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图看世界 > 明星八卦 > 《心居》原著:冯晓琴为谋出路,在展翔身上下了多大一盘棋

《心居》原著:冯晓琴为谋出路,在展翔身上下了多大一盘棋

文|芳小菊



顾磊去世后,冯晓琴想明白一个道理——东风靠不住,风向总有变的一天。女人不能把希望都寄托在男人身上,凡事靠自己才保险。

她庆幸自己遇上的是顾士宏这样厚道的公公,如果换做别人,或许早就被扫地出门了。

可即使公公不嫌弃自己,冯晓琴也不想继续靠他和大姑姐的接济度日了,她忍受不了顾清俞那副居高临下,高高在上的嘴脸。



即便是为了儿子小老虎,冯晓琴也不想再向顾家伸手要钱,她低不下这个头,再说也不是长久之计。

与其从别人那里求保障,不如自己谋出路,冯晓琴想凭自己的努力,获取想要的生活。

于是,她想到了自己的媒人——“大户”展翔。

拥有十七八套房子的展翔,四十多岁就过起了退休生活,他天天除了打牌就是找人陪着喝红酒。

对这种无所事事,坐地收租的暴发户生活,他早就厌倦。



前几年为了追求心中的女神顾清俞,展翔动过开一家书店的脑筋,后来因为种种原因放弃了。

父母想让他开家生鲜超市,他说:“那不就是开一菜场吗”?他觉得没意思,他想做点让别人瞧得起,能证明自己的事。

年轻的时候没有追求,无所事事,被人们戳着脊梁骨说成是缺乏社会责任感的暴发户,上点年纪了,展翔想利用手中的钱改头换面,不想再让别人指指戳戳。

得知展翔想做件有意义的事,又拿不定主意该干什么后,正在为自己谋出路的冯晓琴,果断地抓住机会,在他身上布下了一盘棋。



笼络展翔的心

因为展翔是冯晓琴和顾磊的媒人,所以顾磊去世后,身边缺少贴心人的冯晓琴,遇到什么烦心事,都会找展翔倾诉。

被史胖子称为妇女之友和小太阳的展翔,看在冯晓琴新寡的份上,给了她许多帮助。

交往的时间久了,冯晓琴慢慢摸准了展翔的为人,他不愧是史胖子嘴里的妇女之友,更不愧是照到哪里哪里暖的小太阳。

于是,冯晓琴把目光锁定在展翔身上,她觉得可以在展翔这个“大户”身上做点文章。



精明,有主见而且有野心的冯晓琴,善于利用身边的一切资源,看准展翔后,她便开始笼络他。

利用自己十几年练出来的厨艺,冯晓琴经常包好混沌,做好各种面食塞进展翔的冰箱,看到展翔的衣服扣子掉了,她也总是抢着给缝上。

她还会时常在展翔面前说些他爱听的讨好话,展翔被哄得开心了,就会这样说她:

“小姑娘啊小姑娘——你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有意思的小姑娘。讲话七转八转,万紫苑没有人能比得过你”。



必要的时候,冯晓琴还会施展她的女性魅力。一次展翔请她喝红酒时,她嗲嗲地说:

“叔爷,上海滩的男人我见得不算多,但也不太少。讲起来你算是相当可以的了,叔爷,一个人有十几套房子,是什么感觉”?

在冯晓琴的恭维下,展翔有点骄傲也有些自卑:

“早几年还有点感觉,现在已经麻木了。我自己知道,房子再多也是个投机分子......除了运气好,自己屁用都没有,我有自知之明”。

冯晓琴对自己的照顾,展翔感动在心里,妈妈看到他冰箱里塞得满满的吃食,问他是不是有女朋友了时,他开心地说,不是女朋友,是心眼好,长得又好的田螺姑娘。



得知展翔在妈妈面前夸赞自己,冯晓琴觉得她的初步目的已经达到。

她讨好展翔,千方百计笼络他,就是为了让他不把自己当外人,自己能在他身上谋条出路。

初步目的达到后,冯晓琴又开始谋划下一步。

展翔之所以把自己看成投机分子,就是因为一直没有正经事可做,摸准他的心理后,冯晓琴决定在他身上再下一步大棋。



用“激将法”刺激展翔投资养老院

因为一直找不到好的投资渠道,自己一个人也做不成件有意义的事,展翔在史胖子的撺掇下,打算把闲置资金放高利贷。

冯晓琴听说这件事后,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

她找到展翔,毫不客气地对他说:

