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图看世界 > 明星八卦 > 潘长江翻车了,一代笑星为何沦落至此?

潘长江翻车了,一代笑星为何沦落至此?

上周 3·15,食品届和娱乐界同时大地震。

先不说用脚踩出来的老坛酸菜,掉在地上还继续封包的双汇火腿,光是邓伦漏税被罚 1.05 亿这件事,就惊爆了热搜。

这边当红流量小生偷税漏税;那边老艺术家也被曝翻车:

有媒体爆料,潘长江在直播卖白酒时,声称“我和茅台董事长认识十几年了,昨晚我把他灌醉后,让他签合同给我定价权。

市场价一直都是 4 万多,我 2 万多就卖。

此言一出,舆论哗然,如果这是真的,将牵扯到国有资产的流失,相关人员也将涉嫌违法。

不过很快,茅台官方发文辟谣:“子虚乌有,一派胡言!”

潘长江也发了视频自证清白:“我从来没说过这样的话,完全是造谣。

我算是见识到了网络暴力的可怕。干了一辈子,特别寒心。”

经过多方澄清,基本可以判断这件事是无良媒体的炒作。

但随后大家开始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一开始所有人都对这个谣言深信不疑?

无疑是因为,近两年「老艺术家」潘长江的名声,实在是不太好。

这还要从著名的「潘嘎之交」讲起。

劝嘎之人终成嘎

2020 年,《小兵张嘎》中嘎子的扮演者谢孟伟因为生意不顺,直播卖起了假酒,遭到网友质疑后,在直播间暗自神伤。

看到晚辈犯了错,5G 冲浪的潘长江对嘎子进行了一场正能量的规劝:

“听叔一句劝,网络的东西都是虚拟的,水太深,你把握不住。

你缺 W (指钱)吗,你不缺!你直播可以,不要上链接,给大家带来快乐才是最重要的。”

肺腑之言,催人泪下,嘎子听后大受感动,泪洒直播间。

网友纷纷称赞:不愧是老艺术家,格局就是不一样。

可没过多久,潘长江竟然也开始了直播,卖起了酒。

娴熟的话术,信口开河的架势让大家直呼“劝嘎之人终成嘎”,“师嘎长技以制嘎”。

潘叔之前那些诚恳的劝告瞬间沦为众人的笑柄。

他甚至还因此为大家贡献了一个年度热词——潘嘎之交。

走上直播带货的不归路后,潘长江的操作越来越令人迷惑。

文章开头提到的直播间 2 万一箱的茅台酒,每瓶 4799 元,网友却发现这款酒的市场价仅为 4500 元;

为了更快地融入直播行业,也可能是因为志同道合,他认曾经的带货一哥辛巴做干儿子,但很快,辛巴因为售卖假燕窝被封杀;

他张口就来,夸大其词的例子更是数不胜数:原价几百一瓶的白酒在他这里只卖几十元,还称酒瓶盖上的的钻石价值百万;

粉丝明明在直播间下单的是“五粮液集团的酒”,收到货却发现是某不知名酒厂的贴牌酒,买过的粉丝都反映酒的味道很奇怪;

面对网友的质疑,潘长江选择置之不理,甚至看到反诈警察陈警官的连麦申请,他都选择性装瞎......

可以说直播卖酒这件事,让他前半生积累下来的人气消失殆尽。

其实说实话,明星直播带货并不稀奇。

从上世纪 80 年代开始,有些艺人就在本职工作之外进行演出,这一行为被叫做「走穴」。

1983 年第一届春节联欢晚会播出后,歌手、相声演员、小品演员们接到的商演邀约络绎不绝,走穴成为艺人们很大一部分收入的来源。

而现如今,线下的商演因为疫情被陆续取消,没有演出可接的明星相继转战互联网。

都说直播是明星的照妖镜,但大量的例子表明,态度诚恳,认真带货的明星并不会让人反感。

刘涛在抖音成功再就业

正如《让子弹飞》里面那句经典的台词“挣钱嘛,生意,不寒碜!”

说到底,大家并不是反感潘长江带货这件事,而是反感他前后言行不一致,反感他把粉丝当做欺骗的对象,牟利的工具。

这种反感,源于他难看的吃相和「德艺双馨老艺术家」形象的割裂。

其实只要对潘长江的经历稍作梳理,就会发现这种割裂感一直都有迹可寻。

“扮丑”的一生

潘长江出生在一个梨园世家,父母都是著名的评剧演员,从小受艺术熏陶的他,精通唱、念、做、打四样功夫。

早些年他在铁岭民工团工作,演过评剧、二人转,虽然样貌不出众,却总能靠滑稽的表演赢得观众的喝彩。

1983 年,潘长江与赵本山合作的《大观灯》在东三省引发轰动,他也因此被誉为「东北丑王」。

左-赵本山 右-潘长江

从那时起,潘长江的艺术创作便围绕着“扮丑”展开。

1993 年,潘长江第一次出现春晚舞台上,以小品《桥》走出东三省,为全国人民所熟知。

《桥》讲述的是一个屌丝男追求白富美的故事,作品中充满了对他身高外貌的戏谑。

1996 年,春晚音乐小品《过河》横空出世。

“哥哥面前一条弯弯的河,妹妹对面唱着一支甜甜的歌......”

