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图看世界 > 明星八卦 > 疫情下"暂停"的旅游业 听听他们怎么说

疫情下"暂停"的旅游业 听听他们怎么说

编辑 | 于斌

出品 | 潮起网「于见专栏」

2020年突如其来的受疫情使得国内旅游业被迫按下暂停键,旅游行业受到冲击。根据中国文旅部统计数据显示,2010-2019年,国内旅游市场持续平稳增长,2020年中国旅游业遭受严重打击。

受到新冠疫情的影响,2020年中国国内旅游行业总收入为22286亿元,同比下降61.07%,旅客数量仅有28.8亿人次。疫情是短暂的,随着我国人均可支配收入的不断提升以及消费结构的稳定性,我国旅游业的发展空间还很大。

以下是关于他们的真实故事:

疫情下的旅行社

王姨,42岁,福建。

“别人失业是公司通知,我们失业没有人通知,简直如晴天霹雳!”王姨说。

王姨从十年前开始经营着一家旅行社,门店就在小区门口附近。原本正处于小区门口的黄金地段,但因为疫情封闭了几个出口,只留两个用于生活的小门口,所以很少人从她的门店经过。王姨对此并不在意,本来也没什么客人,人多人少无所谓。

王姨是一个性子直的人,她不是本地人,老家在河南。结婚之前从没来过福建,是她老公去河南旅游时认识了王姨,两人在河南谈了一场闪电般的恋爱。到离开河南回到福建时,她的老公问她愿不愿意跟他一起走,于是他们两个火速结婚。

现在两个人的小孩已经上初中了,在家人的帮助下,王姨开了这家旅行社。门面虽然不算起眼,基本上生意还算不错。大部分时间都是王姨一个人工作,没有雇人。因为只有一个人上班,所以收入还挺可观。跟其它旅行社相比有很大的价格优势,生意一直都还行,家里已经买了两套房了。

王姨大部分时间生活在福建,自己的公婆也住在附近,基本上每年的春节都会自驾回河南老家过年。因为今年疫情的原因,王姨不能回家过年,很多旅行社都倒闭了,铺天盖地的信息和电话在除夕夜淹没了她,全部都是要求退单的。


按照之前来说,除了国庆和五一,春节是一年生意中最好的时候。没想到一夜之间所有的旅行团全部被封禁,就像她自己所说的那样:“我们失业是没有人通知的。”

王姨除夕夜那天一直忙到凌晨,她把能退的订单都退了,或者是改期。那时候她还怀着美好的愿望,觉得过完春节就会好了,大不了延期暑假再去。因为寒暑假也是旅游的高峰期,费用和春节差不多,也不容易为价钱烦恼。但现在暑假已经过去了,很多旅游团依旧没有开团,至于出境游更是想都不要想。没有人知道什么时候能去,也没有人敢去。

于是王姨跟着大部分人一样开始了自救——带货,通俗来说就是微商。

因为自己也是开旅行社的,王姨自己也去过很多地方玩。一时间她的朋友圈充斥着泰国榴莲、新疆葡萄等商品,甚至是团购口罩和酒精的。这些信息如同刷屏般的映入自己的眼帘,王姨实在受不了,就把他们的朋友圈都给屏蔽了。时间过了很久,王姨觉得接下去也不是办法,于是加入了他们。

大概过了两个星期,王姨就不再发了。她认为那些东西没有亲自尝过或见过,谁知道这些东西是好是坏。自己又不是没去过泰国,泰国那些榴莲也吃过,味道也就一般。万一卖给别人的物品和图片不符,不就是砸自己的招牌,等旅游业恢复了,自己还怎么做生意?因为自己老公也有工作,疫情期间王姨就在家陪着小孩。

直到国庆节后,旅游业开始慢慢恢复,王姨的朋友圈又热闹了起来。其它旅行社不断在朋友圈做广告,价格低的让人不敢相信。“旅游业刚恢复,有人去就不错啦,这个时候出来旅游的,不是图便宜还能怎么办,总得让顾客占点便宜吧。不过价格依旧很难吸引消费者,比其它旅行社是便宜一些,但很可惜,便宜得很有限。”王姨说。

其实周边的旅游价格一直都不高,因为景区免门票,高速也免费,价格一直压的都很低。一日游没有超过50块的,就算是七日游也没有超过300块。不管价格再低,也很难吸引顾客消费。

类似于一日游这种套餐,最多就赚个五块钱,没办法再多了。如果没有疫情,像往年的出境游和跨省游,王姨最少一次能赚个四五百,但现在出去玩的人少了很多,而且客流量不如之前,价格也更低。


一个月前,王姨发现有一些旅行社开始发起跨省游,比如说去北京或者上海。王姨无动于衷,说:“中国旅游业基本上还没有恢复,基本上都在打擦边球。现在还不能跨省旅游,这些人就搞个当地报团送机票,你要是想去北京,他直接给你联系北京的旅行社报名,他帮你订机票,或者你自己订。”

