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图看世界 > 明星八卦 > 世界上最孤独的女人 北极荒原独活76年

世界上最孤独的女人 北极荒原独活76年

1978年,一架载满苏联地质学家的直升飞机穿越冰天雪地的西伯利亚,在静谧的阿巴坎河与绿到发黑的茂密丛林中,他们却发现了一座破败的小木屋。

这不可能。


西伯利亚虽然长期以来用于流放囚犯,但流放区距这里也有250公里远。而这个深山老林里有熊,有狼,没有食物,终日极寒,不可能有人类能生存下去。

或许只是个废弃的房子?好奇的地质学家们让飞行员把直升机靠近一些,其中一位叫加琳娜的学者惊讶地发现,这破败的木屋旁还开了一扇干净的小窗户。


在风雪交加的西伯利亚,如果是被废弃已久的房子,窗户不可能这么干净,这里真的是有人居住的。

后来,他们认识了这座木屋的主人Agafya Lykova——世界上最孤独的女人。独自生活在与世隔绝的荒原中半个多世纪,从斯大林时代直到2020年。


她不知道发生了二战,不知道冷战,更不知道苏联解体,如今已经76岁的她当然也不知道全球爆发了新冠疫情。

远离文明,远离科技,远离人群,远离一切,Agafya的人生是个关于意志、求生欲和精神力量的传奇。



每个在西伯利亚定居的人背后都有些故事,而选择在西伯利亚荒原中的荒原生活的人 ,更不会是无缘无故。

Agafya Lykova是利科夫家族最后的幸存者。


利科夫家族是当时仅存不多的信奉旧礼仪派宗教的家族。旧礼仪派其实是东正教的一个分支,但却和大部分俄罗斯人信仰的东正教有着强烈的冲突。

早期希腊东正教会传入俄国,获得了不少信徒。但在彼得大帝时期,为了使帝国迅速俄罗斯化,沙皇下令改良了希腊东正教会中的很多规则,变成了如今的俄罗斯东正教。


但很多曾经的信徒拒绝改变,就被称为旧礼仪派,被认为是东正教的异端。几百年间一直遭到迫害,大部分人都逃到了国外或者伏尔加河沿岸,西伯利亚,边境城市的农村这种偏远地区。


Agafya的父母就生活在彼尔姆边疆区的农村,经过逃亡到这里的教士布道,信了旧礼仪派。但即使是在这么遥远的地区,他们仍然会受到追捕。(1974年旧礼仪派才恢复合法)

1936年,Agafya的父亲卡普,亲眼看到自己的兄弟被巡逻兵射杀,为了躲避接下来的追捕,他立刻就带着妻子与两个孩子慌忙逃离家乡。


为了活下去,父亲带着家人一路向东,一路奔跑,即使面前已经是无尽的泰加林和海拔近2000米的高山也不敢停下来。等到感觉安全时,他们已经在人类居住区250公里外的荒原上,冬季室内只有零下45度。


由于离家匆忙,一家人只带了几件衣服,一本旧圣经,一个简易织布机,两个铁壶,一些工具,打火石,针线和一把种子。带走的食物也有限。就算是生活艰苦,在这里至少安宁,不用逃跑。

卡普一家就在荒原中留了下来,过上了野外求生的原始生活。从伐木锯树,自己建造木屋,砍柴生火,再也没有与外界接触。他们的家是一间单间小木屋,没有家具,只有一扇窗户和一个火坑。


四年在与世隔绝的生活后,卡普和妻子又有了两个孩子,最小的孩子就是Agafya。1944年,Agafya出生在一个空心松木做成的脸盆里。


Agafya见到世界的第一面,就是没有尽头的森林和林中破败的小屋。她能交流的人只有家人,唯一能认识世界的途径,就只有父亲口述的往事和家中圣经里的故事。

她与父母不一样,她从出生起就必须接受原始的生活方式。这不是野外生存真人秀,只需要忍过一两天就能回归正常的生活。极寒地区的荒原对于人类而言就是地狱,而Agafya和家人一辈子却把它当作了新的家园。


