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图看世界 > 明星八卦 > 《亲爱的小孩》:婚姻幸不幸福,生个孩子就知道

《亲爱的小孩》:婚姻幸不幸福,生个孩子就知道

《亲爱的小孩》首播,连看六集,真的把我气哭了,都说婚姻幸不幸福,生个孩子就知道了,任素汐演的新手妈妈方一诺,把婚姻和育儿中的各种矛盾,展现的淋漓尽致,看得我心里发寒,对婚姻充满了恐惧。

1、生孩子时断线,孩子是否出生都不知道

方一诺是个精神和经济都独立的中学老师,性格大方开朗,不喜欢计较,教书育人也是循循善诱,生活很有规划,和肖路的结合,算是低嫁,两个人是自由恋爱,当初方一诺父母是反对一诺嫁给肖路的,可是一诺坚定地选择了爱情。

但是婚姻和爱情终究是两回事,肖路是那种比较擅长“嘴上功夫”的男人,这样的男人,谈恋爱的时候,说得天花乱坠,可以把女朋友哄得开开心心,但步入婚姻后这一套就不管用了,方一诺结婚后的生活并不好过。

肖路的不靠谱,在婚姻中展现得淋漓尽致,对于生孩子这事,肖路是并不怎么上心的,不过是被父母逼急了,索性生一个堵住他们的嘴,所以一诺怀孕后,他还是该喝酒喝酒,该抽烟抽烟,一诺阻止他抽烟,他还心存抱怨。


方一诺白天是讲台上育人子弟的老师,表现在学生面前的她,自信笃定,可是晚上回到家卸了妆后,看着变丑的自己,她心里七上八下,她憋屈地想哭,可是她不能哭,她是要强的方一诺。

方一诺正在给学生讲课时,羊水破了,淡定地安排学生自习,她先去生个孩子,肖路接到电话赶到医院陪护,接到老板的电话就走了,说好了十分钟就回来,却坐在沙发上喝着啤酒看着电视,没有回去的打算。

一诺要生的时候打电话给肖路,他睡得正香,急急忙忙赶过去不急着看老婆孩子,忙着拿胎盘给弟弟炖汤喝,一诺从病房出来都没有家属接,还是护士送回病房的,在孩子出生前,肖路就承诺不会拿自己女儿的胎盘给别人吃,结果一转眼,老婆孩子都不管,忙着送胎盘。

肖路送完胎盘慢悠悠回到手术室,孩子和一诺早已回到病房,他还后知后觉地在手术室门口转悠,其实他并不是神经大条,不过是对自己的老婆不够关心罢了,就算是个傻子都知道老婆孩子重要,他会不知道吗。


肖路嫌弃妻子,只有父母心疼一诺

一诺生完孩子后大小便失禁,肖路给换裤子,换完后在洗手间半天不愿意出来,亲朋好友来看望一诺,却所有人都为着孩子开心,没有一个人关心生完孩子的一诺,只有她的爸爸妈妈一个擦汗,一个递水。

肖路洗了半天手出来,一遍一遍地擦着手,不愿意进去看一诺,看着自己的双手,眼里充满嫌弃,婆婆到医院看了一眼,像客人一样就离开了,是一诺的爸爸妈妈一直陪在身边,肖路始终像个局外人。

出院那天,一开门呈现在眼前的一幕,又脏又乱,沙发上茶几上全是吃剩的食物和垃圾,床上屋子里乱七八糟,还是丈母娘帮着收拾的,肖路妈妈一直在旁边,说着老母猪生十个八个都好好的,意思是女人生孩子没那么脆弱。

肖路的妈妈都是很殷勤地想来照顾,说与其那么贵月嫂,不如把钱给她,她来照顾,少给点也行,但一诺讲究科学育儿,科学坐月子,不愿意婆婆来指手画脚,就请了一个“专业”的月嫂。

