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图看世界 > 明星八卦 > 从《延禧攻略》到《当家主母》,于正为什么没能再捧出一个尔晴?

从《延禧攻略》到《当家主母》,于正为什么没能再捧出一个尔晴?

搜狐娱乐专稿(林真心/文)于正新剧《当家主母》,豆瓣仅5.1分。

在一片“滤镜太暗”、“套路”的吐槽声中,唯一可惜的,大概就是这个分数辜负了演员表里的蒋勤勤、杨蓉和惠英红。

总体来说,蒋勤勤、杨蓉、惠英红在剧中饰演的女性,都不是传统的“好人”形象,有点观众现在爱看的“恶女”内味。

但于正的“恶女”,仿佛都是为了刺激观众,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审美疲劳的《当家主母》

立不住的“恶女”

《当家主母》一开始讲的是“两女争一男”的故事。

徐海乔饰演的任家家主任雪堂,有一个青梅竹马的初恋,和一个明媒正娶的童养媳。杨蓉饰演初恋曾宝琴,蒋勤勤饰演正妻沈翠喜,也就是剧名里的当家主母。

第一集开篇就是沈翠喜“捉奸”,和小三曾宝琴当面对线。

气势汹汹的当家主母,上来就是一耳光。这架势,简直把“脾气暴不好惹”写在脸上

而沦落为小三的初恋情人,又是下跪,又是寻死,就差把“我是来加入这个家”这句话说出口了

一个脾气暴,一个懂茶艺,夹在两个女人中间的男主人公懦弱、多情,左右为难。

好在也没有为难多久,他就发生意外,下落不明了。工具人下线,两个女人的争斗才正式拉开序幕。

先是沈翠喜遇到掌权危机,“借”来了曾宝琴的孩子保住自己的当家主母地位。再是失去孩子的曾宝琴立志报仇,对付沈翠喜。

如果蒋勤勤和杨蓉两个“恶女”能就此来个商战,斗智斗勇,说不定也挺有看头的。

但才到第8集,“坏女人联盟”就手拉手一起洗白了。

原来,杨蓉饰演的插足别人婚姻的小三,年轻的时候被父母利用,想让男主替自己家还债。得知自己差点害了深爱的男主之后,她还闹着要自杀,结果被蒋勤勤饰演的女主救了。

深明大义的女主,也在第11集说出了当年拆散男主和初恋的真相。恍然大悟的两人,就这么握手言和,一笑泯恩仇了。什么宅斗、商战,都没了。

连弹幕都知道“男人只会影响女主当家”,洗白了的小三还劝守寡的女主接受新的爱情。这浓浓的狗血味道,不愧是于正出品。

后续的剧情,也回归了“出现危机-化解危机”,“发生情感纠葛-解决情感纠葛”的经典叙事套路。

不管是两女争一男、妻妾矛盾,还是封建大家族里的长幼尊卑、母凭子贵,《当家主母》的故事内容并没有什么新意,不少地方也能看出“借鉴”《红楼梦》的意味。

形式上也不够新,植入传统文化、设计精美服化道、统一莫兰迪色调,都是《延禧攻略》玩剩下的那一套。就连剧里的好几个恶女,都看着非常“眼熟”。

于正的“恶女”

本质还是“圣母”

手撕小三、性格强势,蒋勤勤饰演的妻子沈翠喜,不就是《延禧攻略》里的魏璎珞性格吗?

除此之外,随着剧情发展观众就会慢慢发现,沈翠喜和魏璎珞一样,除了脾气暴,本质还是个圣母。

前期有一系列绿茶发言的曾宝琴,和《玉楼春》里的桃夭几乎一模一样:口头上很爱男主,但在得知男主有难、“这个男人靠不住”的时候,就收拾东西打算跑路了。

而曾宝琴经历的短暂黑化,《延禧攻略》里的纯妃、娴妃、尔晴都经历过。

在《当家主母》里的女性角色身上,能看到魏璎珞、尔晴的影子,但她们都没有魏璎珞或尔晴“红”。

2018年《延禧攻略》播出时,魏璎珞反套路的黑莲花女主人设如同一股清流,让观众倍感新奇。

娴妃在佘诗曼的演技加持下让人又爱又恨,因为饰演的角色在剧中经常摆弄别人的头发,佘诗曼还有了“发型总监”的称号。

纯妃、尔晴就更不用说了,“纯妃请再死一次”、“尔晴在越南领盒饭”,都是当时的热梗。

《延禧攻略》光靠几大恶女制造戏剧冲突,撒狗血,就拿捏住了观众。观众喜爱魏璎珞,是因为她做了大家不敢做的事,属于一种心理代偿,而对尔晴、纯妃、娴妃的讨论和“骂”,为观众提供了情绪宣泄的出口。

这种成功,其实有“误打误撞”的成分在。

于正酷爱群像戏,剧集没有清晰的主线、支线,这些本来都是被观众诟病的地方,但也正因为这样,他每个角色都会铺展开来,黑化有演变过程,有情绪的递进,如果剧本打磨到位,篇幅把控和分配合理,再有演员的演技加持,就能够被观众记住。

而于正的恶女,大概可以划分为这么两类,一类是魏璎珞,黑莲花的狠毒外表下藏着一颗圣母的心;一类是尔晴,由于某些原因黑化后,让人恨到牙痒痒。

自从《延禧攻略》之后,于正仿佛掌握了恶女这个“流量密码”,不断在《玉楼春》《当家主母》里“批量生产”坏女人。于是有了桃夭、沈翠喜、曾宝琴。

但这些“菀菀类卿”,都没能复制前人的成功。主要还是因为人物刻画不够丰满。当批量生产的恶女有了流水线上的雷同感,就无法刺激到观众了。

《延禧攻略》里,魏璎珞是因为从小相伴的姐姐离奇被害,娴妃是因为自己遭遇冷眼、家人被害,尔晴是因为入宫吃了苦,加上嫉妒心作祟。内在、外在原因都有,所以这些女性角色坏得有理有据,令人信服。

而《当家主母》里,沈翠喜是为了顾全大局,曾宝琴是被蒙在鼓里,她们坏得“空穴来风”,坏得“虎头蛇尾”。说是恶女,其实还是流水线生产的圣母,只是还没到洗白的时机。

结语

不止于正出品,国产剧其实也很少出现精彩的恶女形象。

《禁忌女孩》里以暴制暴的娜诺,《白夜行》里不择手段的雪穗,或者《顶楼》里腹黑抓马的千瑞珍,她们的恶,都让人上头。

而国产剧对反派女性角色的塑造,要么是单薄的坏,只为了衬托女主好,要么就是角色扁平立不住,无法让人同情,坏不到人心里去。

像16年前《小鱼儿与花无缺》里坏得层次分明的江玉燕,越来越难得。

创作思路越来越狭隘和套路化,国产剧里的坏女人也被捆绑限制住了。遍地是天真烂漫的傻白甜、玛丽苏、小白兔,挑不出一个记得住、数得上的坏女人。

值得思考的是,如果塑造得好,恶女其实很能反映人性的复杂和女性的真实生存状况,甚至能成为有社会意义的角色符号。

所以,国产剧下一部黑莲花养成指南,能不能安排上?

来源地址://www.sohu.com/a/503758617_114941

    免责声明:本文源于互联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者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转载稿涉及版权问题,请立即联系管理员,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保证您的权利,对于使用本站信息和服务所引起的后果,本网站不作任何承诺。

    精彩文章

    热门推荐

    相似图片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