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图看世界 > 明星八卦 > “影视寒冬期”的艺人众生相

“影视寒冬期”的艺人众生相

来源|娱乐独角兽(yuledujiaoshou)

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年度统计公报显示,截止2021年末,我国全年电视剧产量在部数和集数两方面都呈连续三年下降势态,“影视寒冬期”在2022年,依旧是被大众所关注的议题。

2013年到2015年,互联网影视正式起家,2017年结束野蛮生长转而进入精品化时代,也由此开始了长视频平台主导影视行业的时代。就在行业所有人都认为到了最好的时代,2018年的限薪令开启了行业乱象的整治,“影视寒冬期”首次出现在互联网影视期;2019年行业似乎适应了这一规则,2020年疫情袭来,影视产业再度受重创;2020年下半年逐渐复工,一切似乎又回到正轨。

2021年末,华晨美创创始人、制片人陈益韬在微博诉苦因平台撤资导致新剧《风姿》搁浅,前期垫资2000万打水漂,同时《仙剑奇侠传5前传》与《京都巡异志》已筹备剧组也被解散,接着就有视频平台项目会,50+个、70+个项目只通过一个的消息传出。一时间全行业皆知:平台资金缩紧,中腰部项目数将锐减。

中腰部项目锐减,中腰部艺人去哪儿了?

自从2018年行业整合“调薪”以来,在一个影视项目成本中占据重头比例的演员片酬就成了讨论重点,从首次“影视寒冬期”到如今受疫情影响经济环境形成的“后疫情时代”,艺人的生存环境究竟如何?娱乐独角兽(ID:yuledujiaoshou)与一些艺人朋友和从业者关于这个问题探讨了一下。

(以下为受访者口述,由笔者编辑后完成。)

所谓“寒冬期”

也是“提纯的黄金时期”

受访人:种丹妮 身份:艺龄10+演员

作品:《萌妻食神》《相逢时节》

对于种丹妮来说,对“影视寒冬期”最真切的感受可能还是来自于身边的朋友,以往大家都在横店拍戏,都会互相探个班,后来她感觉探班的朋友变少了,主动去问,“要不要来探个班?”得到的回复是,“我已经一年多没戏拍了。”

种丹妮第一次拍戏还是在北电读书的时候,2010年出演张国立导演的家庭剧《养父》,直到现在基本没断过,每年拍戏频率在三到四部。2018年首度在网络影视兴盛后出现影视寒冬期,她反而主演了古装甜宠剧《萌妻食神》,腾讯视频前台播放量至今已经超过40亿,不说爆款,但也是网友爱看的。

不过拍摄时已经二十六七岁的种丹妮,要演起可爱的小甜剧,多少还是觉得别扭,当时同剧还有不到20岁的赵露思,她觉得赵露思是比自己更适合的。

20岁出头刚从北电毕业出来拍戏,那会儿影视行业流行大青衣,传统电视剧受众更加阖家欢,婆婆妈妈爱看家庭伦理剧,她出去见组都被经纪人嘱咐要穿高跟鞋小西装,像是去很正式的人才招聘会;后来互联网影视红火,偶像剧也多了,需要小姑娘的时候,自己已经超过25岁,又不比那些真正20岁左右的更有少女本质。

“片酬肯定是有在降的,但都可以接受,偶尔也有机会选择自己更心仪的角色,好像也还不错。”自嘲因为本身拿得就不算太多,就算整个行业预算降低,自己片酬的降幅做多也就是在做一些轻微的“减法”,整体曲线趋于平稳,不会被做“除法”而大打折扣。

她甚至觉得行业的确应该管控一下所谓的“野蛮生长”,朝着更有规则更专业的方向发展了。最近有份参演的正午阳光都市剧《相逢时节》播出,接着还有一部年代剧《情满九道湾》拍完没多久,她感触颇深,“这些剧组就算是在试镜的时候也很专业,不多废话,服装置景片段都弄好,作为演员也会感到受尊重。”

片酬还能养活自己,见组频率也没太大变化,非要说有什么在变,可能就是以前一年拍4部戏能有1500-2000场戏,现在一年4部戏大概在1000场左右,“以平常心,对待行业的波澜,以真诚的态度,对待命运安排的每一个角色。”