每天半夜要起来好几次喂奶,一诺体力不支想让肖路倒杯水,他却装睡不起,还没有一个月嫂贴心,而这仅仅是一个开始,往后有孩子的日子,肖路的表现更是让人失望,没有尽到一个妻子,一个丈夫的责任。


一诺生孩子前做了很多功课,生了孩子后更是全部心思都在孩子身上,而肖路显然不是很在意老婆孩子,嘴上喊着对你好对你好,实际上却做事做一半,他弄了只甲鱼要吨给一诺补身体,结果转眼就放下到点只高香供着。。

孩子除了黄疸,一诺多次跟肖路讲有问题,肖路宁愿相信外人也不愿意相信一诺,还怪一诺太过敏感,产妇这个时候最需要的是安慰,肖路想着的是如何让她消停,而不是安抚她的情绪,还怪一诺打扰他休息。

禾禾在肖路的漠不关心和保姆的和稀泥后,黄疸值变得越来越高,送到医院时已经严重超标了,肖路和一诺去医院看孩子,肖路连自己的孩子是哪一个都不知道,觉得长得都是一个样。

禾禾在医院哭得撕心裂肺,肖路却轻描淡写地说:“不过是在医院待个两三天而已,没什么事,小孩子多哭一下,还能增大肺活量,照蓝光的那么多孩子,那黄疸值都高,这不是什么大事嘛”。

月嫂因为把禾禾看病了,不敢面对一诺,就偷偷地跑了,肖路为了有人照顾一诺,把他妈给请来了,一诺的月子生活,往后除了夫妻矛盾,又加了一个婆媳矛盾,更加地堵心。


婆媳矛盾时和稀泥,把错误推脱出去

其实肖路的妈妈并不是一个有坏心思的婆婆,也不是那种会苛待儿媳的人,可是婆媳之间的矛盾依然不可避免,两个人育儿观念不同,各有主意,而肖路在婆媳之间,没有起到调节的作用,而是一味地和稀泥。

高彩萍是个单亲妈妈,她最大的骄傲就是自己凭一己之力养大了两个儿子,都是健健康康的,没一点毛病,所以她坚持要以老一辈的经验来说教儿媳,把禾禾也以这样的方式来养。

而一诺是个高级知识分子,一向都只要她说教别人的,没有别人说她懂得,生孩子前看了很多书,动不动开口就是“人家专家说了……”,把孩子日常安排地死死的,用个小本本记着,没有一点灵魂空间。

育儿观念的不同,导致婆媳矛盾日渐剧增,高彩屏拿了一对肖路肖旭小时候穿剩的的旧衣服给禾禾穿,而一诺想把禾禾当做小公主养,自然不会让她穿旧衣服,婆媳第一战,从一进门就开始了。

肖路当着双面间谍,在这边说那边,在那边说这边,但自始至终,他没有自己的主见,就因为肖路这两边的做法,婆媳关系才无法得到解决,若是肖路能够站好队,或是提出自己的观点,两个人就不至于这样争来争去。


肖路告诉一诺:我小时候没有专家,我还不是一样长大了,我妈要不适合带孩子,我和肖旭是怎么长大的!

肖路这样的说法做法,表面是开导,实际上是添堵,明明婆婆来时为了帮忙照顾儿媳的,再说不是一诺要求来的,是肖路先斩后奏请来的,但反过来,却要儿媳去包容婆婆,说实话,平时怎么包容都可以,但在月子期间这样要求一个产妇真的很不合适。

女人生完孩子后,要面临很多生理和心理的问题,很容易陷入自卑和抑郁,月子期间,本来就应该好好地修养和恢复,才能更快地回归正常,结果老公不愿意管,婆婆却总是和自己对着干,这样真的很容易抑郁。

像一诺这样心大的女人,都无法正常地面对这一切,好几次面临崩溃,一直在压抑情绪,甚至跑到浴缸里无助地蜷缩着,没有任何人注意到她的情绪,尤其是肖路更是看一眼都嫌烦,这也难怪世界上有那么多产妇,会在生完孩子后选择自杀。

