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图看世界 > 明星八卦 > 四集拿下8.8分,不愧是“开年第一甜”!

四集拿下8.8分,不愧是“开年第一甜”!

每个时代,都有属于自己的时代语境。


有时候,时代会给予你希望;有时候,时代会让你的期待落空。

要想拍好一部时代剧,首要条件就是把握好时代语境。

而最近正在tvN热播的顶流韩剧《二十五,二十一》,正是这样一部苦中有甜、甜中有涩的时代爱情剧。


《二十五,二十一》将背景放置在亚洲金融危机席卷下的韩国,讲述18岁高中生罗熙度遇见22岁白利辰之后发生的青春故事。

剧名中的“二十五,二十一”,指的是两人热恋时的年纪。


自2月中旬开播以来,该剧收视、口碑狂飙突进,取得了不俗的成绩。

首播收视6.37%,第二集8.01%,拿下了同时段的收视第一。

与此同时,它的豆瓣评分也从刚开播的8.5分一路涨到了8.8分,成为近期最受瞩目的爱情剧。


该剧最先吸引我的,是它强有力的创作团队:导演郑志贤、编剧权度恩继《请输入搜索词www》后再度联手,音乐导演由制作过《海岸村恰恰恰》OST的严河英担任。

和之前大火的《海岸村恰恰恰》《那年,我们的夏天》一样,该剧走的也是品质剧的路子。配色、构图都有讲究,用高饱和度的明艳画面突出青春氛围,在视觉上削弱了年代剧的沉闷感。


男女主在剧中“逆龄”出演—— 28岁的南柱赫饰演22岁的社会人,32岁的金泰梨饰演18岁的高中生。

尽管年龄差摆在那,但看起来却毫不违和。

与《举重妖精金福珠》中的表现比起来,南柱赫的演技有了明显提升。

白利辰这个角色,与他过往饰演的角色很不一样,不是奶狗或荷尔蒙爆棚的阳光男孩,而是家道中落的落难公子,被社会逼着去学做“大人”。

为了演好白利辰,南柱赫给这个角色赋予了相当强的破碎感,将他的忧郁坚韧体现得淋漓尽致。


而饰演罗熙度的金泰梨,一如既往地稳定发挥。

金泰梨曾在电影《小姐》中饰演侍女南淑姬,搭档金敏喜、河正宇两大实力派,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让导演朴赞郁赞不绝口:“金泰梨是那种具有独立性和主体性的女人,稳重而又有气度,她的眼神非常伶俐。


这次,她不但大胆挑战高中生人设,而且演出了主人公风风火火、欢脱中二的搞笑作派。

这类人物,本身非常难演,很容易走向套路,演出瞪眼、噘嘴、皱眉等流于表面的浮夸表情,看上去既聒噪又降智。

可金泰梨的表演却大大超出我的预料。她演出了角色本身的感染力,看到罗熙度,你会不自觉地联想到阳光、暖风,太阳晒过的被子那一类感觉。


她的眼睛永远是亮晶晶的,兴奋时喜欢四肢用力,哭时会将五官皱在一起,走起路来大步流星。

只用几个表情、几个肢体动作,金泰梨就把这个头脑简单、不知天高地厚的高中生形象给立住了。虽然 简单粗暴,但也鲜活有力。


《二十五,二十一》的时间线前后跨越二十多年。

全剧从当下讲起——

罗熙度陪女儿金敏彩参加芭蕾舞比赛,结果女儿看对手太优秀,直接退赛认输,放弃了坚持了五年的芭蕾舞。

母女不欢而散,女儿一气之下躲到外婆家,意外看到了母亲年少时的日记,并通过日记回顾起了母亲的青春往事。


故事转而开启倒叙模式,从1998年讲起。

彼时,韩国受亚洲金融危机影响,处于经济大萧条的阴影下,金融系统接连崩溃,韩国政府无法靠自己的力量渡过难关,只能向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求助,由IMF牵头筹措550亿美元渡过难关。

早前问世的韩国电影《国家破产之日》,讲的就是这期间的故事。

此间,为了挽救韩国经济,韩国政府被迫发起“献金运动”,家家户户都把自己家的黄金捐给国家还债。

剧中对相关背景着墨颇多。比如,罗熙度和母亲之间爆发的一场冲突,导火索就是罗熙度误以为母亲捐赠了父亲的重要遗物——婚戒。

又或者,林权泽领导的光头运动,也在剧中有所呈现,电影人为了抗议韩国加入WTO世贸组织,开放外国电影配额,发起了大规模的示威游行。


父亲离世后,罗熙度与母亲相依为命,母亲忙于工作对她无暇顾及,母女关系因此走向冰点。

18岁的罗熙度相貌平平、成绩平平,唯独对击剑运动极其热衷。

但在时代大潮下,她这个小小的爱好,却变得风云飘摇。

学校为了削减预算,取消了高投入、低产出的击剑部。为了坚持击剑梦,她必须转学到金牌选手高宥琳所在的太梁高中。


她把转学想法告诉母亲,对方想都没想就拒绝了她的请求。

母亲不仅让她放弃击剑梦,还直言她压根没有这方面的天赋。


即便如此,罗熙度依然不愿放弃。

为了强制转学,她上演了一幕又一幕令人啼笑皆非的闹剧。


第一计:挑衅生事,坐实“打架斗殴”罪。

为此,她直接冲撞了人人避之不及的小太妹,想让对方大打出手。

结果,等来的不是充满火药味的打架,而是对方的贴心劝诫,让她多珍惜身体,以后当运动员为国争光。


说完,小太妹意味深长地拍拍她肩膀,径自走远,留下她一个人在风中凌乱。

一计不成,罗熙度又生一计。

第二计:参与群架,被警察强行带走。

警察到来,其他人一哄而散,只有她留在原地准备被捕。结果,警察不但没抓她,还好心慰问:“同学你没事吧?”

