬名立万》这部电影,达到了文字才能取得的留白高度。有过之而无不及。


自我留白:从《扬名立万》到扬名立万

《扬名立万》最大的留白,是它自己的片名。

这是以一帮想要扬名立万的人作为开端的电影,扬名立万,是一切成立的动机。但是扬名立万,到底能带来什么,它是否是人最重要的追求之一?这场诘问,最后留白成了片尾,尹正那只伸出又缩回的手。这一刻,再回到扬名立万的议题,答案不言而喻。

电影最后,出现了客串的白客——街角照相馆的小学徒,普通地像极了大银幕前的每一个我们。2013年,网剧《万万没想到》横空出世,那一刻的白客也算是扬名立万,后来也曾一度走过沉寂,这一幕的他,何不是以一个缩影承认了平凡的可贵,用演员自身的现实,完成了电影主题的留白。

好的电影,值得扬名立万。坊间传闻,《扬名立万》制作成本不过5000万,片中的场景与卡司阵容,似乎佐证了猜测的合理性。同时,票房成绩的出炉,让片名实至名归。

《扬名立万》另一个值得讨论的点,是背后的合作方:亭东影业。这是韩寒监制的第一部电影。万合天宜与亭东影业的搭档,新颖的网感中,带着传统电影公司扎实的力量。事实证明,在有限的投入中,他们的组合,确实在冷淡的11月中,抓住了年轻观众真正感兴趣的内容。《扬名立万》的意外爆火,进一步证明:再冷淡的市场,优质内容永远有一席之地。

或许《扬名立万》的出现,留白出了一条正在逐步实现的预言:让所有好的作品,扬名立万。


THE END

来源地址://www.163.com/dy/article/GOV7DS4H05178BCB.html

    标签: 扬名立万  留白  剧本  尹正  电影  
    免责声明:本文源于互联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者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转载稿涉及版权问题,请立即联系管理员,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保证您的权利,对于使用本站信息和服务所引起的后果,本网站不作任何承诺。

    精彩文章

    热门推荐

    相似图片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