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图看世界 > 明星八卦 > 《相逢时节》简宁两家的恩怨真相大白,宁惠才是罪恶的源头

《相逢时节》简宁两家的恩怨真相大白,宁惠才是罪恶的源头

随着崔家和简家的孩子们都长大成人,两家的仇恨再一次被放大,被迫隐姓埋名的宁恕,终于在多年的努力下有了一定的能力,他心心念念的就是要找简家人报仇,结束这段延续了二十多年的仇恨。

在宁恕看来,仇恨只有战胜对方,分出胜负才算结束,所以这么多年来宁恕都没有用心好好地生活,而是一心一意地装着仇恨,连值得珍惜的人都错过了,这一切,无疑是在宁惠身边耳濡目染的结果。

为了复仇,宁恕做出了很多损人不利己的事情,他把简家的基业推上一个面临破产的境地,但在那样实力悬殊的情况下,宁恕要付出的代价却比简宏成多得多,宁宥为了不让宁恕继续做傻事,打算让他们离开。

也正是宁宥的这一个决定,彻底地撕开了宁惠的真实面目,从前他只是一味地在宁恕面前装可怜,装弱,把仇恨根植在宁恕心中,而这次母女的摊牌,宁惠却步步紧逼,把所有的错处都归咎给简家。

剖开事情的真相,无论是当初这场悲剧发生的源头,还是后来宁恕心中的仇恨越来越深,宁惠都是那个罪恶的源头,相比宁惠,简敏敏不过算得上是一个推手,而宁惠之所以不愿意放下仇恨,是因为怕撕开她深藏已久的丑陋。



1、崔浩杀人,宁惠是最大的推手

宁惠和崔浩当初也是郎才女貌的一对,两个人一起携手努力,梦想着能够过上幸福美好的生活,后来宁惠考上了电大,成为了一家大医院的药剂师,而崔浩落榜了,成了一名工人,两个人之间出现了差距。

宁惠的工作一直很稳定,工资也比崔浩的要高很多,而崔浩虽然努力地当好厂里的优秀工人,但厂子却一年不如一年,工资也越来越少,为了表现得好一点,崔浩在大冬天里跳下冰水泡了一泡就是几个小时抢救设备。

设备抢救回来了,崔浩也因为立了功加了半级工资,在宁惠面前也能够勉强抬起头来了,可是就因为那一次的冒险,崔浩的身体很快就废了,工厂效益也越来越不行,工资都开不起,很多工人都被辞退了。

厂子由新的厂长,也就是简宏成的父亲简厂长接手,对崔浩也没有了当初那份特殊照顾,他不愿意养闲人,要把崔浩调到翻砂车间,当时崔浩身体已经废了,根本无法做重活,回到家后心里很郁闷。

宁惠见崔浩躺在沙发上一蹶不振的样子,气不打一出来,对着崔浩就是一通骂,崔浩再三躲让,宁惠依然不依不饶,从沙发上骂着追到餐桌上,言语间处处透露着鄙视,说话时,还不忘指着崔浩的脑袋,然后扔东西摔门:

你一个大男人,一分钱不挣,成天在家喝酒睡大觉,你让我一个女人出去挣钱养家,你窝囊不窝囊啊,你对得起我吗?你对得起明明和真真吗?我最后一次再警告你,如果你是个男人,你就去找简志国,把你该要的工资给我要回来,不然,这日子,我就不过了!



当时崔浩并没有下岗,只是被调了岗,没有拿到工资,简厂长接手厂子的时候已经是个烂包厂子,根本养不活那么多的工人,他也到处打电话拉投资拉贷款来给工人发工资,崔浩要拿到钱,不过是时间的问题。

宁惠没有搞清楚情况,就自认为是黑心老板故意克扣工人工资,也不听崔浩解释,逼着他去要回工资,作为妻子,丈夫在面临事业低谷期的时候,最需要的是她的安慰和鼓励,而宁惠选择的是指责和侮辱。

正是宁惠这步步紧逼,不给崔浩留半分尊严的做法,直接激怒了崔浩,逼得他情绪激动,怒气冲冲地跑到厂里去逼简厂长给他发工资,当时厂里的账户上并没有什么钱,简厂长正在低三下四地打电话求人。

崔浩一进去,不由分说地把电话挂了,简厂长已经再三退让和劝说,可是被宁惠逼急的崔浩根本就没有半分理智,堵着好不容易拉到业务要出去谈的简厂长,终于把简厂长也逼急了,给崔浩一把刀子,两个人推搡间,简厂长被捅了一刀。

一个人走到绝路,对死亡毫不畏惧,无疑是没有了生的希望,身体垮了,不能干重活了,妻子对自己没有半分情感,只有嫌弃和侮辱,唯有两个孩子,是崔浩放不下的。



但即便活着,后半生也是在监狱中度过,即便两个孩子不恨自己,自己也不能再为他们做些什么了,面对无望的人生,崔浩选择了跳楼自杀,留下两个尚不懂事的孩子,继续接受宁惠扭曲的摧残。

警方对于崔浩杀人这件事的处理结果是:鉴于崔浩已经畏罪自杀,如果犯罪事实成立,刑事责任可免,民事责任难逃!