很多人劝王姨也去搞活动,王姨笑着说:“我才不搞,其实这样弄非常不划算。国内年轻人都喜欢自由行,参团的一般都是年纪比较大的,坐火车都要人陪着,基本上不会自己坐飞机。让他们去参加旅行团,根本没几个人报名,搞不好那边旅行社人都接不满,搞来搞去又要退钱。”

前不久,王姨非常开心,因为听说下个月就能跨省游了,王姨红红火火的开张迎新,准备大干一场。

一切都会过去的

胡豪,27岁,呼伦贝尔。

因为抖音,呼伦贝尔大草原火了,不少人把呼伦贝尔和大草原相联系起来。其实呼伦贝尔是个非常大的城市,面积能占几个省的位置,每个区之间至少上百公里的距离。在这种广阔的地方,几乎没有办法用公共交通的方式旅行,不过在这生活了这样的一群人。

胡豪年纪不大,20多岁的样子,在内蒙古的紫外线下,皮肤被晒得黝黑。胡豪性格很随和、健谈,有一股东北口音,因为呼伦贝尔靠近黑龙江,这里的人多少带点东北口音,也有东北人的豪爽。

开旅游包车不是小胡的第一份工作,而是开出租车,三年前转行做了包车司机。本来想多赚点钱,没想到今年就碰上了疫情。

在疫情刚开始的时候,小胡并没有过多担心,毕竟内蒙和东北一样,冬季长,夏季短。草原七八月份才开始绿,才有游客到来。那时候刚过完元旦,在零下40多度的寒风里,夏天是那么的遥远,总让人感觉疫情已经消失了。等到夏天穿越在草原的公路上,继续人来人往,繁华依旧。

只能说小胡猜中了开头,疫情确实在夏天到来前控制住了,人们也开始慢慢前往呼伦贝尔。但他没有猜中结局,就在旅游旺季准备到来的时候,疫情又突然爆发,导致众多旅游计划被迫暂停。

“从开业到现在整整三个月,我的订单最少被退了60单。最近几年北方的游客还是很多的,南方也有不少游客过来玩,他们没有来过北方,没见过草原,像是沿海地区那边的人基本上都没有见过,现在可好了,全部都来不了。”小胡无奈地说。

很多人认为北方爆发疫情和南方出行没有太大关系,但小胡说:“我们这边没有直达的机场,要去附近的大机场转站,能直飞的城市不多,出行没有大城市方便。再加上疫情,没有几个游客愿意冒风险。”

除了当地的旅游业受到影响,其它方面影响也很大。本来二月份准备搞一场信物传送运动,因为疫情突然就没了,冬天想赚点钱也不容易,一个游客都没有。


小胡特别喜欢给游客看他拍的视频,这些视频都是他在去年夏天拍的。他向游客炫耀着这里的油菜花盛开时有多美,视频里可以看见一个声势浩大的车队,那是去年整个车队一起出发时拍的,他们一起跨过草原,一起去山头看日落。

“快看,这是我的车,开头第一辆就是我的车。”小胡指着这些视频激动的说,带着几分骄傲。如果今年没有疫情,这种壮观的景象可以再看一遍。视频里的车有条不紊的向前方开进,溅起清澈的水花,每一辆车过去的时候,都有游客的欢呼声。

小胡结婚三年还没有孩子,在工作时可能几天都不能和家人见面。他就在车里和妻子聊天,有时候在车里视频,有时候躺坐在草地上和妻子聊天。

不忙的时候小胡基本上都会去父亲的夜市摊上帮忙,或者在家陪伴妻子。讲起夜市摊,小胡非常自豪,在父子俩的经营下,生意也算红红火火。“你别看白天没人,夜晚可是非常热闹的。”小胡说。

作为一名包车司机,小胡对未来充满希望,相信一切都会过去的。

结语

「于见专栏」认为,疫情也催生了人们新的消费方式和生活方式。比如疫情过后,人们外出旅游会更加注重以安全为要素的旅行方式,更加倾向于选择卫生环境和以更安全为要素的旅游产品体验为旅游的首选地。

未来十年,随着旅游经验的丰富,越来越多的国民将对新型的旅游方式产生兴趣,比如游轮、房车、背包旅行、探险旅行等。这类新型的旅游需求也将在未来十年内催生旅游装备制造业持续发展,“双创”必将激发旅游市场新的活力。

来源地址://www.163.com/dy/article/GPPHNQE7051180DR.html

    标签: 旅游业  旅行社  旅行团  出境游  一日游  王姨  
    免责声明:本文源于互联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者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转载稿涉及版权问题,请立即联系管理员,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保证您的权利,对于使用本站信息和服务所引起的后果,本网站不作任何承诺。

    精彩文章

    热门推荐

    相似图片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