近几年当地去探望 Agafya 的人在她的小木屋里

就是在这样极端的条件下,人类的智力,毅力和人性才显得更加伟大。食物很快就吃完了,最艰难的时候一家人只能吃皮鞋充饥。一辈子务农的父母为此学会了做武器打猎,又把技巧教给了孩子们。


从家乡带来的衣服破烂不堪,补丁已经打了很多层。皮鞋吃掉了,布鞋碎成了一片一片,他们就学会了用桦树皮做鞋子。他们把荒原中的土地开垦出了一小个菜园,在里面种植土豆,胡萝卜和黑麦——众所周知少数能在西伯利亚存活的农作物。

其他时候就要依赖于大自然的馈赠,摘松子、捡野蘑菇、野浆果。


对于Agafya和家人而言,在这里的生活每天都一样,一样艰苦,但1961年却格外得难熬。西伯利亚的夏天非常短暂,那年直到6月还在下大雪。菜园里所有的农作物都死了,厚厚的雪堆上寸草不生,连动物的踪迹都难寻。


Agafya和家人们最终靠吃剩余的土豆,树根,树皮和树叶子勉强存活。Agafya的母亲不愿让孩子们挨饿,自己拒绝吃东西,把为数不多的收获留给了四个孩子,最终在那年饿死。

深入西伯利亚腹地的生活,夏短冬长,有熊、狼和野猫,有茂密但阴郁的松树,有嶙峋的山峦,精美到雕塑般的雪花,无人涉足的湖泊和无名的溪流。


当然还有无尽的孤独。除了偶尔会看到迷路的猎人或探矿者之外,Agafya和家人几乎与外界失去了所有的联系。

然而,就是1978年的一天,封闭的生活被短暂地打破。这年地质学家的直升机发现了他们。



但他们第一次见到Agafya时,发现Agafya口中的俄文缓慢而模糊,他们误以为Agafya是有智力障碍的人。


但随后,学者们却看见Agafya和哥哥姐姐熟练地狩猎,烹饪,缝补衣服。还能给他们讲述家族的故事,地质学家们这才明白,他们不是智力障碍,而是离开人类社会太久,语言能力下降了。

(有趣的是Agafya学习能力没有退化,与科考队交流后学会了很多新词)


拍摄于1978年

更令他们惊讶的是,由于卡普带家眷逃跑时还是1936年,他们一直生活密封的时间胶囊里四十多年,不知道人类已经登月,也不知道原子弹。


他们从来没有见过电视,没有用过电,没有坐过汽车,没有见过飞机。他们甚至不知道二战已经来临,也不知道二战已经结束。

就像《桃花源记》里的武陵人一样“不知有汉,无论魏晋”。


这些生活在原始森林中的家庭,也并不是人们想象中的野人。他们对好奇的客人们礼貌友好,科考队员们对极端环境中平静生活的Agafya和家人无比钦佩。

还好心地告诉他们,战争结束了,旧礼仪派也合法了,现在你们可以回到家乡了。但一家人却拒绝了他们,选择继续留在孤独中。


劝不动他们的科考队员只能离开,但每隔几年会再造访,给一家人送一些盐,刀,粮食,衣服,手电之类的小礼物,希望至少能帮他们度过冬天。

1981年又是个寒冬,Agafya的姐姐全部重病死去,来探望的科考队员们再次劝说已经生病的大哥去医院治病。但大哥仍然是拒绝,想要最后一刻留在家人的身边。那年过去,山坡上多出来三座新坟。


小木屋中只剩下年迈的父亲和中年的Agafya。1988年,在妻子去世27年后,父亲卡普也离开了人世。Agafya最终成为了这片天地里唯一的幸存者,她把父亲的尸骨埋在其他家人旁边。