直到此时,她才恍然大悟,“原来要逃跑才会被抓啊……”


连环计落败后,罗熙度痛定思痛,决定拿出她最后的杀手锏:未成年人夜店一日游。

然而,这次她也未得惩,因为在夜店她遇到了让她悬崖勒马的白利辰。

刚搬来这附近的白利辰,与她有着莫名的缘分,总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白利辰兼职送报纸,不小心砸坏了罗熙度家门口的雕像;白利辰在漫画店兼职,刚好遇到了经常到店里借漫画的罗熙度。

数次偶遇下来,两人很快就拉近了彼此的距离,撞击出了微妙的甜感。


白利辰原本是个家境殷实的富二代,受金融危机影响,父亲公司倒闭,背上了巨额债务,使原本温馨和睦的一家人变得分崩离析。

为了保护家人,父母只能假离婚,带着他和弟弟分开居住。

为了缓解家中的经济压力,白利辰中断大学学业,住进了便宜的小区单间,靠兼职打工供弟弟上学。

罗熙度和白利辰的相知相识、相恋相随,并不是缺乏根基的一见钟情,而是建立在对时代的抱怨与理解上——时代夺走了白利辰的幸福生活,又差点夺走罗熙度的击剑梦。

看着罗熙度,白利辰会不自觉地想起18岁时的自己。


二人互为镜像,指向了不同的人生历程。

如果说,提前步入成人世界的白利辰代表了与现实相撞的人间清醒,那懵懵懂懂的罗熙度就代表了梦醒之前的无知无畏。


前者帮后者看清现实,快速有效地长大成人;后者帮前者重返少年,拾起抛诸脑后的梦想与坚持。

两人相互映照、相互治愈,让剧中情感变得丰盈且动人。与齁甜的工业糖精比起来,这种细腻又五味杂陈的爱,显然高级感十足。


主创对男女主的情感线处理得既克制又细腻。

家境破败之后,白利辰对生活充满了绝望,面对上门讨债的债主,他不停地道歉、不停地诅咒自己:“我会一直记住你们的痛苦的,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不会幸福的。”

因为在他看来,他能拿出来作为赔罪筹码的东西,只剩自己的幸福。


罗熙度意外听到了这些话,发自内心地想要安慰他。

但熙度没有搬出空泛的生活鸡汤,让白利辰振作起来,而是带他喝甜甜的汽水、玩向上喷洒的水龙头,告诉他,“以后你跟我玩,可以瞒着他们偷偷开心。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时候,瞒着别人拥有片刻的幸福。”


认识白利辰之前,罗熙度一直生活在母亲的阴影下,被对方一而再再而三地否定、打击。

直到白利辰出现,她才开始正视自己,正视他人的鼓励与认可:不害怕落败,不畏惧失败的坚定心志,是所有人都想拥有的。

同时,熙度对击剑的热爱,也深深打动了白利辰封闭已久的心,让他告别颓废,努力打好自己手中的烂牌。


两个互补的年轻人,自然而然地产生情愫。而且这种情愫,不再局限于小情小爱,而是升华为共同抵抗命运的努力。与其他同类型的青春爱情剧比起来,《二十五,二十一》的格局一下子就打开了。

像男女主这样意味深长的镜像设定,在剧中还有很多。

比如,现代线的部分里,罗熙度与女儿金敏彩别扭的母女关系,与98年罗熙度年轻时与母亲的关系如出一辙。

但她和女儿对梦想的态度,却截然不同。罗熙度为了追求梦想,可以孤注一掷、中二热血,但女儿金敏彩面对梦想,却望而却步,不愿拼尽全力。


两相对比,本剧反映的其实是两代人的心境变迁。

当下和98年的金融危机时代,是一组相互关联的对应关系。

1998年,人们虽然经历了毁灭性的金融危机,但人们对未来却充满了干劲儿,可以“舍小家为大家”地去重建生活秩序,对未来与梦想这些虚化名词充满了热忱。

回望当下,人们置身后疫情时代,与1998年面临着类似的问题——如何度过艰难时期。但现在的人们,却被物质左右,缺乏脚踏实地的进取精神,缺乏“心往一处想,劲儿往一块使”的主心骨。

由此,我们不难发现,《二十五,二十一》真正想讲的,不仅仅是一个甜蜜好磕的爱情故事,更是一种真正意义上的返璞归真——

有时,我们走得太快,需要回过头看看那些失去的东西,需要停下来问一问内心:什么才算真正的幸福?

来源地址://www.163.com/dy/article/H1H5L26S0517A930.html

    标签: 高中生  南柱赫  转学  二十五  二十一  金敏  
    免责声明:本文源于互联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者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转载稿涉及版权问题,请立即联系管理员,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保证您的权利,对于使用本站信息和服务所引起的后果,本网站不作任何承诺。

    精彩文章

    热门推荐

    相似图片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