这段经典的旋律火了,舞台上潘长江灵活机智、“浓缩的都是精华”的形象也深深地刻在了全国观众的心上。

2002年,抗日电影《举起手来》的热映让潘长江家喻户晓,几乎没有人不认识那个罗圈腿、斗鸡眼的“日本鬼子”。

到后来,蔡明和潘长江的组合变成了春晚的固定节目,但他们的小品仍然脱离不了“女强男弱”,“调侃身高”的逻辑。

舞台上,蔡明总是美丽大方,毒舌腹黑,而潘长江获得了无数外号:微缩的人、小矮人、小陀螺、小萝卜、小土豆......

我们可以看到,不管小品的内核是什么,扮丑和自嘲都是潘长江艺术作品中永恒的外壳。

一旦失去这个外壳,几乎都不能称之为潘长江的小品。

虽说扮丑也是艺术,但对于潘长江来说,这样的选择颇有一种宿命般的无奈感。

小时候,他得了尿崩症,嗜水贪尿,医生判断他活不过25岁,所幸平安长大,但身高却永远停留在 160 cm。

小矮子的形象注定他只能作为一个丑角出道,某种程度上,他也因为与众不同的身高获得了别人得不到的关注。

可以说,潘长江是一个合格且成功的丑角。他也因此获得许多荣誉和观众的喜欢。

但随着自媒体的兴起,丑角比比皆是,网络上从不缺为了流量刻意扮丑供人取笑的网红,很少有人再找他拍戏。

所以,年近 70 的潘长江面临着失业的风险。

很多人不理解:70 岁了,也该颐养天年了,捧着「德艺双馨老艺术家」的称号,还不够安享晚年吗?何故要来蹚直播这趟浑水,落得晚节不保的地步?

思来想去,可能根本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只是他们给的 W 太多了。

天还会晴吗

曾有数据显示,潘长江一个月的销售额高达 9615.4 万,尝到甜头后怎会轻易停下?

至于双标打脸,割粉丝韭菜,晚节不保,在利益面前都不重要了。毕竟他曾亲口说过:“面子值几个钱?面子一分钱都不值!”

这让我想起另一位「老艺术家」——六小龄童。

在信息闭塞的年代里,提起孙悟空,大家第一时间想起的就是六小龄童。

可是久而久之,他似乎真的把自己和孙悟空画上了等号

他试图将《西游记》整个剧组成果据为己有,抛下导演杨洁单独接商演,更是坚信“一千个人心中只能有一个孙悟空”。

因此,当周星驰在《大话西游》中塑造出一个全新的孙悟空形象“至尊宝”时,六小龄童对此多次进行暗讽和嘲弄,痛批周星驰版西游记颠倒是非、侮辱原著,应该向孙悟空道歉,向全国人民道歉。

如果仅仅止步于此,他在我们心中还只是一个思想固执的演员。

但是,他一边抵制他人改编西游记,一边蹭孙悟空的热度接广告,其中不乏恶搞悟空的手游,明显消费孙悟空的皮鞋和热水器广告......

一系列行为可谓对「双标」二字的实力演绎。

不过,让六小龄童路人缘彻底崩塌的,还是在导演杨洁的悼念视频里宣传自己新电影一事。

利益大过天的六小龄童,还能称得上一句「德艺双馨」吗?恐怕答案是否定的。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越来越多的演员显现出德不配位的迹象来,但仍有很多真正的老艺术家们坚守着初心,给大众带来积极正面地影响:

为文艺界献言献计、敢于批判国足的巩汉林;

担任文联副主席、在政界发光发热的冯巩;

致力于培养徒弟、投身慈善的赵本山......

他们才配得上一句德艺双馨。

时代的巨浪不能磨灭人身上的光芒,却能冲走掩盖在他们之上的尘土。

浪潮退去之时,我们会清楚地看到,是谁在坚守底线,是谁已经随波逐流。

“涉嫌虚假宣传”事件过后,潘长江在采访中眼角泛红,求网友放过自己,并在抖音发布了一条视频,风格与以往的搞怪大相径庭。

视频中大雪纷飞,他在院子里独自静坐,等到积雪落满了肩头才起身回家。

渐渐远去的背影看起来十分落寞。

视频配文:“下雪了,等天晴。”

可是翻看评论区,大家并不买账。

希望潘叔知道,如果不放下割粉丝韭菜的心思,不愿意老老实实凭良心做事,天,是不会晴的。

来源地址://www.sohu.com/a/532462647_121242461

    免责声明:本文源于互联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者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转载稿涉及版权问题,请立即联系管理员,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保证您的权利,对于使用本站信息和服务所引起的后果,本网站不作任何承诺。

    精彩文章

    热门推荐

    相似图片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