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图看世界 > 明星八卦 > 走进岛国女郎的悲惨生活:怀孕也出来“接单”

走进岛国女郎的悲惨生活:怀孕也出来“接单”

2010年7月,大阪闹市区的一间公寓内,闷热的房间里堆积了大量的垃圾和污物,三岁的女孩和一岁的男孩依偎在一起双双离世,而他们的妈妈是一位在夜店卖春的单身母亲......

这一事件在当时引起了极大的轰动,也引起了媒体的关注,于是日本NHK节目组通过采访风俗店,从而走近那些卖春女的真实世界。

她们有的是女学生,有的是单亲妈妈,甚至是孕妇。她们来自不同的地方,经历着不同的人生,但却有着一个共同的目标,那就是赚钱。

节目组通过实地探访风俗店,深入寻找她们“宽衣解带”的原因,下面以节目组的视觉角度,来让世人更多地了解风尘女子的背后辛酸......

1

走近岛国女郎的世界,为还债“牺牲”自我

我们来到了东京郊外的性服务派遣公司,迎接我们的是一位叫三上(化名)的不到三十岁的男老板。

三上大学时学的是经营学,看上去像一位年轻企业家。包括连锁店在内,这家公司一共有二百多名女孩在此工作,年龄大都在二十岁到四十岁之间。

我们向三上询问了店里女孩的特点,三上一口气说出了数条:

· 人际关系破裂(与父母不和、被家暴、被虐待、没有朋友) · 不具备适应社会的知识 · 没有贞操观念,对色情业不抵触(三上补充道:现在的女孩子有贞操观念吗?) · 很多人有抑郁症等精神疾病 · 年纪轻轻就有了孩子 · 稀里糊涂地欠下债 · 对安眠药等处方药有依赖

走近岛国女郎的世界,为还债“牺牲”自我

接着他说道,店里的方针是不允许女孩们长期干下去,要不断地换新人,这样品质才不至于下降。

为此,三上很注重来店时的面试。从一开始他就让对方明确工作目的、工作期限和攒钱目标。

我们第一天采访时就遇到一个十九岁女孩,面试后她直接就上班了。

走近岛国女郎的世界,为还债“牺牲”自我

她属于那种很朴素的类型。据说半年前她以第一名的成绩从函授高中毕业。因为想去护士学校却拿不出学费,而自己又是单亲家庭出身,所以想靠这个赚出学费和一个人的生活费。

三上让她定下二百万日圆的目标,作为升学和独自生活的初期费用,并指导她根据这个目标制订具体的计划,如一周干几个小时,干到几月份为止。

女孩跟三上学了待客之道后,在踏入夜店门槛当天她就被送到客人那里。看着年仅十九岁尚且稚嫩的背影,我们如同目睹了一个现实:由于家庭环境不同,就连受教育的机会都有着如此巨大的落差。

2

三上的店里有很多单身妈妈,这里也同别处一样有托儿所。很多人工作态度认真,所以在这里单身妈妈也备受重视。

但偶尔也会接到托儿所打来的电话,说好几天没人来接孩子了。这时,三上就和工作人员找到孩子妈妈一起去接孩子,而且教育她要好好培养孩子,并关心她在育儿上有什么困难,充当心理咨询的角色。

年纪轻轻就生下孩子,之后又成了单身妈妈。这个年龄正是最想玩的时候,很多女孩不仅不打招呼就休息,甚至还把孩子扔到一边,自己同男人玩去了。

三上每天都看到这样的母亲,不禁对日本的未来感到担忧。

4

走近岛国女郎的世界,为还债“牺牲”自我

三上想让世人更多地了解风尘女子,为此,他允许我们在店内自由拍摄。

我在店内休息室中间的圆椅上坐下,表情大概略不自然。看到我的样子,女孩们都很友善地跟我搭腔,问道:“你是新来的吗?”

不同年龄层有不同的上班时间。中午前后到傍晚是三十到四十几岁的妈妈们,晚上年轻女孩居多。

大家都异口同声地赞叹待在店里很舒服、工作人员很体贴、什么事都可以找他们商量。

走近岛国女郎的世界,为还债“牺牲”自我

在那里我遇到了非常活泼的、二十七岁的幸惠。她在单亲家庭长大,母亲是护士。因为与母亲不和,她中学时就离家出走,辗转住在朋友家中。

虽然上过高中,但很快就退学了。她觉得一直呆在朋友家里也不是个办法,为了自立,曾做过在街头派发面巾纸等零工勉强糊口。

那时她认识了一位很体贴的中年大叔。其实那位大叔是个诈骗犯,不知不觉地她就被骗了,欠了许多债。

为了生存,从那以后她就走上了卖身这条道路。在色情交易场所上班一天可以拿到四万日圆,但是她挥霍成性,钱一到手马上就花光了。

店里的人很担心她,“他们像家人一样关心我,帮我想办法减少负债。” 幸惠说道。夜店的工资基本上都是当日支付。为了防止她挥霍,店里人将她的部分工资装在信封里,放进店里的金库保管,帮她攒钱。