守着四座十字架和一间木屋,Agafya成了世界上最孤独的女人。


莫斯科记者瓦西里在听闻他们家的故事后,决定在不打扰她的前提下,将她了不起的人生拍摄下来。并在之后与Agafya成为朋友,给她带去了鸡和山羊等牲畜。


Agafya从不白收来自朋友们的礼物,她会回赠她亲手培育的土豆,和收集的松子。即便这些东西在现代俄罗斯或许一文不值,但大家都知道这是一生生活在荒原中的女人珍贵的心意。


Agafya与家人不同,由于时代的变化,她偶尔会和现代社会发生联系。70多年里,Agafya一共有6次走出过荒原。


第一次就是父亲死后不久,瓦西里报道了Agafya的故事,使她成为了俄罗斯的名人和民间英雄。当地政府对她非常重视,出钱邀请她在苏联各个城市中旅游了一个月。

期间她第一次看到了飞机、马匹、汽车和钱币,砖做的房子和购物中心。尽管当局尽最大努力说服她不要再回到山里,他们会在城市里给她一套好的房子。


近几年有一位慈善家会定期送给 Agafya一些生活用品

但Agafya和哥哥当年的反应一样:“不,谢谢”。外面的世界再繁华,他们的家永远在那片泰加林中。

一个月后,Agafya仍然在西伯利亚照看着木屋,山羊,鸡,和科考队员送给她的雪地犬“泰加”。 仿佛从未看过繁华的苏联。


事实上她一生中剩下几次外出,也只是探望其他旧礼仪派信徒,见一下素未谋面的亲戚,剩下的就是病重住院,但一出院立马就会回到荒野。

Agafya曾经说过,泰加林外的空气和水让她很不舒服,繁忙的道路也让她害怕。


后来老太太还养了一只猫

人们也明白了,不应该用自己思维改变她的生活方式,于是也不再勉强Agafya回归社会。但好心人们会时不时去周围看看她的情况,给她送一些御寒的鞋袜。

近20年Agafya还收获了一个邻居Yerofei Sedov,他是当年地质科考队中的一员。年纪大了后就决定干脆留在这里陪Agafya。


2015年,Yerofei因重病去世,Agafya也将这位唯一的邻居安葬在了山坡上。


泰加林外,俄罗斯土地上的政权更替,科技日新月异,灾难和福祉交替来临,而Agafya选择了停下脚步,在西伯利亚的深山中成为世界上最孤独的女人,以保护她的尊严感和自由。

战争,内乱,病毒都没有改变这里。但如今,她却的确面临着一些威胁——互联网。


年纪大了后,难以做重活,一些好心人会帮助她修缮木屋

随着越来越多的网红博主诞生,很多人会造访Agafya的家。最近,俄罗斯网红Shumakova没有通过新冠检测,就跑到Agafya家里。

全程跟拍,不戴口罩,还要求和Agafya拥抱。Agafya根本不知道新冠大爆发,理论上来说,独自在森林中生活的她不可能感染新冠。当然不会对她的要求有什么防备。


但视频发出去后,网红被俄罗斯人狂骂,谁知道一个没有做测试还不戴口罩的人有没有感染?万一传染给Agafya,她很难抵抗。难道要将灾难也带向原始森林吗!

网红现在已经被当地政府起诉。至于Agafya还是没有搞清楚这个叫新冠的新灾难是什么。


在她生活的地方,只需要和自然搏斗,只需要和天地作伴。

她不烦恼尔虞我诈的人际关系,不烦恼要花多少钱买房子,不烦恼结婚生子。活下去是唯一的要事。


当一个人主动选择孤独,那么孤独就不再可怕。希望明年西伯利亚的夏也能早点到来...


来源地址://www.163.com/dy/article/H11T4PS4055255UG.html

    标签: 荒原  西伯利亚  孤独的女人  俄罗斯  东正教  
    免责声明:本文源于互联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者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转载稿涉及版权问题,请立即联系管理员,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保证您的权利,对于使用本站信息和服务所引起的后果,本网站不作任何承诺。

    精彩文章

    热门推荐

    相似图片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