她更坚持所谓“寒冬期”也是“提纯的黄金时期”这样的说法,只要自己时刻做好准备,也不用太畏惧眼前的考验。

自言刚开始拍戏那十来年,因为年龄和市场错位会感觉有点拧巴,最近这两年大家都说影视寒冬期,身边有很久没拍戏的,也有一直在劝说“有戏就接吧,很难得了”的,可是《三十而已》也好,《人世间》也好,红火之后好像现实主义题材和中女时代要来了,种丹妮觉得“适龄”的自己又看到了新的希望。她还想继续“稳”在这个影视圈,想等那个属于自己的机会。

“选秀艺人”

好像成了一个专门的演员分类

受访人:范薇 身份:女团转型演员

作品:《大侠卢小鱼之夕阳红战队》

范薇这几年来首部担纲女主角的影视作品《恋爱角色请指定》在2月21日腾讯视频上线了,8分钟×15集的微短剧,按她的说法,从知道这部剧到奔赴厦门拍摄完成,全程也就20多天,但也是故事完整、人设可爱、画面明亮的小甜剧,质量不输长篇小甜剧。

“我之前好像运气不大好,选秀一结束就是公认的寒冬期开始,但想说之后也要正经拍戏了,就得好好学习一下表演,所以就请老师上了半年的表演课,后来也陆陆续续有在上课。”

作为参加了2018年第一届选秀《创造101》的女孩儿,一百多人只有11个出道位,没有强势经纪公司倚靠的大多数女孩儿都是要自食其力,范薇在选秀结束之后的大半年就几乎没有什么工作。那大半年里难免是会焦虑的,夜晚刷刷朋友圈,看见大家都很忙碌,失落的情绪就上来了。

“见组的时候看见太多‘101女孩’了,就心想原来大家都是‘北漂’,一百多个人真的是抬头不见低头见。而且原来在演员副导演那里‘选秀艺人’好像成了一个专门的演员分类,就是用来区分我们的。”

选秀节目四年,诞生了四批“选秀艺人”,形成了更细分的竞争领域,就业压力颇大,一年见组20个以上都还不够。

“听到过最残酷的大实话应该说:我的资料库里有20个跟你一样类型的女演员。”

但后来她又觉得自己来北京打拼不是为了半夜对着朋友圈哭的,得自救,于是上表演课,学B-box、跳舞,坚持晨跑,最重要是关掉朋友圈调整心态。

最后是卢正雨导演的武侠喜剧《大侠卢小鱼之夕阳红战队》中“鱼水情三人组”的老三这个角色拯救了她。虽然在试镜的时候冒失打翻了牙签盒,在杠拍摄的时候也抓不准表演节奏,可是很多前辈带着,成长就会很快。

也是因为这部戏在横店拍摄了,杀青后很快又被演员副导演相中参与了古装探案剧《少女大人》的拍摄,戏份很少,不过在范薇看来是个有完整行为动机,也有情绪起伏的角色,对经验积累最是重要。

“其实只要一动起来,后面就会都好起来了。”

因为有机会向行业里的人展示自己,合作之后也觉得不错,下次还会再找你合作,惯性下去直到现在,即便角色有大有小,也不会遇到没有戏拍的状况。寒冬期最直观的可能还是受疫情影响的停工,到现在反而感觉有在复苏,就更想加把劲儿努力一下。

“不过今年有团队的老师和周围熟悉的人就会直接告诉我,2022年前半年的工作重心都会在微短剧上。”

就在《恋爱角色请指定》播出的当晚,范薇收到一条粉丝的微博私信,说看了三集新剧,角色很有魅力,还说了“谢谢你,不放弃,你超棒的,请一定要坚持下去”这样的鼓励,她再往上翻这位粉丝的上一条留言,还是在去年11月时留的,“小巴(范薇昵称)你在哪儿?我好想你,你去哪儿了。”

“我当时没有上剧,微博也没有及时更新动态,忽然发现原来被人认可和支持是这样的感觉,瞬间觉得还能再努力100年!哈哈,反正就是慢慢来,心态放正,演好每一场戏,老天是公平的,就算现在得不到,应该还在后面等着,别放弃就对了。”