“爷叔,坐地收租有意思吗?借钱给别人,不如自己做点事”。

冯晓琴脆生生的声音,让展翔一怔:“做啥”?看着展翔疑惑的样子,冯晓琴没正面回答,而是继续怼他:

“否则就抱着你的十几套房子混到老吧。你是上海人,是地主土豪,你将来生下儿子,就是地主家的傻儿子,什么都不用做,把房子租给外地人,会数钱就行。反正会有一批又一批的外地人涌过来,落不了空”。



冯晓琴知道展翔已经不把自己当外人了,所以,肆无忌惮地说出这番话,目的就是要用“激将法”刺激他。

冯晓琴这番不怎么厚道的话,直击展翔的要害,不过他并没生气,他早就知道,坐地收租对他来说是件窝囊事,不仅没有技术含量,还让人瞧不起。

冯晓琴的“激将法”还让展翔想起母亲曾经对他说过的话:

“你以为你有几张钞票,穿两件名牌衣服,买几部进口车,拿杯葡萄酒晃来晃去,就不是农名了?你一口本地话藏得再好,别人也听得出来,人家嘴上叫你先生老板,内心根本瞧不起你......”



在冯晓琴的刺激下,展翔一仰头喝干杯子里的葡萄酒,对她说:

“爷叔最听小姑娘的话,你说做啥,我就做啥”。

展翔说出这句话,并非心血来潮,没经过大脑,认识冯晓琴这么多年,他很了解她。

虽然史胖子说,冯晓琴这种女人每个汗毛孔里都藏着心眼,但展翔不得不承认,冯晓琴是他见过的最勤劳能干,最坚韧执着的女人。这样的女人,即使被踩进地狱里,照样能开出花来。

展翔对史胖子说过,他和冯晓琴是英雄惜英雄,冯晓琴办事,他很放心。

当冯晓琴把自己多方考察,反复论证后的想法,头头是道的分析给展翔听后,展翔盘下了小区后面那幢两层楼的房子,开了一家名叫“不晚”的养老院。

养老院建成后,冯晓琴全面负责管理与经营,展翔只管掏钱与收钱。

冯晓琴用她的“激将法”直击展翔的软肋,让他在向别人证明自己不是个以坐地收租为生的俗人的同时,也为自己谋下了一条长远可靠的出路。



想拿下展翔成为“老板娘”

“不晚”开业后,冯晓琴主内,展翔主外,冯晓琴俨然一副老板娘的样子。从日常工作到负责招聘,每件事她都力求做到最好。

能成为真正的“老板娘”,是一向心大的冯晓琴最想要的结果。

为了成为真正的老板娘,她不仅尽心尽力地为“不晚”付出,还在展翔身上下了不少功夫。

一向把钱看得很重的冯晓琴,在展翔看她工作辛苦,给她发双份工资时,霍得一下转过头,两眼紧盯着他说:

“爷叔,你是不是觉得我眼里除了钞票,没有别的。只有钞票才能让我开心,是不是”?

冯晓琴想得到的是展翔的人,并不是她之前看重的钞票。



为了拉近和展翔的距离,冯晓琴可谓用心良苦,她除了精心给展翔做各种吃食外,还经常开各种玩笑撩拨他。

一次,她给展翔做了枣泥馒头,展翔打趣她:“馒头里面有迷魂药,爷叔消受不起”时,琢磨出味道的她,有些尴尬地笑着说:

“爷叔不是一般人,普通迷魂药根本不管用,我不费这种力气”。

冯晓琴当着展翔的面说这种话,就是想告诉他,她即便要当“老板娘”也要当得堂堂正正。



冯晓琴想当“老板娘”的事,“不晚”的老人和员工都知道,展翔也早就心知肚明,所以,当张老太太当面撮合他们的时候,冯晓琴索性把心一横对展翔说:

“爷叔,你听说过这样一句话吗——不想当老板娘的女员工,不是好员工”。

说完这句话,冯晓琴给了展翔一个飘飘忽忽的眼神,看上去既像试探,更像在求证。

可那时展翔的心一直在顾清俞身上,他还没有放下顾清俞,所以,他即便觉得冯晓琴是个好“老板娘”,也没能迈出那一步。



当然冯晓琴也不是个没有自知之明的女人,“妾有情,郎无意”后,她很快收回了心。

一次,展翔说她是心眼好,长得好的田螺姑娘时,她一本正经地打断他:

“爷叔,就算我是乡下人,到底是个女的,不要老同我开这种玩笑,你又不讨我做老婆,说这些做啥呢?难不成你是想玩弄我”?