高彩屏带着禾禾还不忘出去打麻将,当着孩子抽烟,好几次被一诺发现,肖路都在和稀泥,瞒着一诺,结果把孩子从坡上摔下去,差点酿成大祸,一诺的情绪直接崩溃,想和婆婆撕破脸,又架不住她苦苦哀求。


于是更精彩的一幕上演了,婆婆和妈妈齐聚一堂,外加一个好吃懒做没有礼貌的小叔子,家里每天都在上演一场好戏,一个家有五口人,分为三派,一诺和她妈妈是一派,肖旭和高彩屏一派,肖路一派,其他两派专门互撕,肖路专业甩锅。

两个家庭之间有一定的差别,一诺娘家一直都是干净整洁,喜欢讲究的规矩人家,最看不惯的就是脏乱差,而高彩屏是个不拘小节的人,大大咧咧,粗线条,两个儿子在她粗线条的教育下,没有责任心,凉薄,不尤其是肖旭,长幼尊卑都不知道,把嫂子家当做自己家,在厕所抽烟弄得脏兮兮的,在卧室油烟窗帘都烧坏,整天在哥哥家好吃好喝,管家时不好好做人。

一诺的妈妈也管得比较多,一个外人,越过女儿女婿直接教育人家的弟弟,还说高彩屏不懂得教儿子,结果四个人大吵一架,闹得不可开交,肖路一进门看到这一门,每个人都在诉说自己的不满。


对此,肖路不但没有拿出一个一家之主的担当合理地解决,反倒是觉得自己才是最委屈的一个,他反过来怪拼了命给他生孩子的一诺,怪含辛茹苦把他养大还要帮他带孩子的母亲,怪辞了工作来照顾他老婆孩子的丈母娘,这么长时间,他从未说过一句辛苦了或是谢谢,反过来觉得是那些人闹腾他,肖路吼道:

你们接着吵,接着闹,你们高兴就好,说得都对,都有理,高兴就好,我错了,我就不该把你们凑到一块来,都想着自己心里面那点事,就自己那感受,那自尊,不考虑考虑别人啊,自大禾禾生下来,我过过一天安稳日子吗,我白天拼死拼活,晚上回家了,这个不高兴了,哄着,那个不高兴了,哄着,哄完大的哄小的,哄完小的哄老的,没关系,但我也累啊,谁不想被哄啊,我也想被哄啊,我现在睡沙发上了,每天上班腰酸背痛的,你们谁问过我,谁关心过我一句,你们心疼过我吗?

若是不看肖路平时的表现,听到他这段话可能还真会心疼他一下,但反观他的行为和言行,那真的是相差不是一点,嘴上说得很好,实际上总是在逃避,不愿意累,不愿意付出,说实话,禾禾出生这么久,肖路基本没抱过,更别说是哄,孩子偶尔闹得他睡不着,他还反过来怪一诺。


逃避回家,与女客户私会,肖路太凉薄

而更过分的不是肖路不管老婆孩子,而是他丢下老婆孩子不管,大半夜去外面哄别的女人开心,陪别的女人压马路,陪人家喝酒送人家回家,关心一下老婆情绪他觉得累,哄别的女人的时候他倒是精神得很。

肖路在跑业务的时候,认识了一个年轻漂亮的富二代女孩朱珠,陪着人家一起去喂流浪狗,带着她去喝花茶,第一次见面就送人家礼物,两人认识没多久,肖路的心思似乎就跑到人家身上去了。

禾禾从去医院照蓝光回来后,就一直喜欢哭,每次看到孩子哭,肖路都想躲避,于是加班,应酬就成了他不回家的借口,即便是回到家门口,她也不愿意进门,听着楼上传来孩子的哭声,肖路掉头就开着车跑到外面,一夜未归。

一诺已经感觉到肖路的变化,一个孩子月子期的产妇,没有人关心就算了,她却还要想方设法地关注别人的情绪,努力克制自己不对任何人发火,一诺出了月子后,第一件事就是修复夫妻关系。