亲眼见过几百个剧组的横店

瞬间只剩六个剧组

受访人:董慧 身份:童星成长演员

作品:《美人心计》《尚食》

董慧是典型的童星入行,自然而然在成长的过程中也一直在拍戏至今。《美人心计》里的小皇后张嫣是十多年前剧播期就大众熟知的角色,最近也有在宫廷美食剧《尚食》里饰演从陪伴庄妃娘娘到追随女主角姚子衿的善良宫女阿金。

拍戏18年,亲生经历影视产业十年变化,体会更加真切。

大学之前为了备战高考而停拍了一年多的戏,再回归时已经多了很多网剧和网络电影的邀约,董慧感觉那个时候剧组一下明显增多,很多戏的拍摄周期变短,上线播出速度也变快了,是和传统电视台播剧方式不一样的网络时代来临了。

可也同样是互联网影视时代,很快在2018年之后开始感受到在政策规制之下的盲目热潮在退却,2019年的见组机会也变少了,是“寒冬期”最深切的体会。

“最冷的时候,平时几百个剧组的横店,瞬间只剩六个剧组在开工,自己的片酬也减半了。”

2019年2月拍完《长安诺》之后,第一波影视寒冬期来袭,加上阴差阳错没谈好剧组,连带着2020年疫情来袭,一直到6月疫情后复工才又正式进组,中间几乎是有一年半的时间被闲置,再回归就感受到演员能演的角色越来越少,但演员数量又没有变化,大家会为了想演的角色不断降片酬,竞争加剧在所难免。

那正好是在董慧感觉到的收入最好、充满希望的2018年之后,多少是会有落差。

“我曾经是一个特别‘逼’自己的人,这两年心境产生了变化,曾经焦虑到每天睡不着觉,眼看着掉了很多头发。后来想明白了,我只要做好自己能做的,付出百分之百的努力,注重做事的态度和过程,结果和其余的事情‘躺平’就好了。也因此我现在很快乐,焦虑也没有用,哈哈哈。”

董慧现在在想,生存的焦虑是必然的,成年人需要对自己负责,而演戏就像从小刻在DNA里的基因,只要够坚定,现在的焦虑和痛苦都是磨练自己成长的必经之路,毕竟小时候也是真的幸运过,先甜后苦,也一定能苦尽甘来。

入不敷出是常态,

但不想放弃就要努力

受访人:俞更寅 身份:偶像型艺人

作品:《兔子暴力》《原来是花男城啊》

“刚入行没多久就遇上了影视寒冬和疫情影响整个市场,项目变少了,预算也变少了,无论是谁压力都变大了,相对的也更容易有焦虑感。但我不认为这是坏事,因为竞争的压力也迫使我们想办法提高自己的竞争优势,对我们来说也是一种进步的动力。”

俞更寅是在2015年到2016年参加了综艺《星动亚洲》出道的男团艺人,2018年正式单飞,恰巧是与前公司的官司纠纷和影视寒冬期撞一块儿了,没有工作,回家呆了两个月,也吃过一个月的泡面。

那个时候很难说没有焦虑,甚至是退圈的想法也有过,可是年纪轻轻就半途而废,他觉得很不甘心,况且演艺事业会遇到这样的困难,难道其他工作就不会吗?趁着年轻还是可以拼一拼,就又回来了。

院线电影《兔子暴力》和微短剧《原来是花男城啊》都有参演,拍戏有些意外,但更像人生路上一种新的尝试和冒险。俞更寅也不认为拍戏是副业,他更希望把自己力所能及做好的工作按时间阶段和精力可及程度分配好,2018年有8个月的时间在拍戏,之后全力备战唱跳节目面试。

参加《创造营2021》之前,入不敷出的状况是日常,偶像型艺人的舞台演出机会实在太少,如今努力动起来,凭借跳唱能力增加音乐综艺方面的经验,和片酬到少几乎可以算零收入接戏的机会,再慢慢接触到更多元化的工作,他感觉自己似乎也从刚起步阶段渐渐有了一些成长,在“后疫情时期”已经勉强可以收支平衡。

“内卷是常态,我尽量让自己以平常心看待,形式上的内卷会让人焦虑,但良心内卷可以是成长的动力。”