此外,她说店里的客人也在精神上给了她很大安慰。虽然知道他们之间只是假恋爱,但是听到对方关心的话语时,她还是会很开心。

她说:“店里的人就是我的家人,这家店就是我的家。放假的时候我也会到这逛逛。”

在单亲家庭长大的幸惠,家里好像很穷,但是比起经济上的贫困,精神上的贫困应该更艰难吧。

走近岛国女郎的世界,为还债“牺牲”自我

她的母亲没有去寻找中学就离家出走的女儿。母亲再婚后,又多出了好多个素未谋面的兄弟,家庭关系很复杂。

而且后来她告诉我们,小时候还受到过比自己大几岁的堂兄的性虐待。从她开朗的外表丝毫也看不出这种悲惨往事的蛛丝马迹。

但是,即使到现在,她心情低落的感觉还会不断出现,发作时好几天都起不了床。驱逐她这种寂寞的是夜店里的工作人员和客人,她的评价让人感到心情非常矛盾。

5

走近岛国女郎的世界,为还债“牺牲”自我

店里二十一岁的小花非常开朗,偶尔还给工作人员带饭团,是个非常细心的女孩子。她有一个快两岁的女儿,托付在闹市附近的托儿所。

小花十九岁时与在新宿认识的 “牛郎” 奉子成婚。婚前她做的是医疗方面的办公室文员。男朋友建议她辞职,所以结婚时她辞去了工作。

但是结婚初期她就被丈夫花钱大手大脚拖累。丈夫的工作不稳定,月收入十二万左右。尽管如此,他还将这宝贵的工资用在老虎机上,小花怀孕期间也要为日常生活绞尽脑汁。

娘家虽然就在附近,但是生活也不富裕,还有个年幼的妹妹,她得不到经济上的援助。为此,小花在一家性服务者全是孕妇的另类色情店里一直工作到临盆前。

走近岛国女郎的世界,为还债“牺牲”自我

孩子出生以后,丈夫恶习不改,她每天都得为明天的生活费发愁,于是产后仅一个月她又重操旧业。一年后,她与那个不可救药的丈夫离婚。

如今小花已经有了新的男朋友,两人与孩子一起租房子住。她的工作也得到男朋友的认可。忙的时候,她会叫男朋友帮助接孩子。

我们早上从小花家开始对她的一天进行了跟踪采访。小花虽然是中午上班,但做建筑业的男朋友一大早要出门,所以她早上六点就得起床忙活。

上班前一个半小时她叫醒女儿,做各种准备。孩子还小,起床后心情不好,小花只能一手抱着女儿一手做早餐,同时还要把带到托儿所的晚餐做出来。剩下的饭菜用保鲜膜包好,放到冰箱里,俨然很会持家的主妇。

小花在店里一周工作五天。她很有人气,客人经常会点名要她。她每个月平均能挣三十万日元。她的爱好就是存钱,最喜欢翻看存折记录,存钱也是为了女儿的将来做准备。

让女儿吃完饭后,她开始准备上班。换上衣服、粘上假睫毛,她的容颜逐渐从母亲变成女人。

从粘假睫毛的那一瞬间开始,她仿佛就从母亲切换到女人这一模式。化完妆后,就连说话的语气也从到目前为止的沉稳转变成娇嗲的工作模式。

她一边抱着孩子,一边回答我们的提问。她说:“这份工作不长远,到二十五岁就该退了。辞职后我想去卖保险。”

到这里为止我还能够理解她的心情。但是她又很轻易地放言说:“这种工作工资高,如果女儿将来说想干这一行的话,我觉得我会同意。” 年幼的女儿还在她怀里撒娇,当着孩子的面,她竟然说出这种话。

走近岛国女郎的世界,为还债“牺牲”自我

这些风俗女给人一种强烈的印象:她们大都在家庭、学校、职场和人际关系等方面受到排挤,结果就是最终流向这里。

与其说她们主动选择这份职业,不如说她们除此之外别无去处......

来源地址://travel.163.com/21/1219/00/GRHORVN300068AIR.html

    标签: 单身  幸惠  悲惨生活  夜店  风尘女子  
    免责声明:本文源于互联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者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转载稿涉及版权问题,请立即联系管理员,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保证您的权利,对于使用本站信息和服务所引起的后果,本网站不作任何承诺。

    精彩文章

    热门推荐

    相似图片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