也就是说,崔浩的死,并不意味着崔家就什么都不用负责,如果简家要追究,完全可以起诉崔家赔偿医疗费和一些其他的补偿费,这在法律上都是被认可和允许的。

但简家并没有追究,简厂长醒后,告诉简家人,这件事情双方都有责任,崔家只剩孤儿寡母,往后日子也很艰难,就不要追究了,这些话简宏成和简宏图都听进去了,只有简敏敏,咽不下这口气。

站在简敏敏的立场,这也完全可以理解,因为崔浩把她的父亲简厂长捅了,简家没有人管理厂子,简敏敏被迫辍学,与一个自己根本不喜欢的农村乡巴佬张立新结婚,把一生的幸福都葬送了,她需要找一个发泄的出口。



2、在孩子心中种下仇恨

宁惠就在简厂长住院的医院上班,无论从哪方面来说,宁惠都应该去探望一下,真诚地道个歉,于公,简厂长还未醒,案情的发生过程未定,她需要了解经过应对警方,于私,崔浩确实杀了人,无论从哪方面讲,都是自己不对,需要给人家道个歉!

可宁惠的做法却是带着儿子有说有笑的上班,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这一幕刚好被简敏敏看到,简敏敏刚从医院哭完,红肿着眼睛出来,看到这个画面气不打一处来,想好好教训宁惠一番,宁惠的一番话,更是刺激了简敏敏:

你爸没有死,是我丈夫死了,我们家已经够惨的了,你不要没完没了!

宁惠丝毫没有意识到问题的根本,用结果来判定一切,与人家比惨,典型的我弱我有理的思维,简敏敏想着父亲有可能一辈子醒不过来,外面还有一堆被煽动的工人闹事,厂子也可能面临倒闭,更是激动,和宁惠扭打起来,结果不小心把崔启明推倒在地,导致昏迷。

为了躲避简家,宁惠带着两个孩子连夜搬了家,还给他们分别取名为宁宥,宁恕,宽宥,宽恕,可是后来这二十几年来宁惠的做法,真的是对这两个名字的讽刺,她不断地给两个孩子种植仇恨,不断地告诉孩子们简家是崔家的仇人,让他们不要忘记。

宁宥年纪较大,父亲死的时候已经有了自己的价值观,能够分清是非,后来接受了简家人的善意,对仇恨渐渐就没有那么执着了,她想放下仇恨好好生活,只是阴差阳错的感情让她更加矛盾。



而宁恕就不同,父亲死的时候宁恕还在上幼儿园,没有自己的价值观,姐姐上中学后,宁恕大部分时间都和母亲生活在一起,宁惠这么多年一直在重复仇恨,导致宁恕无法忘记,简家人在他心中更加可恨。

所以宁恕一直努力变强大,他变强大的目的不是为了更好地生活,也不是为了能够保护姐姐和妈妈不受简家伤害,而是为了复仇,在他心里,把简家搞垮,是他这一生最大的使命,为此,他不惜把自己置于一个危险境地,不惜利用一个深爱他的姑娘。

宁恕复仇的方法并不是万无一失,从他介入简家的基业立新集团开始,他就步步险棋,把蔡凌霄安插在张立新身边做秘书,随时都有可能被发现,而简宏成是一个打拼了几十年的商业老手,宁恕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更危险的是,宁恕招惹了社会大佬才哥,他从中间牵线搭桥,让张立新从才哥这里贷了八千万的高利贷,然后出主意让张立新卷款逃跑,才哥本就是混社会的,最要的就是面子,被宁恕这样一个毛头小子欺骗,这让他的江湖威望受损。

才哥自然不会放过宁恕,连带宁恕的母亲宁惠都受到威胁,一块石头直接从宁家的窗子扔进去,这是一个警告,宁恕被抓到才哥公司,一顿毒打,若不是简宏成出手,宁恕肯定会被打的更惨。

而简宏成虽然出手救了宁恕,也不过是看宁宥的面子,宁恕让他损失了连本带利的九千万,还耽误了简宏成自己公司的上市计划,简宏成也不会放过宁恕,宁恕的处境一下子就变得艰难起来,在临水已经很难继续生活。



3、母女姐弟之间反目成仇

看着自己的弟弟被折磨成那个样子,母亲也被威胁,宁宥很心疼他们,她想让他们离开,简宏成也提出让他们去海南,抛开简宏成后来对宁恕的算计,宁宥的初衷是为了自己的家人好。

可是宁惠的不可理喻,把母女的感情推向了一个尴尬的境地,宁惠不由分说地质问宁宥,逼着宁宥说宁恕的伤是不是简宏成打的,而面对宁宥的否认,宁惠一句话都听不进去,强行把责任推到简宏成身上。

宁惠这个决绝且自以为是的做法,完全和当初把所有错误都推到简厂长身上,然后逼着崔浩去要钱的时候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是,她今天责备的对象换成了自己的女儿,宁惠告诉宁宥:

这么些年我算是明白了,忍气吞声换不来好结果,就应该闹个你死我活,要不然,我们没有安生日子过!