其实俞更寅现在也经常和同期出道的朋友们聊天,有人已经放弃,去选择了其他行业,更多的是和自己之前的状况一样,收入少到温饱问题都很难维持,大家一起想着如果接下来还是这样的情况,再加上疫情,应该怎么办?其实如果不想放弃,就只有想办法让更多人看见自己,因为只有被看见才能体现出自己存在的价值,不然很难在这个环境生存下去。

如今短视频的兴起为人们带来了更多的娱乐方式,俞更寅也感觉到自己迎来了新的机会,目前他每个月会进行一到两次“俞更寅的小饭桌”的直播,希望将美食和音乐的直播进行个人IP化,未来也希望能将元宇宙、NFT和音乐结合做出更新的体验感和独特性。

努力“整活”是唯一的出路

受访人:信信(匿名) 身份:艺人宣传

由剧宣转型从事艺人宣传工作的信信,服务艺人近3年,负责过风口浪尖上的浪姐、高岭之花演技派男神、演技百变的老戏骨,近几年都有过现象级爆款作品,也短暂带过有一定作品积累但依然小透明的青年演员,几乎各类艺人都接触过,经历过他们最辉煌的时候,每天做宣传、对接各种合作忙成陀螺,也为突发的危机日夜头秃过,现在已经躺平,佛系度日。

在她的回忆中,整个影视产业大滑坡应该是从2018年的行业税务彻查开始,紧接着就是疫情、清朗、国家对娱乐圈干预引导这几个大动作……短短两三年就让整个行业变得半死不活。资金大幅紧缩,资源倾斜向金字塔尖,底层生活愈发艰难,不管是艺人还是从业者,都在苦苦挣扎,寻找新的出路,比如宇宙的尽头是直播带货,跨界合作,报团取暖。

艺人不再愿意签约经纪公司了,更喜欢自己成立工作室,除了几家头部公司,其他小型经纪公司的经营状况都岌岌可危。品牌对艺人更加挑剔,资金充足的条件下,品牌更愿意选择性价比高知名度高且口碑良好的艺人,资金一般的情况下,品牌会直接放弃寻找艺人合作,去拥抱网红和KOL,中腰部艺人正在失去商业市场。

市场之外,片酬待遇都明显降低,进组不给配车、不配艺人餐、交通费额度压低、很多杂费不给报销,包括艺人在需要花钱的宣传动作,也就是众所周知的“冲热搜”,频率会减少。

信信感觉大多数艺人的心态会变得焦虑,想努力整活,想要尝试更多事物。也有专注演戏的艺人变得很佛系,乐得喘口气,只要有戏接就行,没什么多余的要求。这种情况下焦虑的就是团队,必须逼着艺人整活,多赚点钱。

而信信入行的时候,其实行业环境已经不太好了,现在偶尔带演员去试戏,她看着乌央乌央排队等待的新人演员们,有些资质普普通通,有些整容痕迹明显,心里会有些感慨,不知道这些人怀着什么样的心态和期待准备踏入这个圈子,可能无论怎么寒冬,怎么艰难,永远会有人前赴后继。

结语

现在提“影视寒冬期”,概念有点大,公认的开始是2018年税务检查,而后是接二连三的政策与疫情双重打击,直到“后疫情时代”,似乎大家也已经习惯了,还能留在这个圈子里的,都明白“焦虑”无效的道理。

要说在眼下的大环境里选择“躺平”,也只是心态上的放“平”,但“整活”势在必行,团队逼着艺人“整活”,艺人逼着自己“整活”。在整个调查采访过程中,也明显可以感受到了“不整不活”的氛围,就像范薇所说,一旦动起来,有了惯性,就会好很多,所以大环境急迫,工作机会缩减,谁先被看到,进入工作的“活循环”,就少一分被行业落下的风险。

据悉,2021年末平台收紧项目数量,这一行动的后续现象或许将在半年后有所呈现,即2022年中,或许开机数量会锐减,也希望各位艺人在此前努力“整活”,迈入“生门”。

编辑|厂长

来源地址://www.sohu.com/a/529794296_100175948

    免责声明:本文源于互联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者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转载稿涉及版权问题,请立即联系管理员,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保证您的权利,对于使用本站信息和服务所引起的后果,本网站不作任何承诺。

    精彩文章

    热门推荐

    相似图片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