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图看世界 > 明星八卦 > 《心居》为什么这么“吵”?

《心居》为什么这么“吵”?

【本文值班主任:瘦瘦蛙】

“从20年到22年,海清每部剧都在买房子”这是《心居》豆瓣短评的其中之一。但比海清买房子还有标志性的是海清吵架,那是一种即使不开声音都能听到声音的颅内记忆。

《心居》里海清演的冯晓琴是个手脚麻利的外地媳妇,她每天都要伺候一家六口人的饮食起居。老公顾磊是窝囊废,年近四十了还像个巨婴,随着俩人儿子一天天长大,冯晓琴想买房的心也日渐活跃。


顾磊有个双胞胎姐姐叫顾清俞(童瑶),金融精英人士,一单生意做成能挣七八百万。她表面上跟冯晓琴关系和谐,私下却经常提醒自己家人,这个弟妹太精明太会算,不要被骗到。


顾清俞和冯晓琴互相看不惯,前者自诩清高,觉得冯晓琴就是个投机主义者,当年拼了命的倒追顾磊是为了用这段婚姻逆天改命。顾清俞不屑,但又承认冯晓琴替她分担了很多家庭负担。

冯晓琴也不太喜欢顾清俞,她没有顾清俞命好,没有机会能受到好的教育,她也知道自己很多事做的不体面。但体面之前,把自己的日子过好最重要,自顾不暇的冯晓琴管不了那么多。

冯晓琴为了买房让顾磊去找顾清俞借钱,顾清俞不想借,觉得冯晓琴搬走后就会对老人不管不顾,她也怕顾磊太傻,最后反倒被冯晓琴吃干抹净。


顾清俞有自己的私心,毕竟冯晓琴精明是精明,但好歹是一家人,做事靠谱,是再多钱都找不到的合适保姆。而冯晓琴也是一样,她说是借钱,其实未必会还,同时这笔买卖怎么都不算亏,拿到钱最好,没拿到还能软磨硬泡。

《心居》的本意大概是想把顾清俞和冯晓琴塑造成两个不同阶层的女人,她们有各自体谅的部分,也有永远无法融洽的部分。这两个人里没有绝对的好坏,或者可以说她们的本质都很善良,只不过站在不同的位置看人生。

并且顾清俞和冯晓琴也都不完美,冯晓琴就是会算计,自己嫁进顾家还把妹妹带进顾家住;而顾清俞则是太过冷漠理性,把冯晓琴亲手织的围巾随手送人,时刻提防冯晓琴,又二十四小时让家人享受其无微不至的照顾。


但《心居》对矛盾的展现几乎只靠吵架这一种方式,不吵也要说一些阴阳怪气难听的话,同时不止顾清俞和冯晓琴吵,剧里的任何人和任何人都能吵一吵。吵到山穷水尽疑无路的时候怎么办?一个神来之笔,写死一条人命。

这段非常神奇,冯晓琴听到顾清俞偷偷跟顾磊说要对她有所提防,一气之下夺门而出。顾磊跑出去追,争执过程中不慎摔下楼梯,碰巧邻居又在楼道里放了一整面大玻璃,最后顾磊头撞破玻璃,失血过多而亡。


海清凭借“冯晓琴得知老公死亡”这段表演还上了热搜,但我觉得演得一般,她在剧中的错愕还没我在屏幕前的错愕程度高,甚至剧里顾磊头七都过了,我都还没缓过劲儿来,真的是,说死就死啊!

《心居》中的一切都是如此直白,矛盾一个接一个,话题也一个接一个,如果你抱着最简单的“就是看看”的心情去品味,也会被跳出来的问题“引战”。仿佛电视剧不是一种呈现,而是一个辩论场,你必须选择站队一边,不然就看得没什么意义。



于是意料之外又情理之中的,很大一部分观众在戏外也吵了起来,吵顾清俞和冯晓琴谁更不对,谁更不要脸,还有更难听的形容词比比皆是。

讨厌顾清俞的说顾清俞恋爱脑,不管不顾非要跟条件不好的初恋对象结婚,还自降身价地求婚。她拒绝理解冯晓琴的难处,吊着喜欢自己很多年的展翔不放手,专业养鱼十多年,实在辜负人家一片真心。


讨厌冯晓琴的说冯晓琴心机,坏,吸血鬼,恨不得把自己弟弟妹妹都拉来顾家占便宜,好一个“肥水不流外人田”。尤其最新几集剧情里,冯晓琴还被发现结婚之前有个私生子,对外一直宣称是弟弟。

一个想要“呈现现实社会真实缩影,刻画属于普通市民的生存哲学”的电视剧,最后彻底变成一个吵架战场,话题度虽然有了,但让人看下去的兴趣却也一起跟着少了。如果是睡前观看,躺床上半小时脑子里都得是嗡嗡嗡的争执声。

事实上《心居》的“真实”非常薛定谔,虽然每一个剧情都仿佛能对应上一个社会新闻话题,但细看又都完全不对。比如条件普通的表弟顾昕,抛弃相恋十年的女友,跟局长女儿闪婚,局长一家居然心甘情愿给他买大房子,局长千金也脾气好到比冯晓琴还要逆来顺受,完全像个受气摆件。


让人不相信的不是“这些事都会在现实生活中发生”,而是这些事绝对不会像电视剧里这样被解决,尤其是一个号称真实的剧。其实也不止《心居》,近年来的家庭剧几乎所有都被说过太吵了、太闹了、太戏剧性了、看得人太累了。

这些剧有一个共通的问题是太聚焦于对矛盾本身的展现,将所有的怒气值都凝聚在针尖上,一下一下刺激着观众的神经,反倒忘了自己要讲的是什么。

如果重看《贫嘴张大民的幸福生活》就会发现张大民的生活毫无幸福可言,他们家人遇到的问题完全不输这些剧里的任何一个,甚至有更多的走投无路,出轨、家暴、白血病、老年痴呆、下岗等等问题接踵而至。


但《张大民》的矛盾和展现方式都是恰当的,他们的处境和时代、社会、阶层、家庭结构都息息相关,张大民的贫是一种苦中作乐,一种年幼丧父长子要挑起家庭重任的负担。相比歇斯底里的争吵,这一家人的轻描淡写反而勾勒出了一丝更具回味的苦,即便时隔多年再次想起,也会令人为之牵动。那是即使明知自己渺小又无力反抗,却依然不想放弃对幸福的追逐,一种朴实也普世的幸福。

以前总说生活不是偶像剧,没有那么多完美的梦可做,但现在想说生活也不是家庭剧,没有那么多的事业可创。诚然人生总是一个问题接一个问题,总是需要关关难过关关过,但是电视剧里矛盾的发生就仅仅是为了营造出一次争吵的看点吗?还是说矛盾背后的复杂成因才是更为重要也更值得留给观众细细品味的。

剪秋到底有没有打开食盒?

够了够了,别再邪魅了

《爱,死亡,玄幻剧》

- 冷眼娱乐-

人形文娱传讯机

热爱思考的娱乐界Ph.D


来源地址://www.163.com/dy/article/H3K2ONVK0552U1YJ.html

    标签: 心居  海清  张大民  童瑶  冯晓琴  顾清俞  
    免责声明:本文源于互联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者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转载稿涉及版权问题,请立即联系管理员,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保证您的权利,对于使用本站信息和服务所引起的后果,本网站不作任何承诺。

    精彩文章

    热门推荐

    相似图片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