她高高兴兴地去菜市场卖鱼,想要做顿好吃的,好好和肖路谈谈,可是却打电话说不回家,带着朱珠去外面吃好吃的,一起玩“马路冒险”游戏,回到家后,肖路和一诺一起吃饭时,肖路整个脑子都在想着朱珠对他笑的样子。

肖路在这一地鸡毛的生活中,仿佛是找到了新的生活乐趣,他谎话张口就来,把孩子丢给一诺一个人,每天出去和朱珠约会,却打电话撒谎说是有应酬,转眼却被朋友看见他们在街上拉拉扯扯。

朱珠是个单亲家庭,她妈妈对她管得太严格,由于从小缺乏父爱,所以就喜欢上了肖路,就算朱珠不懂事,但肖路已经是个大人,还这样纠缠,就不仅仅是应酬那么简单了,是彻头彻尾的拎不清。

禾禾发高烧了打电话给肖路,他却和朱珠在一起不接电话,结果孩子被摔了,一诺和妈妈在大雨中无助地带着孩子往医院跑,一诺还有个妈妈帮着她,现实中很多妈妈都是一个人带孩子,可想有多难。

肖路这样的做法,没有一点担当和责任,凉薄至极,这样的男人,根本不值得托付终身,可惜一诺婚前没有看清这一点,直到生了孩子后才懂,可是一切都太晚了,即便再委屈,为了给禾禾一个完整的家,不到万不得已,一诺都不能选择离婚,这或许就是婚姻的悲哀。


婚姻幸不幸福,生一次孩子就知道

男人值不值得嫁,生个孩子就知道,但是到了生孩子那一步,很多事情已经身不由己了,就像一诺,有了禾禾后,不管肖路多么混蛋,不敢婆婆有多难缠,不管小叔子有多让人无语,为了自己和禾禾的将来,她都得忍,得藏起自己的脾气。

都说父母反对的婚姻,大多不幸福,其实这并不是没有道理,一诺父母看不上肖路家,并不是完全因为她势利眼,而是肖路的家庭,其实很“不堪”,把女儿托付给这样的人家很难幸福。

肖路是单亲家庭的孩子,母亲高彩屏没有文化,养孩子以只要能养活就可以为宗旨,不重视孩子的品行教育问题,所以养出来的两个儿子,一个自私凉薄,只在乎自己的感受,一个懒惰无赖,都已将成年了,还要靠妈妈照顾,还一堆歪理,这一辈子,都不会有什么出息。

找男朋友可以找人帅嘴甜的,但嫁人一定要看对方的家庭,若是对方的亲人都让你觉得反感,那么这个男人再好都不能要,他的好,有可能只是一种表现,当你看穿时,一切都晚了。

即便他真的是鸡窝里飞出来的凤凰,可是他的那群“鸡”亲戚,是一辈子都逃不脱的,就像一诺,即便肖路后面能够改变,一心一意对一诺,他的那“一老一小”,永远是他和一诺的负担。

弟弟不争气,高彩屏百年之后肯定是要肖路负担,肖旭若是像现在这样无赖,也肯定会赖着哥哥嫂子过日子,一诺想要过一家三口的日子,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女人在嫁人前,一定要擦亮眼睛,不要像一诺那样,脑子一热,不顾父母反对就和肖路结婚,结果把自己推入火坑,后悔都来不及,一起的痛苦,还要自己承担,一辈子为自己的“眼瞎”买单!


来源地址://www.163.com/dy/article/H4O9ONJ40552RA6Y.html

    标签: 亲爱的小孩  朱珠  任素汐  一诺  爱情  
    免责声明:本文源于互联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者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转载稿涉及版权问题,请立即联系管理员,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保证您的权利,对于使用本站信息和服务所引起的后果,本网站不作任何承诺。

    精彩文章

    热门推荐

    相似图片

    最新文章