宁恕心中那种一战到底,不把对方搞垮不罢休的执念,与宁惠的教育脱不了干系,正是宁惠想着要去找人家闹,然后又故作柔弱,在儿子面前装可怜,才激起了宁恕越来越想报仇的心思,这这份执念越来越深,也是因为宁惠喋喋不休地痛骂简家人。



而宁惠这么多年对宁宥,更是没有一丝母亲的样子,女儿家里出轨犯罪离婚这些事情,她从不曾关心过,只是一味地撺掇儿子记住仇恨,不要忘记简家人当年的恶,面对女儿要让他们去海南,宁惠出口伤人:

我知道,你把我们逼走,就是为了和简宏成在一起,你就是没有忘了他,你是崔家的叛徒,你如果是崔家女儿的话,你就不会忘了,你自己的亲生爸爸,是让简家的人活活给逼死的。你就是个叛徒,你干脆姓简算了!

这样的话,居然是一个母亲对自己的女儿说的,宁宥这么多年,就因为简家和崔家有仇,一直拼命地克制自己,她只想着两家放下仇恨好好生活,从未想过要与简宏成在一起,而妈妈的这番话,是深深地伤了宁宥的心。

转眼,宁惠又去刺激宁恕,明知宁恕的执念一直放不下,她却还生怕宁恕忘记似的,不断地继续激将宁恕,把宁恕心中的仇恨加深,宁惠对宁恕说:

以为这种逃难的日子,早就结束了,谁想到,当年我好歹省吃俭用攒钱买下这房子,觉得自己再也不用过担惊受怕的日子了,谁承想,老来忙老来忙,越老越忙,忙着躲来躲去,弟弟,我们还能再回来吗,我是真的放不下啊!



宁恕经过这一遭,本来心中的执念已经不那么深了,加上简宏成救了他,他对简宏成的态度也不像曾经那样恶劣了,可是经过宁惠这一番煽风点火,宁恕想要报仇的心再次被燃烧起来,即便将要踏上海南的飞机,也想着要回来找简家报仇。

从前那么好的一家人,最终落得一个反目成仇的结果,母子二人走后,宁宥曾无数次试图要与他们取得联系,都被宁惠无情地挂断电话,不光是她不理宁宥,连宁恕也因为宁惠而不理姐姐,一个好好的家,最终落得这样的一个结果。

崔家和简家的悲剧,两家都有责任,最终导致这样的结果,谁都不好过,但是仇恨的源头和延续,宁惠才是最大的推手,从一开始逼迫丈夫,到后来教育孩子,她的方式都是错误的。

简厂长在大病初愈后,反省了自己,并且告诉自己的儿子,事情的发生两方都有错,崔浩死了,就不要再追究了,放下仇恨好好生活,所以简宏成和简宏图心中,才对崔家没有多大的仇恨。



而宁惠却从来都不反思自己,把所有的错处都推给简家,其实她这样做的原因,无非是悲剧追根究底,是由她挑起来的,若不是她以侮辱性的方式逼迫崔浩,崔浩就不会去杀人,宁惠不愿意面对的是自己逼死崔浩的事实。

宁惠把仇恨种在宁恕的心里,她自己是得到了解脱,可是宁恕的一生,就被她毁了,一辈子带着仇恨生活,宁恕把自己囚禁在仇恨的牢笼中,看不见生活中的美好和温暖,这样的人生,是一种缺憾。

仇恨这种东西,犹如吞噬人血的恶魔,会把一个好好的人,变成一个只有执念的傀儡,最后在执念的控制下,做出害人害己的事情,宁恕的一生,如果得不到及时的制止,最终只会在报仇的路上走向极端,毁了本应该很美好的一生。

上一辈人的恩怨,不应该牵扯在下一代人,更不能当作责任推到下一辈的身上,宁惠的做法,不会让宁家越来越好,更不会解决矛盾,只会害了自己的后代,宁惠是一个不合格的妻子,更是一个很不合格的母亲。



来源地址://www.163.com/dy/article/H2582ABJ0541O2FW.html

    标签: 崔浩  宁惠  相逢时节  仇恨  宽宥  
    免责声明:本文源于互联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者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转载稿涉及版权问题,请立即联系管理员,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保证您的权利,对于使用本站信息和服务所引起的后果,本网站不作任何承诺。

    精彩文章

    热门推荐

    相似图片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