冯晓琴的态度,让展翔既尴尬,也觉得心疼,他在心里感叹了一声:

“这女孩也不容易,心善的,没她能干,比她能干的,又没她心善”。



虽然最终冯晓琴没拿下展翔成为“老板娘”,但她却得到了展翔最高的评价。在顾清俞面前,展翔这样夸冯晓琴:“你弟妹,综合分不算低,她是个好女孩”。

冯晓琴没拿下展翔成为“老板娘”,在别人看来也许很遗憾,但对冯晓琴来说,其实没什么,因为她的最终目的是不再做个依附男人的女人,她要靠自己的努力,获取想要的生活。

能得到展翔的肯定和夸奖,证明冯晓琴在他身上布的这盘棋下对了。



果断出击,接受“不晚”

展翔开“不晚”养老院,目的不在赚钱,他只是在冯晓琴的“激将法”刺激下,被她赶着鸭子上架,想做点有意义的事证明自己。

如今看到“不晚”在冯晓琴的打理下已经名声在外,口碑极佳,他自己的目的也达到了时,便想要功成身退。

他告诉冯晓琴,镇政府想要跟“不晚”合作,挂公私合营的牌子,而且优惠政策一大堆。

冯晓琴听了展翔的话,愣了一会,然后她目光坚定地对展翔说:

“爷叔,你要是不想做了,就把”不晚“让给我吧。你算一下,已经付掉的租金还有家具摆设,总共多少钱,如果我拿得出来,立刻还给你。要是还缺,就先打个欠条,慢慢还。我人在万紫园,你不用怕我赖账”。



见展翔没有任何反应,脸色还有些古怪,冯晓琴又说:

“爷叔做事都是白相相,反正不缺钱,有的是时间,可我不一样,我要么不做,要么就做到最好。我晓得爷叔的心思,开不晚无非就是想讨好某些人,告诉她,你展老板不是花花公子,也是有理想有追求的。现在白相的差不多了,觉得没劲了,正好有人想接手,索性就让出去,反正不用操心,上面会派人来管,名气也有了,功成身退。爷叔你想怎样就怎样吧,看在同事一场的份上,把不晚让给我,我会好好做的”。

听冯晓琴说了这么多话,展翔终于开口了:“

“你晓得前期投入一共是多少吗?不是小看你,你付不起的”。



展翔以为自己说出的话会吓到冯晓琴,谁知道她却说:

“或者这样,租金我付,每个月再按营收给你提成,爷叔不是相当许文强嘛,这些就算是保护费好了”。

展翔一怔,他重复了之前说过的一句话:

“小姑娘啊小姑娘,你真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有意思的小姑娘”。

于是,展翔眼前闪过许多镜头,冯晓琴的坚韧不拔,她的精明强干,“不晚”失火那天,她冒着生命危险冲进大火里救人的身影,她不计报酬收下老黄的善良。

想到这些,展翔在心里默默告诉自己:只有这个女人,才会把“不晚”发扬光大。



当展翔把“不晚”交给冯晓琴,和她签下合同的那一刻,冯晓琴心中有某种宿命的庄严感,她微笑着对展翔说:“爷叔是好人,爷叔是天使”。

这一刻,冯晓琴在展翔身上布的那盘棋,全盘皆活。而且只要她想继续下下去,这盘棋就不会输,因为她有这个能力。

从冯晓琴在展翔身上布下那盘棋开始,两个人就连在了一起,他们彼此利用,又彼此成全,还间接着互相暧昧。

那些利用、成全和暧昧,最后又生出希望,让冯晓琴在生活跌入谷低时,借着那份希望,把日子一天天过下去。

展翔最后把“不晚”交给冯晓琴,是因为他明白,“不晚”是冯晓琴在自己身上布好棋后,咬着牙撑出来的,“不晚”是冯晓琴后半生的希望。

来源地址://www.163.com/dy/article/H3HHL0830552U1YJ.html

    标签: 冯晓琴  展翔  心居  许文强  顾磊  
    免责声明:本文源于互联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者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转载稿涉及版权问题,请立即联系管理员,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保证您的权利,对于使用本站信息和服务所引起的后果,本网站不作任何承诺。

    精彩文章

    热门推荐

    相似图片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